鱿鱼想当然

永远喜欢传统武侠
跳圈巨快,产粮随缘

【雷安】黑道

黑道雷狮X卧底警察安迷修

组织里有叛徒,雷狮心里很清楚,他抓了一些无足轻重的小鱼小虾实行严惩,希望能用杀鸡儆猴的方式让卧底停手。


今晚和老顾客格瑞有一场军火交易,地点在豪华游轮上,雷狮不怎么喜欢那种地方,华丽却虚伪,聚光灯下的青年才俊们在会场里起舞,所有人都戴着彬彬有礼的面具,杯觥间暗潮汹涌。


雷狮冷着脸坐在宴会的一角,格瑞还没有来,他的小情人似乎很喜欢这热闹的场景,单纯的像个傻瓜。


“我要是格瑞就绝不会把宝贝拿到人前。”


安迷修低声道,“格瑞先生很有自信。”


“哼。”


他的二把手跟个真正的骑士一样,安静地站在雷狮身旁,用锐利的目光扫视每一个意图接近的人,贴身西服下的肌肉紧绷,好似时刻待发的猎豹。


雷狮笑起来,“不用那么紧张安迷修,还没人敢在格瑞的地盘上闹事,我们的货物准备好了吗。”


“准备好了。”安迷修回答,“船一直在附近。”


“你去看一眼,以免出错。”


这是个大好的机会,安迷修求之不得,他匆匆来到门外取出另一只小型耳麦,电流呲呲穿过,不多时便联系上。


“现在什么情况,骑士。”


距离游轮大概两千米处,海警的巡逻船一直在附近待命,队友们窝在狭小的船舱里,荧光照亮了他们紧张的面庞。


“格瑞还没有出现,雷狮叫我检查货物,有情况再通知你们。”


“好,你小心。”


安迷修不敢有一刻停留,连忙把耳麦塞进袖子里,又掏出另一只,“雷狮老大叫你们检查货物。”


在尽忠职守的骑士离开期间,格瑞悄无声息地出现在雷狮身旁,两个性格迥异的大佬坐在一起呷着香槟,敛尽锋芒。


“你的卧底抓住了?”


“没有。”


格瑞瞧了他一眼,“不会影响交易吧。”


雷狮晃了晃酒杯,眼神晦暗,“不会。”


得到货物安全的消息,安迷修离开甲板,夜晚的海风诉说着静谧,几颗星落向平原,海鸥们停驻栏杆,小东西紧紧依偎在一起,安迷修回头望向漫无边际的海域,整片黑暗中只有这座游轮辉光夺目。


希望今晚一切顺利吧。


他迈进宴厅,朝格瑞颌首示意。


交易正式开始。


雷狮只一个眼神,安迷修便知道他想要什么,卡米尔和佩利早已整装待发,在他通知货物船的到来时,衣袖里的信号器也被启动,双方人马同时朝着这片海域前进。


警察肯定比他们来得都晚,能不能一举抓获雷狮全看今晚,安迷修的白衬衣冷汗津津,他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。


雷狮似乎有所察觉,轻轻笑着,眼神若有若无地扫过,安迷修仿佛听见快艇的马达声由远而近,打破沉寂。


“安迷修,你听到什么了吗?”


“没有。”


“是警察。”


雷狮哧哧轻笑,眼神危险而迷人,他修长的手指拽住安迷修的领带,骑士恭敬地俯下身,雷狮亲了亲他的脸颊。


“我听见警官们自以为是的欢呼声了。”


安迷修瞳孔骤缩。


雷狮摸进他的袖口,里面藏着一个小小的信号源,铁皮被碾到变形,安迷修始终不敢抬头,雷狮仍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,作为一个真正的捕猎者撕咬着猎物的灵魂。


青年警官故作镇定。


信号源的突然消失让队友们心急如焚,“骑士会不会被发现了!”



队长看着空无一物的雷达沉声道,“更改目标,今晚把骑士接回来,他已经暴露了。”


雷狮喜欢安迷修现在的表情,带着一点惊恐和鱼死网破的意志,他平常自信乐观的笑容消失不见,汗液里都写满了恐惧。


“这么紧张,又不是第一次随我做事。”


安迷修轻笑,“没有。”


交易正常进行,只是运上船的不是军火,而是一批红酒,雷狮随手取了一瓶,优雅从容地拔开木塞,给自己和格瑞倒了一杯。


海警的汽笛声接踵而至,刺耳的鸣响划破黑夜,警察们冲上游轮,队长向所有人出示搜查证,但这小插曲没有影响到任何人,他们只是停下了舞步,笑容满面。


“警官,需不需要来杯香槟?”


安迷修拳头紧握。


雷狮站起身,“警官,快点搜吧,我们还要举行舞会呢。”



特警们严整有序地一层层搜索,却一无所获,他们从安迷修身上摸出几袋白粉,便以涉嫌贩毒的名义将他带走。


正义的骑士戴上了手铐,雷狮贴心地替他整理领带,一副好上司的模样,笑着摸了摸安迷修的发丝,说,“记得早点回来。”


安迷修也笑,“我会的。”


警察的快艇消失在夜幕中,卡米尔低声道,“大哥,安迷修是卧底吗?”


雷狮说,“不是,他就是个笨蛋而已。”

END

评论(42)

热度(23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