鱿鱼想当然

跳圈巨快,产粮随缘

【安雨】我想你知道

周雨做孤魂野鬼的日子比做活人快活,能看见他的只有天师和开鬼眼的人,闫安算是一个,周雨喜欢跟着他,并叫他安兄。


安兄跟雨兄是好兄弟,平常两人形影不离,周雨离不了闫安太远,不然他会变透明,直到某天遇见了个小天师。


一个胖胖的三品小天师。


周雨头一次见到。


樊振东举着桃木剑哇呀呀地要砍,周雨惊得直往闫安身后缩,闫安连忙张开手臂护他。


“小胖,小胖,周雨他是我朋友。”


小孩儿一脸不信,“灵魄怎么能成为朋友,他会害死你的。”


被扣上一顶大帽子的罪魁祸首扒着闫安的背露出两只乌黑的大眼睛,没什么恐惧,只是好奇兮兮地上下打量着这个年轻的三品天师,安静又纯良。


闫安说,“周雨不会害我的。”


看着他的执拗,樊振东只好收回木剑,小老头似的神叨,“安哥可定要小心,这种附身于人的灵魄会吸干宿主的灵气,抢夺身体。”


被这么说,周雨也不恼,他见得太多了,倒是闫安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。


“周雨不会的。”


可樊振东还是把周雨带走了,他说周雨这样迟早会消失,等把凝玉拿回来再说。


闫安不懂这些,沉默地看着樊振东把周雨绑走,瘦瘦的灵魄一步三回头,闫安只道,“你先去吧。”


周雨嘟着嘴,不情不愿地跟上。


樊振东说的话总有他自己的道理,闫安想让周雨活的长久,也只能任由他离去。


小胖子把周雨扔在寺院里便不管不顾,说,“你好好待着。”自己出去猎鬼。


周雨整日跟着一群老和尚摇头晃脑地念经,日子异常难熬,离了安兄,便离了那份熟悉的安全感,周雨成日在院里闲逛,仿佛成了一个更合格的孤魂野鬼。


没了周雨,闫安的日子有条不紊的进行,只是耳边少了欢快的话语声,日子难免枯燥,樊振东临行前告诉他周雨在寺庙,下班后,闫安慢慢爬上那高高的阶梯。


龙钟巨大的轰鸣似乎近在耳边,轻叩院门,不多时跑出一个小和尚,他阿弥陀佛了几声,直言,“施主,此地外人不得入内。”


透过他身后,漏出银杏斑驳的树影,满园杏色,闫安楞楞地点头。
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
他想周雨应该没事。


过了几日,杏叶铺了满地,周雨拿着扫帚哗啦哗啦地耙,老和尚见了他,点头致谢,樊振东踏着这叶风尘仆仆地归来。


“你回来了。”


小周先生喜上眉梢,翘着嘴角,踩响一地杏叶扑过去。


“终于找着人说话了。”


樊振东被扑了个满怀,一愣一愣地搂住他,小胖子浑身是血,周雨却毫不在意,他沉浸在能聊天的喜悦中,高兴地蹭了蹭樊振东的脖颈。


“周,周雨,你先松开。”


“好。”周雨一抬手,满掌腥红,失声道,“你受伤了?!”


“没有。”,小胖子慢吞吞地从荷包里掏出一个玉坠,“有了这个你就能见安哥了。”


“谢谢!”


红线缠绕手指,玉坠悬挂空中,晶莹的薄玉里散发出星点光芒,周雨把它藏进衣服里,欢天喜地的跑去找安兄。


樊振东被风糊了一脸叶子,挠挠头,欢天喜地的跑去吃斋饭。


闫安还在公司整理资料,眼前突然出现一只骨节分明的手,他抬起头,眼底有几分惊讶。


“你怎么来了。”


周雨笑嘻嘻的,将一把五分杏叶塞给他,“小天师很靠谱。”


小周先生见了闫安发自内心的喜悦,可他不能像拥抱樊振东那样拥抱闫安,因为安兄是个性子内敛的人,此时才泛起淡淡的笑,勾住周雨的手指。



“樊振东那么久不回来我都快无聊死了,和尚虽然看得见我,但都不理人,每天念经,一点意思也没有,他们都不让我进厨房,觉得浪费粮食,和尚还普度众生呢,这么小气……”


闫安微微仰着头,即使面上没什么表情,可他的眼底是快要溢出的温柔和爱意。


有时候他觉得周雨不愧是周雨,只有雨点能打动一泊死谭,闫安的心都给了他一人,恨不得将其化为骨血,就像雨水终将融于谭中。


闫安轻声问,“今天想吃什么。”


周雨嚷嚷,“可乐鸡翅,雪碧……”


灵魄其实不需进食,但周雨想尝个味,闫安就给他买,他的手艺极好,周雨总是高兴的。


两人聊的正火热,外面响起轻轻的叩门声。


“闫师兄,我有问题想请教你。”


周雨比闫安还激动,蹦哒着过去开门,手指穿过门板,闫安也走了过去。


“进来吧。”


女孩秀秀气气的,有一双大眼睛,她似乎还不太会打扮,穿着稍显幼稚的卡通衣服,不过周雨觉得这样的女孩很适合闫安,不禁偷笑。


闫安望着他,周雨高举双手,窝进沙发里,“我看书,我看书,你们搞事。”


女孩好奇地唤道,“师兄?”


闫安微不可闻地轻叹,“你什么地方不会。”


安兄工作起来异常认真,似乎忘了周雨的存在,认认真真地指点,女孩也很专注,可她绯红的耳尖还是暴露了那一点小心思,周雨摇头晃脑地看热闹。


末了,两人收拾资料,女孩睫毛微颤,几次想开口又保持了沉默,周雨都替她着急,闫安问,“你还有什么事吗?”


女孩终于鼓足勇气,说,“闫安师兄,中午可不可以一起去吃饭。”


周雨满脸期待,疯狂点头。


闫安只是侧过面庞,低声道,“不了,我中午约了人。”


“那明天呢?”,女孩涨红了脸,“明天有时间吗!”


“没有。”闫安说,“明天也约了人。”


他拒绝的如此果断,女孩也不便再说什么,紧紧咬住下唇,悄然离开。


周雨看着闫安的背影,小声喊,“榆木——”


闫安没有回答,只道,“中午回去吃可乐鸡翅。”


“安兄,你不找个女朋友吗?”


周雨纳闷地眨巴眼睛,闫安说,“我不需要。”


他没有笑也没有皱眉,只是淡淡地问周雨还想吃什么,周雨摸不准他的想法,说“薯条可以吗。”


闫安说,“别太吃太多垃圾食品了。”


他把周雨当作一个真正的人来对待,担心他的健康,担心他的安危,周雨不知道这些,也不知道闫安那难以启齿的心思。


他把那些心思掩藏的很好,一丝一缕都塞进心框,周雨是看不出来的,他又迟钝又大意,除非闫安袒露心意,不然这辈子都不可能知道。


“走吧。”


闫安牵住他。


玉佩暗暗泛光。


END

评论(2)

热度(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