鱿鱼想当然

永远喜欢传统武侠
跳圈巨快,产粮随缘

【昕博】初见少年时

方家的小公子是个内敛的小男生,平常念念诗书礼卷,总是羞涩的很,他的贴身侍卫跟方小公子一般大,却是个闹腾家伙,跟许昕第一次见,差点把人掀翻,不过他是掀不过许昕的。


周雨拽着方博出去溜达,玉髻下散落的发丝随风而动,方博一袭褐色长袍在草丛里跑的十分不便,周雨在后面给他提溜着衣摆,自顾自地笑的欢快,也就是在那时候遇见许昕的。


方博窝进荧荧长草里,细长的茎叶撑起蓬蓬白色细绒,周雨欢快地穿梭,惊起一片飞子,方博还是捧着一卷史书,周雨说,“公子,我去捉兔子。”


方博说,“去吧去吧。”


周雨一阵风似的离开。


方博轻轻折断这脆弱的枝干,手指尖沾了点青液,黏黏糊糊,花绒是很有意思的东西,小小一点,星似的飘荡。


那时候,许昕出现了,当方博准备吹出一口气,这个佩剑的少年郎突然一把抢过他的花绒,好奇道,“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?这里不容易进。”


在遥远的侠义时代还没有近视这种说法,方博只知道面前的人凑的很近,鼻息间的热气喷洒于脸颊,许昕使劲眯着眼睛才看清方博长什么样。


“你有点眼熟……好像在哪儿见过。”


许昕仔细想了想,又瞅了方博几眼,小公子乖乖地抱着自己的书笺,很好奇。


周雨拎着两只兔子美滋滋地回来,远远望见他那不善武力的小公子被人带刀非礼,他一声吼,“你是什么人!”,然后飞速冲刺,闪着冷光的利刃自上而下,许昕反手取出佩剑叮当作响,周雨一把拽住他的衣领往地上按,没想到被许昕反将一军。


“别那么冲动。”,他笑起来。


周雨也笑,“滚吧你。”

方博扑过去把许昕扯起来,“你别打他。”


“我没打他。”许昕说。


这不过是少年间的小打闹,三个人肩并肩坐在山坡上嚼狗尾巴草,许昕给他们一人编了一个花环,毛茸茸地搁在发顶,挺有意思,方博说,“你来我家吃饭吗?”


“不了。”许昕回答,“我回去找师父。”


夕阳余晖染红了云雾,一圈一圈的渲图,许昕拍了拍衣裤,潇洒地留下一个背影,稍长的发尾来回晃悠。


方博和周雨挥挥手。


这实在是一个奇怪的相遇,但对于少年人来说他们只是不介意多一个玩伴,许昕呆的地方是有结界的,也不知是周雨还是方博,自带破阵体质,随意游荡倒也没什么阻碍。


第二天傍晚,许昕带他们去参加庙会,三个美味的小家伙闯进妖怪的庙会而不自知,那些翻炒着糖油的狐狸店家抖了抖自己的耳朵,递给他们一只麦芽糖人。


方博从衣服里摸出几粒碎银,许昕和周雨使劲嚼嚼嚼。


狐狸摆摆手,“没事,你拿去吃吧。”


三人高高兴兴地往前跑,许昕本是捉妖人,这会沾了浑身妖气吃他们的东西,完全没什么对妖怪的厌恶,要是被师父知道了一定会揍死他,不过许昕完全不在意。


周雨一溜烟地跑没了影,方博有点着急,小小声地叫他的名字,庙会人山人海,妖怪们轻轻拨开这个人类小孩,许昕一把抓住他的手,说,“别乱跑,周雨丢不了的。”


他吃的满嘴糖浆,在昏黄的灯光下格外显眼,方博点点头,紧紧握住许昕的手。


“我知道。”


他黑色的大眼睛带着几分湿润,倒影了夜的星光,许昕瞧着,突然咧开嘴,拽着他跑到一个小摊前。


老板是花妖,手艺精巧,她擅长摘取星辰,许昕轻车熟路地溜过人缝走到摊前。


“给我一个星星灯。”


花妖掩面一笑,“送给这位小公子?”


她的声音极好听,丝弦似的轻柔,方博眼睛亮亮的,花妖挑出一只小灯递给方博。


小公子红了脸,轻声道,“谢谢。”



许昕狡黠地眨了眨眼睛。


周雨极疯,这会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,许昕牵着方博慢慢转悠,小公子总是好奇地四处张望,他似乎很受妖怪喜欢,经常被塞一些有趣的小玩意。


眼睛辰光似的,温柔又明亮。


许昕佩剑里的铃铛“叮当”作响。


直至庙会结束,周雨才冒出脑袋,抱着一堆甜食,嘴里叼着小鱼干。


“公子。”他有些心虚地笑笑。


许昕用刀鞘敲了敲他的脑袋,说“你这侍卫真不称职。”


方博哧哧轻笑,“走吧。”


“你们看!”


只听一声惊呼,所有人都抬头望去,花妖们挥舞手臂,绒花沁上星的光芒,随着乐点跳动,黑夜里只有这长而柔美的花阵,震撼人心。


三个小男孩微张嘴唇,紧紧盯着这转瞬即逝的光景,他们手牵着手,即使这时深埋心中的心意还不显了,但隐隐约约,走向未来的轨迹已经明在眼前。


许昕是个捉妖的剑客。


周雨是个护国的将军。


方博是个睿智的文臣。


在荒漠边境,周雨翘着二郎腿,兴致缺缺地看方博和许昕的信,他就一阵心塞,书信沁了草沫的味道,木桌上静静的躺了一支压扁的绒花。


许昕的佩剑叮当脆响,方博站在他的身旁。


END

不知道为什么写昕博时就喜欢把小雨带上,他跟两个人都挺好,一个江左,一个九二。

评论(4)

热度(5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