鱿鱼想当然

永远喜欢传统武侠
跳圈巨快,产粮随缘

【约白】黑道4

私设:李白26岁,百里守约19岁

外面的雨不知何时已经消失,只留给人们湿漉漉的空气,里面夹着土腥味,百里守约抽了抽鼻子和李白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。


“我们去哪儿?”


“去我家。”


李白低头点燃一支烟,含糊不清道,“你抽吗?”


百里守约摇头,“我不会。”


李白惊讶地望着他,突然笑起来,使劲揉了揉百里守约的头发,眉眼里都带着几分愉悦。


“我都忘了你还是小孩子。”


“小孩子”的耳朵羞得通红,垂下眼不敢看他。


百里守约很早就担起了照顾家庭的重任,他不仅要照顾自己还要照顾弟弟,有着这样被人单纯喜爱的日子早已逝去,母亲和父亲的声音也在记忆的潮汐中渐渐模糊不清,留给他的只有那唯一的弟弟。


所以他必须成熟,必须比任何人都坚强。


但李白不一样,李白是那个唯一愿意把百里守约当孩子,愿意不求回报喜欢他的人。


这对有些人来说,为之不易。


“你要喝什么咖啡,随便说。”


李白搂着百里守约的肩,心情好的不得了,手指在他的发梢间蹭来蹭去。心说:这小子头发的手感也太好了吧。


百里守约仿佛被传染似的,笑容都浓烈了几分,“卡布奇诺可以吗。”


“可以~”


李白的家离公司不远,没有多豪华,反正就是个挺大的房子,进到屋里,李白把鞋子随便一甩,直扑到沙发上,百里守约把它们拎了回来,四处望了望。


很简洁。


他以为李白家应该很浮夸,比如柜子里放着多少多少年的红酒,抽屉里码着一排排雪茄,说不准沙发底下还能摸出把枪来。


结果什么都没有,有的只是一些磨咖啡的用具,除此之外再无其他,百里守约失望的眉毛都耷拉下来。


李白好笑道,“你都脑补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。”


“也没什么…”,百里守约说。


“我来给你弄咖啡。”


“白哥。”


“嗯?”


“我饿了。”


李白一脸懵逼,“我……不会做饭。”


“我会啊。”百里守约道,“你家有什么能用的材料吗?”


李白带着他打开冰箱门,里面除了几个鸡蛋和一罐啤酒什么也没有,两人呆滞了一小会。


“我们还是吃外卖吧。”


“好。”


他们齐齐瘫倒在沙发上宛如两条干死的金鱼,李白伸手捞过手机,“我就点个全家桶了。”


百里守约笑道,“你好接地气啊。”


“废话,谁都离不开肯德基老爷爷。”


在漫长的等待中,两人相顾无言,李白翻了个身,背对着男孩,不多时响起一阵轻鼾,百里守约好奇地望着,他轻手轻脚地绕过去,不由轻笑。


李白跟个小孩似的,睡着的样子很可爱,睫毛又细又长,头发也软软的,随着呼吸的一起一伏,热气喷洒到百里守约的脸上,他鬼迷心窍地伸出手,戳了戳李白的脸颊,没想到那人竟猛地起身,抓住百里守约的脑袋就直往地上磕,李白似是意识到什么,电光火石间把手垫在了底下。


百里守约被吓懵了,明明已经习惯枪支的他却没能习惯李白的身手,眼前的人还没醒,浑身都是藏不住的杀气。


小孩儿一副要哭的样子,李白拍了拍自己的脸,试图温柔下来,“我睡觉很不老实的,你别随便动。”


“嗯……”


“没摔疼吧。”


“没……”


“我看你是摔傻了。”


李白哧哧轻笑,揉了揉百里守约的头发,这时敲门声响起。


“您好,您的全家桶到了。”


“快去吧,你不是饿了吗。”


百里守约点点头,爬起来跑去开门,快递小哥热情地递给他单子,并希望下次惠顾。


李白仰躺着说,“我再睡一会,你先吃吧,卧室有电脑你可以玩。”


“那我去了。”


“嗯。”


百里守约默默啃着脆皮炸鸡,等第二天,李白看见桌上留着一袋鸡翅,百里守约缩在沙发的一角睡得正香,他默默地坐过去,把剩下的鸡翅啃完。


TBC

评论(16)

热度(4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