鱿鱼想当然

永远喜欢传统武侠
跳圈巨快,产粮随缘

【很慌】

微铠约

百里守约的枪法很好,几乎百发百中,他性子安静,淡淡地往草里一趴,调整呼吸,狙击枪就像自己的身体一样熟悉。


前锋有花木兰和铠顶着,百里玄策绕后,苏烈做后补位火力,百里守约帮他们解决掉那些偷袭的敌人,大家一直分工明确,所以百里守约的近战很差。


那么多年都没有人能杀到他面前来,狼耳朵小青年便放松了锻炼,铠总是恨铁不成钢地叨叨,“你要励志做一个冲锋狙,冲锋狙。”


百里守约用一个鸡腿塞住了他的嘴。


狙击手的安全都交给了苏烈,只是打起仗来总有顾不到的时候。


比如这回。


花木兰和铠冲锋在前,重剑和轻刃双管齐下,一刀见血,百里玄策已经跑到后方偷袭敌人的狙击手去了,百里守约瞧不见他,狙击镜里只有两位近战的身影。


铠一把抹掉遮住眼睛的鲜血,这时旁边突然有敌人大吼着跳出来,铠反应不及,刚想用刀去挡,一发子弹呼吸而过,准确无误地穿透敌人的头颅,倒霉鬼重重栽到地上,铠朝着后方会心一笑,竖起大拇指。


百里守约看着他,笑了笑。


这场战役似乎没什么难度,百里玄策也安全归来,他黑色的发丝湿漉漉的,也不知是汗还是血,大家开始打扫战场,苏烈也走了过去,把能用的东西拾捡一下。


百里守约坐在草丛里擦他的枪,今天射了太多发子弹,枪口一股硝烟味,弹簧也有些受损。


结束了战争的树林如此静谧,蝴蝶扑棱扑棱翅膀轻轻落到他的尖耳朵上,百里守约瑟瑟地抖了抖,不仅笑起来。


“我想你还是去别的地方比较好,我这里可不能停留的。”


草丛里的身影一顿,蝴蝶似是听懂了他的话,翩翩地远去,玄晖的碎金落进他的眼里,百里守约莞尔一笑。


一阵剧烈的窸窣声突然响起,百里守约疑惑地皱了皱眉,锋利的刀刃将至。


“啊——!!!”


树林里传来了惨叫和几声枪响,战士们心中一惊纷纷往回赶,离百里守约最近的铠心急如焚,他大吼着,“守约!”冲进树林。


看见狙击手正在跟一个战士搏斗,虽然拿着枪却完全失了往日的冷静,他像个孩子一样害怕的耳朵都耷拉下来,几发子弹放反了方向,胳膊上全是血。


“给我滚开!”


敌人见来了帮手更是处处紧逼,百里守约勉强用枪挡住他的长刀,却见那人两手一拧,长刀变成了双短刃,电光火石间,百里守约瞳孔骤缩,疼痛感已传遍全身,他颤抖地摸向自己的腹部,鲜血汩汩,敌人冷漠地拔出匕首转身逃离。


铠冲了过去,“百里守约!”


狙击手摇摇晃晃地跪了下去,铠把他抱进怀里,“没事的,没事的。”


手指间是止不住的血,花木兰和其他人也纷纷赶到,百里玄策一看到眼前的场景顿时呆住了。


“哥……?”


花木兰连忙道,“没时间愣着了,快把守约带回去,玄策,玄策!去找扁鹊来,快去。”


“好……好。”


铠抱着百里守约与时间赛跑,他能感受到怀里的人越来越虚弱,手指越来越冰冷,本就不怎么重的一个男孩好像越来越轻,越来越轻,他的灵魂随着蝴蝶飞舞。


百里玄策早已不见踪影,他跌跌撞撞地冲进扁鹊的医馆,满脸鼻涕和泪,“鹊哥,鹊哥,我哥哥快死了。”


扁鹊被吓了一大跳,急忙带上医疗用品和玄策离开。


百里守约近乎没了气息,他的血染红了铠的盔甲,战士似是慌了神,他忘记自己见过了多少尸体和热血,只是祈求般的握紧男孩的手。


“没事的,相信我,你会好起来的。”


坚强的女战士无声抹去自己的泪水。


扁鹊走了进来,“你们出去,剩下的我来。”


大家都相信神医的医术,乖乖地待在门外,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气氛始终沉寂,没有人说话,没有人哭泣,大家只是默默地等待,安静又焦急。


不知过了多久,门终于被打开,扁鹊长长地舒了口气,笑道,“进去看他吧。”


所有人都欣喜若狂。


百里守约静静地躺在床上,皱起的眉头终于稍显舒展,脸上也恢复了血色,百里玄策蹲在床边小心翼翼地去拉哥哥的手,铠安心地笑了笑,站在一旁。


终于救回来了。


在这次惊心动魄的经历后,百里守约的腹部留下了一道深深的伤痕,这时刻提醒着他不要忘记今日的危机,而他也接受了铠练习格斗的建议,战士一脸嘚瑟,百里守约没好气地拿枪敲了敲他的脑袋,说,“快点开始吧。”


铠默默地笑起来,说,“好啊。”

TBC

玩百里守约真的要冷静,一急就打不准。

一被贴脸我就慌得要命,经常打反,很烦。

评论(28)

热度(13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