鱿鱼想当然

跳圈巨快,产粮随缘

不管看多少次盗墓笔记都不会腻,越看越能发现一些新的东西,看见闷油瓶,看见张起灵在那漆黑的矿洞里对吴邪说,“还好,我没有害死你……”,我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,好像我认识的张家族长总是对生死平淡如水,可他却对盘马老爹一句无头无尾的话在意。


我有时在想,吴邪在张起灵心里到底是一个什么位置,说朋友,实在太浅薄,说爱情,又不太可能,他把吴邪放在一个重要的位置,一个在人际生活中的重要位置,吴邪代表了他和这个世俗的联系,但抛开这一切,他又一无所有,只是不停地丢了记忆,不停地寻找真相,不停地守护那些世人不知的东西。



吴邪是一个特殊的个体,特殊到我都不知道他为了什么,他总是在寻找真相,一本书一本书的寻找,在那一页字中又不知过去了多少年,吴邪还是在寻找真相,我真的很想问问他,你累不累。



要是累了,就停下来歇会吧。

评论(1)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