鱿鱼想当然

永远喜欢传统武侠
跳圈巨快,产粮随缘

【安柯】一个混乱的背景设定

安室透的身份不同,拥有无数的秘密,柯南看着他,知道这个男人不简单。

在咖啡厅里工作的安室透时常笑, 手腕一翻,控着裱花袋随轮盘滑动,流畅自如,富有莫名的优雅,他抬眼时,必迷得周围女孩小声尖叫,柯南无奈地笑了两声。

安室透突然把蛋糕递到他面前,“拿回去给你的小兰姐姐一起吃。”

柯南愣了一下,随即双手合十,用惊喜的语气装小孩,“哇——谢谢安室桑。”

得来旁边女孩们又一阵安室先生真温柔的痴迷。

柯南呵呵两声,带着包装完成的蛋糕离开。

比起吃甜食,盯着安室透更为重要,他踮着脚把蛋糕放在毛利大叔的桌上,说,“小兰姐姐,安室桑给了我们一个蛋糕。”

“啊……”毛利兰从厨房里冒出个脑袋,“安室桑人真好,柯南有没有好好道谢啊。”

“道谢了。”柯南回答,“我下楼找安室桑玩喽。”

说完,他就一阵风似的跑走了。

毛利兰喃喃道,“柯南,真的很喜欢安室桑呢。”

要是让已经下楼的小男孩听到这番话,他一定崩溃的以头撞墙,安室透危险极了,和定时炸弹无异,不随时盯着,他每刻都有离开店铺,去做些危险事情的可能。

柯南回到店铺的小角落,继续叼着果汁吸管,咖啡厅的椅子很高,他的两条腿悬在半空,不安分地晃悠。

大名鼎鼎的工藤新一也时常有幼稚的瞬间。

安室透带了笑,远远关注着他,两人心照不宣,刻意错开视线,就这样,一人做甜品,一人喝饮料,安安静静呆至黄昏,期间他们再无交谈。

空余间,榎本小姐端给柯南一杯可可,说怎么不去找安室桑玩。

柯南很乖巧地摆手,“我不想打扰安室桑工作。”

可可浓稠,冒着白烟,他双手捧住杯子喝了一口,甜腻的味道迅速占据口腔,柯南喝惯了咖啡的苦涩,不由微微皱了皱眉,这时安室透笑着接过他的杯子,替换巧克力,“他喜欢这个。”

仍然是一杯褐色的饮品,只不过扑面而来的咖啡醇香让他十分喜欢。

榎本小姐说,“怎么能给小孩子喝咖啡吗。”

安室透说,“可是他喜欢啊。”接着摸了摸柯南的发丝,“对吧。”

柯南点点头,心说:真有你的。

榎本小姐无奈地叉腰,“好吧。”

“不过不能喝太多哦,柯南君。”

柯南高声答应。

安室解下围裙,说自己需要出去一趟,榎本小姐没有问原因,只道现在客人不多,快去快回。

安室透说好,进了内屋换衣服。

柯南心觉蹊跷,连忙上楼拿滑板。

他站在窗口,看见安室透环视一周,微微偏过头,余光飘忽,不过视线还是朝前,很快离开了。

柯南连忙蹦跳着下楼追赶。

见黄昏,刚好是下班时间,人多,来来往往,挡了视线,安室透走的很快,柯南不敢溜神,紧紧盯着他。

成了小孩子,有诸多不便,成年人的长腿像屏障挡住道路,不知是谁走的太急,碰到他的滑板,瞬间连人都撞倒了。

那上班族说你没事吧,把柯南扶起来,匆匆走了。

就这一瞬工夫,柯南丢了安室透的踪影,他连忙调动眼镜的追踪器,拉近镜头,快速寻找,人群中,一个瘦高的男子出现,金发,小麦色肌肤,他与旁人不同,即使穿着最普通的装束,也显得英俊又挺拔。

太突兀了,柯南心想,这个男人实在太突兀了。

安室透往河边去,那儿有个废弃仓库,标准的秘密会面场所,他没有任何警惕,柯南悄悄躲在门外,露出一只眼,见褐发男子给了安室透些东西,白色,圆圆的,他拉近视野,想看的更清楚。

这时,一只手揪住了他的衣领,跟提小鸡仔似的将他提了起来,柯南不由自主喊出声,手脚乱蹬,挣扎着。

男人说,“外面有个小孩你们都没发现?”

安室透答,“怎么,你还怕小孩不成。”

“哼。”男人晃了晃手臂,“他是如何跟过来的,你心里没数吗。”

“波本。”

波本?!柯南心中一惊,这不是灰原说的黑衣组织成员代号吗!

他盯着安室透,那人仍是笑,伸出双臂,“把他给我吧。”

男人也不废话,随手将柯南甩给他,粗暴的像甩着什么不贵重的货物,安室透稳稳接住,一只手揽住他的大腿,甚是温柔道,“我带你回去好吗。”

柯南装作害怕,埋在他胸口前,小小声说好。

男人哼了一声,“看不出来你还喜欢小孩子。”

安室透摩挲着柯南的后颈,“为什么不能。”

“他们稚嫩,可爱,很有意思不是吗。”

柯南内心呵呵两声,有点无语。

男人说,“别忘了下次,波本。”

安室透答应。

入了秋的夜还是掺杂着些许寒意,柯南穿着短裤,两条细瘦的腿暴露在空气中,十分冰凉,唯有安室透抱住的地方,热度透过指尖渗进肌肤,他的手宽大又温暖,柯南埋着头,莫名感到困倦。

“你睡着了吗?”安室透低声问。

柯南没有回答。

他继续道,“这时候我才觉得你像一个小孩子。”

“不喜欢巧克力,偏偏喜欢咖啡。”

柯南开了口,“你是波本。”

“对,我是。”他知道随便捏造的理由瞒不过这个孩子,所幸就大方承认了,这也是他的本意。

“你是安室桑,是波本,还有别的……”柯南道。

他声音小小的,闭上了眼,呼吸一起一伏。

安室透吻了他的额头,道,“你觉得还有什么呢?”

END



【安柯】一个小片段

从万米高空坠落,摔成肉泥可不是什么好死法,安室透搂住面前的男孩,伸手开枪。

玻璃碎片四溅,直直奔着面颊而来,柯南下意识遮住眼睛,安室透护住他,更往怀里紧了几分,随即重重摔落,带着火和血。

男孩没什么大碍,翻了一圈跟头起身,转眼找安室透。

但所见之景,一片狼藉,年轻的公安躺在废墟里,碎玻璃扎了半只胳膊,他痛的咬牙,握住一块碎片拼命朝外拔。

柯南大吼,“安室桑。”

安室透说没事,还有力气朝他笑,头皮的鲜血淌了脸颊,黏糊地遮着,柯南扑到他身前,颤颤巍巍地拨号码,他抖的厉害,大概是刚受过冲击,失了冷静,拨了几次都按不正确。

骂道,“该死!”

安室透很少见他失态,竟觉得有趣,手臂的疼痛比不上面前男孩的无措,他抬起沾血的手稳住手机,说,“拨吧。”

仍然是自信又张扬的模样,仿佛在告诉他,我才没那么容易被打败。

柯南一愣,随即轻声笑了,拨通风见警官的电话告知情况,风间警官说自己很快就来。

安室透动不了,他失血过多,迷迷糊糊的,眼皮耷拉,似乎有想睡一觉的意思,柯南说,“在他来之前,我都会陪你。”

安室透笑,“想聊些什么?”

“我先告诉你,即使是这种情况,你也套不出话来。”

柯南盘着腿,就地而坐,“笨蛋,谁想套你的话。”

从破碎之处远道而来的风,吹拂了灰尘,也扬起安室透的发丝,他仰头望着远方,深吸一口气,“我感觉好久没有放松过了。”

柯南接道,“你可以休假。”

语气正儿八经的,还建议他外出旅游。

安室透说我在咖啡厅可以请假,但公安的假期轮到我大概要等上一百年。

柯南说你去了那么多地方,没觉得哪里有趣?

安室透想了想说,波兰的酒好喝。

作为公安最利的刃,他不是无情无欲的,反而随心些,也喜欢酒和跑车,至于女人,另作谈论。






我想坐地铁从武汉到襄阳去玩哈哈哈哈,本来想来个徒步的,但是不知道怎么规划路线,而且骑行地图显示非要走国道,自行车能上国道吗,太不靠谱了,说不准到时候还可以搞个直播玩玩,哈哈哈哈。

当遭受言语暴力的时候,一定不要钻牛角尖,不要问自己为什么会遭到这些事,因为它已经发生了,再问也是无用功。

更不要有消极的想法,这样只会让自己难受。

我不是为了听到恶语而活着,不论你怎么说我丑,说我恶心,我都还是会出现,无论你怎么嘲讽,无论你怎么翻白眼,我都要出现。

如果不想我出现,有本事就杀了我。

我不是为了你的恶语才活着,我是为了我自己活着。

即使全世界没有人爱我,我也会活着。

长得丑是我的错吗,天生的东西,也算是我的错吗,难道我不想被人夸奖一句这个人真好看,难道我不想?

凭什么连走在街上,都无辜被人骂,这也是我的错?如果可以选择相貌,谁不想长得好看。

真的很受不了,我什么都不能诉说,只有不停的翻篇,不停的翻篇,我自卑,我懦弱,我无能,我把这些埋在心里,然后痛苦,真的太痛苦了。

翻篇了十几年,未来还有二三十年继续翻篇,我什么都说不了,什么都做不了,我得笑,我得装作无事。

我也想自信的活着,大方的与任何人交流,我多么渴望这些事,可我怎么都做不到。

我也不能当个坏人,再把心中的苦发泄给别人。

我他妈凭什么啊。

到底是为什么。

其实我这么多年来活着都是在让爱我的人丢脸,我好想回到过去啊。


修改了几个字,任哥和雨哥的小车车。

【胖雨】一夜暗变7


四点钟见客人,樊振东三点钟开始打理自己,笔挺的西服,锃亮的皮鞋,扣好金闪闪的袖扣,他朝自己喷了点古龙香水,看着镜中帅气的男孩,满意地点点头。


秘书站在一旁,面带微笑。


地点约在齐华大学旁的细雨巷,一个以华丽出名的高级饭店,内容和名字完全不搭。里面的各类饰品闪闪发光,墙壁闪闪发光,餐具闪闪发光,连侍者也闪闪发光,总之就是亮,每次进去兜两圈,樊振东感觉眼睛都能瞎掉。


可他想缅甸那边喜欢金子之类的奢华玩意,或许也会喜欢这个地方,从视觉上完成的土气奢华,想想就很污染神经。


他心里预设的缅甸大老板应该是个皮肤黝黑的中年男性,可从门那边迈进来的青年十分白净俊俏,一口流利的国语和熟悉的面孔。


樊振东惊讶道,“啊……是你。”


“又见面了,小朋友。”青年笑道,“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任嘉伦,是你这次的商谈对象。”


任嘉伦伸出手,樊振东有一秒失神,他压下心头的疑问回礼,仍然是个不露破绽的商人形象。


“很高兴能再见。”


双方就座。

任嘉伦带来了新型毒'品,他挥挥手,下属呈上一个公文箱,打开来里面码着一袋袋白色颗粒,这种毒/品浓度高,刺激性大,更易上瘾,而且方便拆分,任嘉伦带来的是样品,假如这笔生意谈成,他们将引进国内两千克,用来试试水。


高成本,高回报。


张继科的建议是接受,樊振东最多蛇皮两句,问问能不能打折,当他委婉地表达这个意思时,任嘉伦欣然接受,并且给了一个相当大的折扣,他说你是周雨的朋友吗,当然可以。



“不过我把生意迁进国内的时候,也希望你多帮帮忙啊。”


樊振东说,“那是当然。”眯着眼笑。


吃过饭,再寒暄一番,秘书送走了任嘉伦,樊振东自个撑着下巴,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磕磕桌面,他在想周雨。


周雨和任嘉伦是个什么关系。


伴侣?


不,周雨否认过,并说他们才认识。


樊振东相信他。


但任嘉伦为什么要一副跟周雨很熟的样子。


樊振东苦思冥想,实在不明白。


他决定当面问问周雨。


另一位在学校。


方博还没有回来,周雨不知该干些什么,发了几条消息,呆呆地坐在桌前等。


一分钟……


两分钟……


三分钟……


方博没有动静,倒是同寝的舍友喊他去踢球,小伙子们一身蓝白色球衣,提着钉鞋,抱着球,说,“走走,踢球去。”


周雨摇手道,“不了……”


手机叮咚亮起,方博的消息显示。


方博:不用担心,记得帮我答个到就行:D


周雨回:好。


刚发完消息,舍友们推拉着强行将他弄出门,“走了,走了。”


他们跑去校外的足球训练场踢,随机组队,看的观众也有,进球时稀稀拉拉地鼓个掌。周雨很瘦,肌肉含量不多,但爆发力强,他揪起宽大的衣衫抹汗,深吸一口气平缓呼吸,朋友叫了暂停,让他和别人换,保持体力。


休假日,训练场不提供电力,没有光,男孩们摸着黑踢,撞到两边没脾气,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才罢休。


比赛结束,他们照例到烧烤摊吃夜宵,浑身汗渍渍的,互相嫌弃,一边抱怨汗臭,一边勾肩搭背地聊天。


周雨握着冰凉的汽水瓶大笑,汗珠划过他的发梢,朋友一把揽住他,说哪哪个球踢得真漂亮。眉飞色舞的,鼻子能翘上天。


他们吵嚷,突然前面的人群也开始吵嚷。


只听一声站住,从人堆窜出个男人,他跑得极快,朝这边奔来,男孩们连忙蹦跳着闪开,而他后面是几名警察,为首一人追得最快,吼着,“别跑!”



周雨盯着那个警察,看他从自己眼前飞驰而过,残影下熟悉的眉眼,是陈玘。


周雨拔腿追了上去。


朋友们连忙伸手,“诶,周雨?!”也懵逼地跟着跑。


前面是闹市,众多的摊子和行人阻挡了男人的脚步,陈玘的眼睛死死盯着,不敢离开半刻,周雨目测了下距离,和阻碍物,趁现在人少,他拿过足球丢到地上,待球弹起的刹那,飞起一脚,踢向男人。


足球带着惊人的力道准确无误地重击敌军后脑勺,男人惊呼着倒下,朋友们齐声喊道,“你是柯南吗?!”


陈玘趁此机会扑住男人,剩下的警察也很快赶到,共同逮捕了罪犯。


警察们押罪犯上车,陈玘走到周雨面前,拍了拍他的肩,“可以啊,小伙子,有一套。”


周雨笑,“侥幸而已,这算不算立功了?”


陈玘说,“当然算了,有时间请你吃饭。”


他还有的事忙,调查审问一堆磨时间的任务,又聊了两句,便道,“我先撤了,等会还有的忙。”


周雨说,“拜拜。”


目送陈玘离开。


等警车乌拉乌拉地消失在视野中,朋友们兴奋地搓着周雨的碎发道,“你丫不会是柯南转世吧!”


周雨说,“怎么可能!”


“我才不是死亡小学生。”


TBC

在白熊上和一个作者自抱自泣哈哈哈哈,我比他还惨,两万字才一条评论,两条咸鱼在私信交流经验,哈哈哈哈哈哈,惨啊。

【胖雨】一夜暗变6


周雨噼里啪啦讲课,比划些抽象的思想,学弟学妹们领悟力很强,能从他的肢体动作间发现些新的东西。


构图,色调什么还是看个人风格,大家讨论着,周雨走到任嘉伦身旁坐下,褐发小青年挂着初见时的笑,搂住他的肩,“艺术家就是不一样啊。”


周雨说,“你可别打趣我了。”


他对吃食更感兴趣,询问一番,得知是附近的干锅店,还挺期待,任嘉伦问他的好朋友,驻唱手呢?


周雨愁眉苦脸地耷拉脑袋,说不知道人去哪儿了。


他又给方博打电话,这回接通了,周雨连忙道,“博哥,你去哪了?”


方博说我还在外面,估计过个两天再回去。


他声音哑哑的,语气低落, 周雨有点担心,不由放轻了声音,说,“那我等你回来。”


方博说好,挂了电话。


周雨突然就没了吃饭的欲望,扒着脑袋抿唇,眉毛也耷拉下来,任嘉伦安慰道,“驻唱手是成年人了,你要相信他。”


周雨低低嗯了一声。


讲完课,任嘉伦领着周雨去干锅店,这会儿中学刚放课,学生们熙熙攘攘地涌出大门,红黑色的校服交织,几乎是注意不到相貌了。


两人从缝隙中挤过,忽见得有一身姿挺拔的警官靠着路灯,与学生说话,周雨说,“呦,是陈警官。”


任嘉伦点头。


他们的视线停留片刻,陈玘就敏锐地感知到,转了头,远远瞧见两人扬起个笑,他也笑,周雨挥挥手,“陈警官。”



陈玘记得他,说,“是你啊。”


视线落到一旁人的身上,陈玘唇齿微张,“任……”


剩下的字眼压进喉咙,他笑了笑,低下头。


任嘉伦伸出手,“你好,陈警官。”


陈玘握住了,说,“你好。”


他们相互笑着,似乎有种说不清的默契。


周雨问,“你俩认识?”


陈玘说,“不认识,但你觉不觉得他给人一种熟识的好感。”


“这是种天赋,对吧。”


周雨表示赞同。


他们邀陈玘一起吃饭,陈玘拒绝了,说自己还有任务,下午回局子里。


相互道了再见。


两人继续走,这回没有遇到熟人,径直进店,找了个角落,老旧风扇嘎吱嘎吱地转悠,桌子油腻腻的,周雨捻了张纸,随便擦擦,放上手机,老板递来一张菜单,拿着记事本站在旁边,说,“哎呀,小任啊,带朋友来啊。”


任嘉伦说,“对啊,叔,我还是点一份土豆鸡。”然后抬头问周雨,“你看看点个什么?”


周雨接过菜单,瞧了瞧,点的排骨锅,又要了金针菇作配菜。


老板说,“面就炸酱的啦,绝对好吃。”


任嘉伦笑,“好啊。”


“来几瓶小酒不?”老板问。


周雨摇头,“雪碧吧。”


任嘉伦说是。


老板回后厨准备锅和菜,任嘉伦跟周雨说自己是这儿的常客,老板以前是老师,十分健谈,他经常独自来坐坐,与老板唠唠嗑。


菜上的很快,老板端来底座,吧唧点燃火苗,酒精烧着,上面盖住锅,满满的肉和土豆,周雨拣了一筷子金针菇,细长条的小家伙浑身沾酱,软趴趴地耷拉着,蘑菇头抬起,仿佛在说,明天见呦。


男生的饭量大,两人吃的很快,一口肉一口饭, 鸡肉嫩的很,周雨挺喜欢的,说想下回再来吃。


任嘉伦说好哇。



老板收拾干净厨房,找了个空位坐到他们旁边,笑眯眯地,叼着根没点的烟,说,“小任长大了不少啊,第一次来的时候还是个学生样。”


“穿着警服,帅气呢。”


任嘉伦有点不好意思,囫囵喝一口雪碧,说,“我现在长大啦。”


周雨咧嘴笑,“帅气啊,小伙子。”


又闲聊片刻,周雨问任嘉伦的打算,要不要去他学校玩,任嘉伦叹了口气,说下午要见签约的老板,得下回。


周雨说没事,那下回。


吃完饭,任嘉伦陪周雨回学校,周雨问他,你以前是警校的?


任嘉伦说不是, 第一次去的时候刚好军训,穿了个武警常服。


周雨说喔~


TBC

【胖雨】一夜暗变5


打游戏打睡着了,周雨和樊振东四仰八叉地窝在沙发床上,手搭着手,脚叠着脚,衣摆掀起,露出白花花的肚皮,轻鼾飞扬。


零食袋铺了一地,饮料瓶乱倒,帅气的秘书小哥来敲门,轻轻叩了几下,周雨砸吧砸吧嘴,忽听猛的一声重击。


“碰!”


睡虫全吓死了,他一骨碌起身,说来了来了,打开门见是张陌生脸,愣了几秒,问,“你是谁啊,学校宿舍不让陌生人进。”


人是醒的,脑子还没醒。



秘书哭笑不得,说,“我来找小樊总。”


周雨默默跟念,“小樊总……”


秘书点头,“对。”


周雨眼睛一瞪,彻底醒了,连忙侧身让他进屋,又慌慌张张地抱起零食袋,往垃圾桶里塞,秘书把樊振东叫醒,说张总在等您,樊振东说哦哦哦哦,等一下。


他说雨哥,别收了,一会儿让小时工收,你今天没课吗?


周雨说我没课,顿了一会儿,突然喊道,“我今天授课啊!”


两人挤进浴室风风火火地梳洗,一手用水泼脸,一手挤牙膏,头发抓顺,衣服扯齐,樊振东嘱咐秘书下楼开车,先把周雨送回学校。


方博也授课,周雨开手机,看见任嘉伦的消息,急急地回了个抱歉,没有时间。连忙给方博打电话,拨通音嘟嘟嘟地响,始终没有人接,他拨了好几通,急得团团转,怕耽误授课,又担心方博的安危,一时不知如何是好。


樊振东连忙安慰,“你朋友应该是跟着许昕走了,许昕是我朋友,没事,你先上课。”


周雨抓着头发,“那先这样吧。”


他给几个学弟学妹代课,讲案已经准备好了,心里有底,最多形象狼狈些,樊振东送他到学校时刚超过约定时间两分钟,还好不算久,周雨扒着他的胳膊说谢谢,连忙朝宿舍奔拿讲义,边跑边挥手,说下回见啊,弟弟。


樊振东说下回见。


然后给许昕打了个电话,问他把人弄哪去了,许昕低低的笑,颇有些春风上头的意味,“他在我家呢,小朋友,安全的很,叫他同学不用担心。”


樊振东心说你可算了吧,大尾巴蛇。


他才懒得管许昕的破事,只要把人全手全脚送回来就行。


周雨进了教室,首先说声抱歉,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希望大家不要怪罪,学弟学妹们说没关系,呱唧呱唧鼓掌,欢迎帅哥师兄。


一群人里掺了个熟面孔,任嘉伦也起哄,喊着欢迎周师兄。尾音扬了几个调,飘忽着,落进周雨的疑问里,他有点惊讶,笑道,“你怎么在这儿啊?”


有师妹抢答,“啊,师兄,任哥是我叫过来的,我想带他来学校玩玩。”


“喔~”周雨点头。


任嘉伦嘚瑟地眨眼睛,给他一个wink,唇角微翘,拿出手机晃了晃,屏幕上的鸡肉土豆干锅也晃了晃,他扬起下巴,表示你懂的。


周雨圈弧,比了个OK。


樊振东和张继科说昨晚被陈玘抄场的事,抓了些小喽啰,无伤大雅,他已经把东西带走了,张继科说知道,不碍事。


又道,“下午四点缅甸那边来了个卖家,帮我接待一下,我出差几天。”


出差目的是寻找新品和新买家。


张继科最近有洗手不干的意图,想去卖军火。把毒库倒光装枪械,跑去跟政府抢食,樊振东一百万个反对,但抗议无效,因为张继科竟然说卖军火比卖毒品判得轻点。


樊振东很懵,心说那这样还不如彻底洗白算了。


他知道张继科在担心什么。


马龙到现在还以为他是开游戏公司的。



一个为国争光的运动员,一个走私毒品的毒贩,说出去不好听。


樊振东感觉这是职业歧视。

TBC

人一定是懒死的(:3▓▒

【胖雨】一夜暗变4


说一起走,两人真的就徒步而行,小樊老板放弃了他的车,和周雨赤膊踱步,慢慢的,一步一步踏实了。


入了夜,天就无光,这时太晚,早已过了熄灯时间,路灯也睡了,炽热的灯泡逐渐变冷,连带着晚间的空气降温,周雨搓着手,呼出一口热气,他和樊振东穿着短袖谁也不比谁好,瑟瑟地抖,起一串鸡皮疙瘩。


夜幕遮蔽,蒙得实在,周雨两眼一抹黑,什么也看不清,樊振东在前面,身影模糊,周雨凭着感觉走,将全身心的注意力放在脚下,试图避免摔倒。


他开口道,“你现在还上学吗?”


樊振东说,“不上了,那些东西我都懂,早会了。”


周雨说,“也是。”


他心觉自己这问题着实愚蠢,樊振东已经能帮张继科打理公司了,高中课程自然不在话下。


他埋头盯着地,眼睛微眯,前面有道坑,樊振东蹦跳着过去了,站在原地等周雨,见那人犹犹豫豫,迈着脚试探,问道,“怎么了?”


周雨抬头,寻着声源回答,“我看不清。”


樊振东伸手,握住了他的手腕,说,“你视力不好?”


周雨摇头,“也没有,可能是夜盲吧。”


“前面有道坎,迈过去就好了。”樊振东扶着他,把人拽了过来。


仍然没有松手。


“你还回学校吗,这时候已经关寝了吧。”


手心里柔软又热乎,樊振东的手胖嘟嘟的,捏着很舒服。


周雨说,“没事,我可以翻进去。”


樊振东皱眉,不太放心,“你都看不见怎么翻进去,小心摔了。”


“不介意的话,来我家吧。”


周雨笑,“那就谢谢了。”


两人牵着手,分了年龄的高低,没有心智的差距。


樊振东和大人一样,还是官腔打多了的大人,说话圆润,举止绅士,俨然超出了他年龄所拥有的极限,周雨觉着有点奇妙,好像自己变成了需要照顾的小孩儿。


樊振东拨电话,叫来了他的司机,两人站在树荫下等,没过多久,一辆迈巴赫缓缓驶来,樊振东的手掌横着遮住车顶,护住周雨的脑袋,自个也坐了进去。


周雨没有看清车的牌子,只是摸着皮垫的质感,颇为柔软。他们不说话,司机师傅也不说话,沉闷弥漫,周雨局促地坐直身体,樊振东拽着他袖子的一角,笑道,“等会看电影不,或者打游戏也行,我备了好多零食还没吃。”


他掰着手指,数着零食,什么薯片,巧克力,曲奇饼,铜锣烧……周雨哧哧地笑,乐意接受这份邀请,答应道,“好啊,我lol特强,钻石的,PS4也玩,最近上了好多新游戏啊,玩steam也行,我想玩分手厨房。”


樊振东猛点头,“我也想玩分手厨房,我买了,但是一直没人陪我玩。”


突然打开了话匣子,游戏迷们顿时陷入癫狂,樊振东特别喜欢底特律,剧情走了好几遍,激动得要命,奈何身边没个讨论的人。


下属们不便亲近,哥哥们又不玩游戏,他只好自己发说说吐槽,得来几个寂寞的赞,可这时有周雨了,周雨比他更狂热,花钱去PS网店玩的,一小时6块钱,方博知道了,上蹿下跳,说你还不如直接买一个。


他俩窸窸窣窣地讨论,扩展了许多剧情,到了楼底也不自知,司机为他们打开车门,周雨才抽空回一句谢谢,樊振东拉着他,说我们再玩一遍,来来来。平时的冷静和超常智慧甩手丢到天边,又变回了幼稚的小孩儿。


周雨找回一点年长的成熟感,说,“好好好,听你的。”


樊振东住的普通公寓,不大不小,走的简约风格,没给人什么震撼感,白花花一面墙挂着大电视,对面靠着沙发。


樊振东怼开鞋柜,一手提着小熊维尼拖鞋,一手拎着史迪仔拖鞋,问周雨要哪双,周雨要了史迪仔,蓝蓝的长耳朵耷拉着,几乎拖地,樊振东把抽屉拉开,抱出一堆游戏让周雨自己挑,他蹦哒到屋里拿零食。


周雨盯着满怀的游戏,眼睛都直了,好多都是他想买不能买的,细细抚摸一番,再打开PS4,樊振东弓腰拖出一箱零食,箱子摩擦着地板,嚓嚓作响。


果冻咕嘟咕嘟地顺着零食山滑下,卡在了真巧盒上,周雨暗自摇头,心说有钱人的生活真是不能想象。


两人玩玩游戏,聊聊闲篇,他突然想起酒吧里的陈警官,那个一双眼能将人心剜穿的陈警官,他是好看的,也是凌厉的,周雨好奇,问樊振东,“你知道陈警官吗?”


樊振东脸黑了几分,手指松动,康纳挨了一拳,他心说,我不仅知道,还经常见面。


陈警官名为陈玘,是缉毒大队的骨干成员,每次得了证据抄场子,都他出马,一抄一个准,樊振东苦恼极了。


见面还得好言好语的伺候,甚是憋屈。


他说,“陈警官挺厉害的,查我们查的很紧,是个好警官。”


这评价回的陈恳,周雨为他这句查我们查的很紧,反应了一小会,心想陈警官查场子应该让樊振东和张继科亏了不少钱。


他不了解这方面,只道,“那他还是挺厉害的。”


樊振东又继续道,“陈警官……”他比了自己的胸口,“上回一脚踹了个伙计的这里,然后那人骨裂,趴了,我们一般不敢惹他。”


周雨心说哇靠——


陈警官身手漂亮,蹬着一双作战靴,像豹子般迅猛,飞起一脚,直接踹得人没了意识,他稳稳落地,跟武侠似的。


樊振东当场就蒙了,他那时才接管场子没多久,拿着包烟说警官消消气,陈警官不知道他是老板,只当哪家出来嗑药带的小孩,接了烟,语气柔和很多,说一边去。


樊振东冷静下来,跑到后面找人去应付了。


说到这里,周雨啧啧称奇。


“陈警官厉害了。”


围着陈警官又聊了不少,樊振东跟周雨八卦陈警官的情史,说追他的女生,从黑道到白道,能排一条街。


周雨乐得开心。


没看到手机屏幕悄然亮起,是任嘉伦的消息。


明天一起吃饭吗:D


TB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