鱿鱼想当然

永远喜欢传统武侠
跳圈巨快,产粮随缘

【雅凑】

这是一种不正确的情感,泷川雅贵深深知道。


他已经许久不抽烟了,烟草叶窸窣地烧,冒了一缕白烟,小同学们才刚走不久,吵吵嚷嚷地背着弓,带了笑,单纯地聊些令人愉快的话题,他有些羡慕他们。


靶场是神圣之地,每一株草赋予了守护的职责和意义, 绝不允许他人亵渎,泷川雅贵心里也有尊敬之意,专门绕了大圈在外围,隔着栅栏抽,烟灰扑簌扑簌地掉,他抬了手,正准备衔到唇边,身后传来一声唤,“小雅哥。”


是鸣宫凑。


“嗯?怎么没和他们一起回去。”


泷川雅贵扭过脸,还是一如往常的笑,暗暗将烟头对折捻灭,鸣宫凑没有察觉,他站在靶场里面,离得稍远,这会儿只是笑,说忘了东西 回来拿,又问,“你在那里做什么,小雅哥?”


“没什么。”泷川雅贵说,“我看到一只漂亮的鸟儿,所以过来看看。”


“喔。”鸣宫凑叹道,“是什么颜色?”


“绿色。”


泷川雅贵细细盯着他,忽地眯了眼,他笑起来时向来温和,此时唇角上扬,颇有点逗乐的意思,鸣宫凑猜他在开玩笑,顺着答,“风会不高兴哦。”


泷川雅贵说,“好,知道了。”


他喜欢的这个男孩有一双翠绿的眼眸,像靶场的嫩草似的,纯粹且美丽,他与同龄孩子相异,性格内敛,不大会表达心意,话语于他而言是生涩的技巧,他更擅长的是真心的行动。


鸣宫凑在泷川雅贵面前总是放松的,说话时面颊微微泛红,激动了声调也不高,低沉的,此时笑着挥手,说明天见。


泷川雅贵也挥挥手,“明天见。”


男孩背好弓,转了身,手臂摇摆着,一路小跑,消失在门板后,泷川雅贵收回目光,冷掉的烟头握在手心,蹭了一片灰,他把它扔进垃圾桶,并发誓再也没有下次。


烟头丢掉了,也丢掉了杂乱的情绪,但他对男孩的心,依然是存在的。


想作出选择,需要花费很长一段时间,他不太愿意着急。


END





【Miles/金发PP】再见

一片混乱设定产物

大概是26岁的迈尔斯遇见了13岁的彼得,就像当年他遇见彼得那样。

纽约市有了一只新的小蜘蛛,红色的,喜欢抓小毛贼,他很年轻,胳膊和腿细长,个子不高,应该是青少年,迈尔斯蹲着,目睹一场“车祸”。

那个青少年荡着蛛丝而过,咣叽撞到广告牌,直挺挺掉下来,他应该挺郁闷,以头抢地前校正身体,拽着蛛丝回到墙壁。

迈尔斯瞧着他长长叹气, 掀开面罩的下端,露出嘴,摸摸屁股,从制服小兜里扣出一块巧克力吃。

小孩子,迈尔斯想。

跟自己以前挺像,跌跌撞撞,但他有彼得的帮助,现在他也能帮助这个小孩。

二十六岁是一个坎,迈尔斯心里有点担心,如果他不在了,也没有找到值得托付的能力者,蜘蛛侠就会从城市中消失,这样他没脸见彼得,他的彼得,金色。

绿魔不允许蜘蛛侠把目光放在一个小孩身上,片刻也不允许,他嘶吼着,像推土机一样碾压街道的车辆,他把这当做乐趣,人们惊恐的表情取悦了他,他咯咯咯地笑,肥硕的身体抖动,连带着翅膀一起。

迈尔斯收回了目光,纵身跃下高楼,腿崩得笔直,注意到丑家伙的不止是他,小蜘蛛将半块巧克力丢进嘴里,扯下面罩,他还没来得及喝水,口齿含着巧克力,甜甜的,喉咙很干。

他抱怨着绿魔的及时出现,视野里多了一道黑色身影,是他崇拜的英雄。

深知自己等级不够的游戏玩家有颗清醒头脑,小蜘蛛害怕给400级的高端玩家添乱,半空停住,扒着灯柱打了个旋,选择了围观。

蜘蛛侠是很帅气的,身姿矫健,他有点心痒,指尖抵触,比了个框,充当相机。

“咔嚓。”

定格了绿魔宽厚的背脊。

“啊哦。”

他懵了一下。

迈尔斯注意到蹲在灯柱上的傻小子,迅速喷出蛛丝,试图减缓绿魔的冲击速度,顺便大吼,“躲开!”

小朋友反应快,蹦跳着摔塌了热狗顶伞,黄芥末酱噗叽喷了一地,迈尔斯稍稍松了口气,经过他身旁时,丢下一句,“注意点,小子。”

他年龄大了,不再是原来喜欢俏皮的纽约市小邻居,嘴炮没停,声音低沉,他想继承彼得的特点,说话容易缓解压力,但小朋友应该真的是个话痨,他磕磕绊绊地挣开伞布,朝老板说抱歉,迅速跟上迈尔斯。

“哇哦,你……你真的是太酷了。”

“我想成为像你一样的英雄,这身制服有些是模仿了你,抱歉,现在要授权可能有点晚,但我自己填了新元素,我看到……”

小蜘蛛盯着他,声音颤抖,眼睛发亮,透着两块薄板也能感觉到其中的水光,迈尔斯有点无奈,他不认为现在是聊天的好时机。

于是迅速打断,“要不你先回家去,小朋友。”

“哦,抱歉。”小蜘蛛捂住嘴,“我说的太多了。”

绿魔口喷火球,两人扭腰,避开炙热的温度,丑家伙向来受金并的指示,那个男人恨着蜘蛛侠,以前的,现在的,他看见会爬墙的生物就恨得咬牙切齿,迈尔斯深深知道。这座城市不止一个蜘蛛侠,越来越多的青年怀着憧憬,渴望成为英雄,而金并想把他们一个一个摧毁,不惜任何代价。

“先解决那个小的。”

秃鹫收到指示,高楼待命说了解,展开翅膀,俯冲着,直奔小蜘蛛背后。

蜘蛛反应狂响,嗡嗡嗡地几乎炸开头皮,两人猛地回头,秃鹫的利刃近在眼前,迈尔斯咬牙,忽地抓住小蜘蛛后颈的制服,扯着拼命往后甩,自己用手臂阻挡,刀刃擦着胳膊,划破了血肉,迈尔斯说,“干得漂亮,秃鹫!”翻身扯住他的翅膀。

迈尔斯与罪犯们缠斗,小蜘蛛犹豫着,不知是否该帮忙,他在心里为迈尔斯加油,手指来回摆动。

我该不该帮忙。

我有这个能力帮他吗。

会添乱的吧。

还是……

绿魔掐紧迈尔斯的脖颈,按在天台角落,“我能杀死上一个蜘蛛侠,也能杀死你。”

他的力气很大,吨位级,掐断一个普通人的脖子就像掐死小鸡一样容易,迈尔斯是蜘蛛,没有那么容易死,但他也确实挣脱不了,空气丝丝地逃走,最后什么也不剩,他的眼前一片模糊。

也许是到了该见彼得的时候了,他这么想。

然后红色的身影从天而降,踢飞绿魔,又抱住迈尔斯,细瘦的胳膊托住他的大腿。感官告诉他这手臂是柔软的,但和那天彼得抱住他一样,其中充满了不屈的力量。

小蜘蛛仍然唠唠叨叨,“我很抱歉,只能帮你这么多,我还不太了解自己的能力,但下回应该能帮你更多。”

迈尔斯说没关系,挣扎着起来,“你做的很好。”

他看着他,仿佛看到了十三岁的自己。

如果他那时候能更勇敢一点,也许彼得就不会死。

大概傍晚回家,带了一身血尘和一个小孩,迈尔斯累的喘气,开了门,栽进沙发,小蜘蛛四处望着,好奇地打量周围。

说是英雄,房间也不会特别规整,单身男人的暖和小窝,迈尔斯勾着薯片袋说,“吃吗?”

小蜘蛛摇头,愣愣地瞧着蜘蛛侠摘下面罩,像个猫咪一样抻了个懒腰,露出肚皮,“晚饭吃披萨,你想吃什么馅?”

“菠萝,多加芝士。” 小蜘蛛坐到他身旁,颇为乖巧,“我可以摘面罩吗?”

“当然了。” 迈尔斯说。

他很好奇面罩下是个怎样的青少年。

小蜘蛛为他的信任而高兴,咧开嘴,揪下面罩,金发凌乱地散落,迈尔斯有一瞬失神,那青少年转过脸,秉着一双蓝色眼睛,笑眯眯地说,“我以后能帮助你更多。”

迈尔斯哈哈笑了两声,手背遮住半张面颊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彼得·帕克。” 小蜘蛛回答,“我父母很喜欢以前的蜘蛛侠,所以给我起了这个名字……”

“哦哦哦哦。” 他连连摆手,“不是不喜欢你的意思,只是我父母他们喜欢以前的蜘蛛侠,但我最喜欢你了。”

小男孩手足无措,试图挽回自己的失言,迈尔斯支起身,勾着手指,敲敲他的小脑壳,“没关系,你值得这个名字。”

彼得轻笑,脚丫晃来晃去。

“你的制服和彼得……上代蜘蛛侠很像。”

“不过比他的好看哈哈哈。”

迈尔斯唇角上扬,可眼里没什么笑意,目光空洞,思维飘向遥远的过去,彼得能感觉到他的悲伤。

“以前的蜘蛛侠,是个什么样的人。”

“他很酷,有责任心。”迈尔斯说,“除了JJJ,没有人会不喜欢他。”

两人同时笑,想起JJJ愤怒控诉的大脸。

迈尔斯把薯片塞进彼得手里,权当听故事的小零食,男孩吧唧吧唧地嚼,他继续说,“我无意间碰到他和绿魔打架,打的地底世界崩塌,他救了我,说没想到世界上还有第二个拥有蜘蛛能力的人,又说等会可以教我两招。”

彼得撅着嘴,睁着羡慕的大眼睛。

“我也可以教你两招。”迈尔斯低笑,“其实我没有见过他真正的样子,只是看见一只眼睛,他那时候被压在废墟下,我救不了他,他托付给我一个小玩意,说自己会没事,让我先走。”

“我当时很害怕。”他瞄了一眼彼得,垂下头,“所以没能帮助他……”

“是我的错。”

“金并杀死了他。”

彼得轻轻抚住迈尔斯的肩,说,“但你现在做的很好,我相信他会高兴的。”

迈尔斯说,“或许吧。”他扬起脸笑,“你知道吗,当时他看着我,就像你现在看着我一样。”

彼得玻璃似的眼珠倒映着迈尔斯的身影,玻璃之下暗含着担心、安慰,还有相信。

彼得张了张口,刚想说些什么,门铃突然响了,外卖员喊道,“您的披萨。”

迈尔斯挑了挑下巴,彼得吞回话,乖巧地跑到门口,手握着门把,拧了半圈,突然咻地被拽回沙发,他吓地哇了一声,看向迈尔斯。

“你不能穿这一身开门。”他披好外套,套了裤子。

“谢谢惠顾,欢迎下次光临。”

菠萝披萨有独特的水果香气,湿润润的,芝士铺了厚厚一层,迈尔斯揪了一块,扯着拉丝的芝士又窝回沙发,双腿塞在彼得屁股后面。

彼得也拿着吃,说,“你觉得我和原来的蜘蛛侠先生很像吗。”

突兀的提问。

像是毋庸置疑的,迈尔斯甚至觉得眼前的男孩就是他,或者他的转世,但这么说,并不好。

“不,你们不像。”他回答。

彼得察觉到他的违心,扯着嘴角笑了笑,没再执着于这件事。

迈尔斯问,“你想成为蜘蛛侠吗?”

彼得点点头。

迈尔斯揉了揉他的金发,“那像他就没什么不好,我也希望自己能变得和他一样。”

“做个好英雄。”

彼得撅着嘴嘟囔,“我觉得你就是最好的英雄。”

迈尔斯直笑,“那真是再好不过。”

“多来找找我吧,我教你怎么使用能力。”

“等哪天我想度假旅行,纽约就交给你了。”

彼得说好。

END

我这种一眼就喜欢冷cp的能力到底是怎么锻炼出来的【扶额】

我果然还是喜欢运动型少年阿哈哈哈哈真好看

从初中开始写小说,一直写到现在,文笔一点没涨不说,脑洞也没以前大了,以前总有很多奇妙的故事思想,现在依然写不出来不说 连源泉都没了,唉

【Miles/PBP】

赶上了元旦的末班车哈哈哈,感谢 @pella 太太的授权,写的不好,希望您不要嫌弃😭

20岁的miles和16岁的pbp

漫画和电影综合设定

漫画终极蜘蛛侠Peter Parker死于他17岁生日的那天。

评论见链接

你们不敢想象我看到了谁,另一个蜘蛛侠,他看起来很小,是个青少年,红色制服,这让我想起了一个人。

打倒绿魔后,他惊讶地问我是谁,并夸赞了一番我的制服很酷,我想说这是当然,不过在青少年面前,我得维持大人的酷,所以我只说了谢谢。

他率先摘下面罩,棕发棕眼,像极了十年前那个遍体鳞伤的男孩,他此时用傻乎乎的笑容望着我,问我是谁,那瞬间,我红了眼眶,心说:很抱歉当初没有能帮你。

我也摘下面罩,说我是这个世界的蜘蛛侠,男孩。

他哇哦一下,说真酷。

What's so special about Peter Parker?
everything.

【Miles/金发PP】痛苦

黑暗中潜藏着火光和打斗,血与力交杂,街巷外暗淡的光,阻隔了一只想要逃离的手,它拼命扒住地面,绷得青筋暴起。

“你想去哪儿?”

迷惘者低吟且轻笑,哧哧的回响,伴随着惨叫,肉是腐烂的泥,藏着腥臭的灵魂,一抹黑红色的影飞过,飞上了魔鬼的头颅,他啪地贴上一张涂鸦,层层叠叠的纸张顺着旧日水溶的积物滑落,新的涂鸦随风飘荡,带着不耐,像是失去羽翼的鸟。

【boredom】

时钟敲响,遥远又绵长,迈尔斯默数着,整整十二下,他打开手机,刺眼的荧幕光给手指引路,点开留言箱,几条语音信息蹦了出来。

是父亲和朋友们的祝福留言。

“嘿,儿子,生日快乐,你已经十六岁了,哦,如果今天回家来,我……”

十六岁。

迈尔斯望向熄灭的中心展屏。

那里曾经连续三天播报了一位英雄的死讯,全城都陷入灰色的哀痛中。

迈尔斯没有真正见过彼得的模样,他只记得那一只眼睛,蓝色的,像是什么宝石似,水润的眼睛,藏在破裂的缝隙下,流转着鼓励和焦急。

他听见面罩下闷闷的,安慰的笑,彼得将小玩意塞进他手里,留了约定,慌乱在空旷的废墟中游荡,迈尔斯任由它吞噬自己,他听从了彼得的话,选择了离开,最后,在金并铁墙似的背脊下,他看见蜘蛛侠凝着尘与血的面颊。

英雄的肉体也是一层腐烂物,从其中裸露的,是最纯净的灵魂。

十三岁这年,迈尔斯失去了二十六岁的彼得帕克。

他感到痛苦。

痛苦是一种力量,更是一种腐蚀本心的毒药。

夜巡的警车静静溜过,他们仰头瞧见一晃而过的身影,小声交谈,说蜘蛛侠现在还不回家。然后细窄的巷道里,伸出一只手,无助地落在灯光下,警官们发现了,连忙下车,只见几个满脸是血的男人瘫坐在墙角,近乎没了气息,唯一一人在趴在最外缘,小声地呼救,恐惧从他的口齿间变成呜咽,钱袋们整齐地码在垃圾桶旁,警官用联络器呼叫支援,半晌才道,“他还是那个蜘蛛侠吗?”

他的同事比着手指,表示噤声。

谁都知道他是原来的蜘蛛侠,但他也不再是。

“我很想念彼得帕克。”警官说。

“他是最好的英雄。”

细碎的冰,撞到了身体,迅速融化成水,风从指尖流动,连带着雪覆盖土地,遮挡万物,唯有碑前几粒粉色花苞颤颤巍巍地立着,露出娇艳的色泽,迈尔斯轻轻拨掉枝叶的薄雪,坐在一旁,他脱下手套,从兜里摸了一支烟,衔在唇边。

啪嗒,火苗亮了。

他点燃草叶,任由微不可闻的炸裂声叨扰神经,含着尼古丁的烟气弥漫,消散在远空。

迈尔斯抱住脑袋,眼眶微红。

“我不能像你一样,Pe。”他哽咽道,“我不能像你一样做个好英雄。”

“我失去了叔叔,又失去了我的母亲。”

“我很害怕。”

“你是怎么做到的……”

“你一个人怎么熬过这长夜……”

梦魇扼住了喉咙,迈尔斯哽着胸膛喘息,像濒死的鱼,渴望呼吸,他抻着手挣扎,像深陷泥沼的怪物,祈求光明。

“我快坚持不住了,Pe……”他道。

……

“呃,蜘蛛侠?”

“这么叫别人实在太奇怪了。”

两句话,久违的嗓音。

迈尔斯抬头,面前的人一身红色制服,胸前有只蜘蛛,他揭下面罩,柔软的发丝散落,一双蓝色眼眸在月光下含着光,迈尔斯瞪大眼睛,朝他伸出了手,他双唇微张,想要说什么,可是所有的言语都哽在喉间,他发不出任何声音。

彼得。

那个已经死去的英雄,此时正笑着握住迈尔斯的手问,“你怎么了?”

迈尔斯起了身,猛地揭开面罩,十六岁了,他仍然比彼得矮一些。他扑上去,抱住了他,掌心触碰到肌肤的温热,迈尔斯含着泪,不停抚摸彼得的脸颊,说,你还活着。

你还活着。

彼得想起临死前,他托付遗愿的小男孩。

现在男孩已经长大,褪去了青涩,他皮囊底下分布着肌肉,异常有力,每一个蜘蛛分子都在强化他的力量,可他是如此脆弱,像抓着最后的救命稻草一般抱着彼得。

彼得满心愧疚,他不难想象这个男孩在突然接过重担后,生活有多么艰难。

他轻拍着迈尔斯的肩膀,说,“没事了。”

迈尔斯回应他的是一个吻,轻轻的,印在额头上。

他的睫毛湿漉漉的,挂着泪珠,彼得笑道,“辛苦了,蜘蛛侠。”

“以后我们一起承担痛苦。”

“好吗。”

十六岁这年,迈尔斯找回了二十六岁的彼得帕克。

得到了生命中唯一的光。

EN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