鱿鱼想当然

跳圈巨快,产粮随缘

【信云,云亮】

未来架空,内含cp信云,云亮,不喜欢的同学请注意了。

这篇文里的医院主要不是拿来救人的。


配合BGM:Running up that hill-Track and field   食用更佳

1.

是神让我忘记,我怎敢违抗。


2.

韩信走过医院寂静的长廊,这里没有一点生气,人们都保持着沉默和恐惧,韩信还有走出去的机会,他一直都很庆幸。


朋友们不愿来到这里,他也不强求,刺鼻的消毒水味遮住世界应有的味道,这是他在医院里的第十七天,明日就能离开。


终端滴滴滴的响起,韩信随手一滑,空中出现了诸葛亮的影像,他一身军装,摘下帽子,“身体怎么样了?”


“还好,明天就出去了。”


“行,明天我和刘邦一起去接你。”


“好。”


护士轻轻推开门端进一些食物,她身上有死人的味道,韩信抽了抽鼻子挂断通讯,他们反感医院,害怕医院里的每一个人,在这里只有死亡。


第二日中午,韩信自己办理了出院手续,他的胳膊已经恢复如初,寻不见一丝伤痕,诸葛亮和刘邦在列车前挥了挥手,阳光下掺杂着生命的味道,韩信跑过去把行李一丢,搂住两人。


“总算出院了。”


“也是。”刘邦笑着拍了拍他的肩,“回去换身衣服工作了,忙的很呢。”


“哈哈。”


军人的工作总是不能停歇,一天一天除了打仗就是政务,没有消停的时候,韩信回到军区披上战甲,当他走出屋子的那一刹那,又变回了战场上赫赫威名的将军,所有人都驻足行礼。


他戴上手套,问道,“我的副官呢?”


所有人面面相觑。


诸葛亮从人群里走出来,“你的新副官。”


他身后站着一个长耳朵的小孩,韩信嘴角抽搐,“我原来的副官呢?”


“战死了。”诸葛亮垂下眼,“这是你的新副官。”


韩信打了个冷颤,一股莫名的不安蔓延骨髓,他知道自己本该有个副官,却又想不起是谁,“你过来吧。”


“叫什么名字?”


“李元芳。”


诸葛亮推荐的才子向来不能以貌取人,魔种的年龄谁也摸不清楚,小男孩背着巨大的飞镖,在他身后步步紧随,长长的围巾随风飘动。


韩信的脑海里闪过一些破碎的画面,他原来的副官应该是什么样,好像系着头带,一条蓝色的,很长很长的头带。


“元芳,你知道我原来的副官是谁吗?”


“不……不清楚。”


男孩吞吞吐吐,韩信素来敏锐,可惜他只能看到李元芳的头顶,不然一定能猜出些什么,他有些疑惑地叹了口气,心想还是回去看看存档资料吧。


随着天色渐渐变暗,一天的巡视也就此结束,李白兴奋地发来消息,说刘邦弄了一个回归宴,叫他赶紧回去。


韩信也笑,说,“你就是想蹭酒喝。”


他和李元芳一起赶往会场,大厅里热热闹闹的,很多军人风尘仆仆连武器都没归位就直接跑过来,恨不得直接喝到桌子底下。


李白在群魔乱舞的人群中露出一个笑容,韩信瞧着他,从人缝里挤过去,这桌只有几个熟人,刘邦举起酒杯笑道,“祝你回归。”


所有人笑而举杯。


韩信说道,“我回来了。”


当晚军人们喝成一团,李白在里面又唱又跳,什么大河之剑天上来,天上来,诸葛亮向来不胜酒力,脸颊红扑扑的,刘邦趴在桌上,全场几乎只有李元芳是醒的,韩信也迷迷糊糊,可他仍然没有忘记自己心中的疑问,随手从地上捞起一个军人,问,“我原来的副官是谁?”


“是……是赵……”


他话还没说完就扑倒在地,李元芳紧张兮兮地跑去找诸葛亮。


“军师,军师,将军在问云哥的事。”


听见云哥二字,诸葛亮的酒全吓醒了,“快把韩信弄回去。”


此时韩信还在揪着人问,只是没有多少军人能够回答,他脚步虚浮地晃了两下被诸葛亮扶住,“诸葛,你知道我的原副官是谁吗?”


“不知道。”诸葛亮眼里闪过一丝悲伤,“快回去吧,明早还要开会。”


韩信看着他许久,说,“好。”


街区的夜灯已经关闭,空中列车也没有运行,韩信把战甲搭在身上,这个现代化的国家很难让人有什么期待,无风无云,也没有植物,李元芳有些担心地望着他,韩信笑了笑,说“你先回去吧,家里有什么人吗?”


“有一个妹妹。”


“那就先回去吧。”韩信揉了揉李元芳毛茸茸的头发,“我丢不了。”


“嗯……”小男孩犹豫了一会,小小地挥了挥手,“那我先回家了,将军。”


“去吧。”


韩信望着他新任副官渐渐远去的背影从兜里摸出一支烟,星火在黑暗中若隐若现,军队对这种奢侈品控制严格,但他能从各种渠道偷运进来,以前身上总带着三四盒,也不知什么时候起就变成那么一支了。


很多事都在改变,可韩信不知因何而变。


他回到军区,护卫兵敬重地敬礼,韩信把手抬到额前,恍惚间看到有个系蓝色头巾的战士伫立在灯光下,他问,“你知道我的原副官是谁吗?”


士兵大声回答,“报告将军,我不知道。”


这怎么可能呢,韩信心想,我的原副官怎么会没有人认识。


这个无人知晓的副官让韩信焦头烂额,他怎么都记不起这个人,韩信顺着字母每个士兵的档案都大致翻一遍,刺眼的灯光下他的身影越发孤单,护卫兵换了一批又一批,档案室的灯光却始终没有熄灭,书页越翻越快,档案越来越多,可他始终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。


“韩信。”


门口传来一声轻唤,韩信回过头,“你怎么来了。”


诸葛亮走到他身旁把档案都归回书架里,“别找了。”


“诸葛,我的副官到底是谁。”


“他已经死了。”


诸葛亮神情冷漠地整理着纸张,韩信一把握住他的手腕,“就算死了也肯定有档案,就算死了我肯定也会记得他,可我什么都不记得,我什么都想不起来,诸葛……他到底是谁……”


韩信看着他,迫切地恳求着,可诸葛亮只是摇摇头,“他已经死了韩信,既然忘了就别再去想,对大家来说都是一件好事。”


“诸葛亮!”


“算我求你了……”


韩信从没有见过诸葛亮这种表情,疲累和悲伤包裹着他,恨意充满了瞳孔,“别再问任何人。”


他是在恨我吗,韩信这么想,他为什么恨我,因为一个我怎么都想不起来的副官吗。


身边的人越是隐瞒,韩信就越想知道真相,他开始不停地询问,不停地寻找往日留下的痕迹,最终得到的不是军人们的缄默就是信息的消失。


他去问刘邦,问李白,问一切可能知道的同伴,可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沉默然后露出一副要哭的表情说,你别找了。


韩信很想揪着他们的领子大吼,你们他妈的这副鬼表情让我怎么不去找!


可他不能。


韩信不停地找着,用尽一切手段。


他在盗来的S级权限资料里翻到一张旧照片,是军校第一学期的结业考试,那时他还很年轻,大概十五六岁的样子,站在冠军的领奖台上笑的傻兮兮,视线落到一旁,一个系着蓝色头带的男孩映入眼帘,他高举花束,自豪地把奖牌展现给大家。


这是谁?


第三名是诸葛亮,那这个第二名是谁。


韩信挠挠头发,使劲地回想,当年大赛能得前五的现在都应该身居高位,可他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个人。


照片底下标着两个小字,赵云。


赵云。


赵云。


赵云。


“韩信,你等着,下回得第一肯定是我!”


“我等着你,不过明年的第一你就别想了。”


男孩气鼓鼓的样子在眼前闪过,褐色的头发,褐色的眼睛,他喜欢蓝色,以后想当将军。


韩信再往后翻,第二年的领奖台上是诸葛亮,刘邦和他。

第三年,男孩站在冠军的领奖台上,韩信在底下瞧着,笑的很开心。


“赵云……”


齿间吐出的两个字恍若隔世,他颤抖地点燃一支烟,有什么模糊了视线,悲伤吞噬着世界,韩信蜷缩在角落里,任由灰烬瑟瑟落下。


这个漫漫长夜的寂静逼迫了所有人。


诸葛亮坐在电视前,荧幕的光若隐若现,赵云手持长枪挥得呼啸生风,笑如美玉,“军师,你看我这招怎么样,打败韩信绝对没问题吧。”


“没问题,没问题。”


面前的人儿凑近镜头摆出一个鬼脸,“你在拍什么?”


“拍你现在的蠢样,等输给韩信后我就给他看。”


“别别别。”


镜头外传来他自己的笑声,诸葛亮心想,我怎么可能给韩信看,傻小子。

……


也不知过了多久,终端欢快地唱起歌,韩信露出一只布满血丝的眼睛滑开通讯。


“张良。”


“你怎么了?”


“我在找一个人。”


“谁?”


“赵云。”


张良眼神黯淡地笑笑,“你怎么还在找他。”


“我以前找过吗。”


“找过,而且找了很久。”


“可我还是没找到。”


“你可以继续找。”


韩信自嘲地笑了两声,“你跟诸葛亮不一样,他们都叫我别找了。”


“没什么区别,因为你找不到的。”


挂断通讯后,张良用自己的权限卡划开了实验室的大门,里面放着一排排培养皿,他往后走,一直走,直至尽头,在那唯一不同的器皿里漂浮着一个人。


一个韩信始终找不到的人。


张良抚摸着玻璃,悲伤地望向赵云毫无血色的面颊。


“韩信还在找你,他总有一天会找到这里来吧。”


“明明是他害死你的。”


TBC

要是没有多少同学喜欢的话我就不写结局了,因为我还没想好(ง •̀_•́)ง

评论(8)

热度(5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