鱿鱼想当然

永远喜欢传统武侠
跳圈巨快,产粮随缘

【信白】换

大背景杂糅,不要在意细节。

西汉的韩信是位鼎鼎有名的大将军,战场上一支长枪挥得虎啸生风,他约己爱民,治军有方,不过百姓们最爱谈起的还是他那好生俊俏的相貌,剑眉星目,一颦一笑都带着豪气和潇洒。


这样特别的人,这样跟朝廷有联系的人物,本不该跟李白的有关的。


他是位诗人,也是个浪子,手提一壶酒,腰间配着剑,看遍世间大好河山,潇洒又肆意。


边境荒凉穷苦,李白不常涉足,只是那边通着西域,过往的旅商都备有美酒,他才勉为其难的走一趟。


酒与美人总是最好的。


离军营几百里的地方还算富裕,姑且有个喝酒听书的地方,迈进大堂,里面甚是热闹,说书人似乎正讲到精彩之处,扇子一挥,听众们纷纷鼓掌。


李白寻了个角落坐下,小二恋恋不舍地瞧了一眼厅台,连忙端着茶水跑过来。


“哎~这位客官要来点什么?”


“来你们这儿最好的酒,还有一只卤鸽。”


“好嘞。”


小二刚准备离开,李白叫住他,“诶,这是在说什么书呢。”


“那当然是我们韩大将军的事迹了。”小二一脸崇拜,“这说书的片段都是百姓们自己编的,韩将军曾带将士们来听过一回,他可高兴了。”


李白禁不住暗笑,心想这可高兴了,到底是有多高兴啊,他实在无法想象一位将军捧腹大笑的模样,怕是会损害军威的。


“我还没有见过韩将军。”


“这位客官是外地来的吧,将军有时会来酒楼里喝酒,说不定您能碰到呢。”


“或许吧。”


李白确实很想见见韩信,他在戒备森严的边界穿梭多次也未曾见过那将军一面,实在好奇。小二在招呼别的客人,说书的信步一走,乐团都击起小鼓,弹奏琴瑟。


“上回说到,韩将军身陷敌营却临危不乱,一杆龙吟枪将西域蛮子挑下马……”


说到精彩之处,大堂里回荡起一阵阵掌声,李白也跟着凑热闹,啪啪啪地拍的震天响,他抿了一口小酒,美滋滋地啃起卤鸽来。


天色见晚,大堂里已经人满为患,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,到底不是长安那样繁华之地,老百姓们的娱乐也就如此。门边站着一个戴斗笠的男子正四处张望,见已无空座,径直朝李白走来。


“这位兄台,可否让在下同坐。”


李白连眼皮都没抬一下,认认真真地啃自己的卤鸽,“随意。”


那人招了招手,小二看见他,突然深吸一口气,屁颠屁颠地跑过来,“将……”


“来一壶酒。”公子连忙打断了他,“一盘玉凝糕。”


小二点点头,一副我懂的表情。


李白没有注意到这点小插曲,他正努力把鸽子翅膀上的最后一点肉刮干净。


韩信笑起来,“这里的卤鸽确实不错,老板好像是得了高人秘传才做到如此。”


“确实不错。”李白满足地放下骨头,终于肯认真地看一眼同桌人,“比京城都好上几分。”


“在下重言,不知兄台尊姓大名。”


李白皱了皱眉,面前的人也不像什么文弱书生,气宇轩昂,一双眼里是藏不住的煞气,说话还文绉绉的。


他不满道,“在下李白。”


韩信听出了他语气中的不满,笑了笑“不知在下做了何事让李公子如此不耐。”


“没有。”李白起了身,“我不爱跟文人讲话。”


说完,径直朝二楼走去。


莫名被甩了脸的韩信无奈地摇摇头,“我还以为你是个文人。”


李白一袭白衫,眉清目秀,发丝虽凌乱地落着,却也绝对不是凡夫俗子。


错过了一位想要结交的友人,韩信兴致缺缺地喝了两口酒便起身离开。


他还要趁着月色回军营。


李白也是。


夜深时,清晖洒满大地,一轮明月高挂夜空,小二趴在柜台前呼呼大睡。,李白轻手轻脚地出了门。


以他的能力两百里路不成问题。


酒壶里的酒咣当咣当地晃着,他叼着一根草叶蹲在树上。


军营十五分钟轮一次班,这会大家已经疲惫不堪,很多士兵连连打着哈欠,最近战事有些紧。


李白见他们这样,一时松了警惕,连夜行服都没有换就打算穿过去。韩信此时还未睡下,作战地图翻来覆去的研究,西域蛮子似乎智力大开,突如其来的一仗让他们疲惫不堪。


韩信披上披风想在外面走走,夜里总带着几分凉意和寂寞,休息的战士们围在篝火旁取暖,见到他都纷纷站起身。


“将军。”


“你们坐。”韩信挥挥手,“我出来走一走。”


韩信的副将年龄很小,锐气十足,少年人热血难耐,半夜不睡觉都是常事,他正对着靶子练拳,突见一道人影闪过,白衣在月光的照射下格外明显,他一声大吼,“有刺客!”


军营瞬间进入戒备状态,醒着的人都抄起武器冲了过来,李白暗道不好,连忙想躲。


那小副将一挥手,喊道,“弓箭手,把他给我射下来。”


李白一回头,一整支弓箭队齐齐对着他,再不下来要被射成筛子了,李白欲哭无泪地跳下树,双手高举。


“我不是刺客。”


副将一把揪住他的衣领,“你不是刺客你是什么?!”


他身后突然出现一个人,李白瞪大眼睛指了指,“是你?”


韩信也很惊讶,说,“把他放开吧,那是我朋友。”


小副将一脸不相信,却还是松了手。


“你来这干什么。”


李白无奈地叹了口气,“我想去西域那边弄酒喝。”


这个理由让众人一时难以应答。


韩信笑起来,过去揽住他,“想喝酒就跟我说,何必做如此危险的事。”


“所有人回到自己的岗位。”


战士们见将军已经发话都纷纷离开,只有副将担心地瞧着两人,韩信安慰似的拍了拍他的肩,“没事的,睡觉去吧。”


韩信虽对李白有好感,但也不能轻信他,回到主帐,两人席地而坐。


李白率先开了口,“你是韩信?”


“是。”


“那你说话怎么文绉绉的,一股书生味。”


韩信愣了愣,笑道,“我以为你是文人。”


李白也笑,“我哪像了。”


“先不提这个。”韩信严肃起来,“你到底是什么人,来军营干什么。”


李白连忙摆手,“我说的是真的,就是去西域弄酒喝,绝对不是探子,我跟长安的狄仁杰也认识,跟东方的守卫者花木兰他们也认识,不信你可以去问问。”


韩信死死盯着他,似乎想看出些真伪来,李白悄悄摸上佩刀,只要韩信出手他就立马格挡。


只不过将军只是盯了他片刻,又恢复了笑容,“我相信你。”


李白重重地松了口气。


“谢了。”

TBC

评论

热度(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