鱿鱼想当然

永远喜欢传统武侠
跳圈巨快,产粮随缘

【瓶邪】四十岁

传闻道上的吴小佛爷年轻有为,奇门遁甲样样精通,很早就继承了家业,这样的人物在“成年礼”时却没有宴请,仍然安安静静,倒是老友们自发聚到了杭州。


胖子到店里时,吴邪正躺在他的摇椅上熟睡,微风吹着咯吱咯吱响,胖子提溜着一盒西湖龙井,静悄悄地窝在沙发上玩俄罗斯方块,吴邪似是老了许多,眼角的皱纹清晰可见。


也是,倒斗这一行哪有不辛苦的,更何况吴邪这样自己非得造作,胖子轻叹一口气。大抵是听见了这腹诽,吴邪揉了揉眼睛,疲惫的醒来。


“胖子……”,他的声音低沉。


“嗯哼,你胖爷爷来了还不起来。”


吴邪笑了笑,“行,起来啦——”


“就你一个人?”


“是啊。”


他的话音刚落,门口突然响起一声,“谁说的,我这不是来了。”,只见小花拎着一盒蛋糕迈进店门,秀秀从他身后冒出头了,甜甜一笑。


吴邪的眼前突然浮现起年轻的时候,他们也是这样,难得地快乐,只是这会大家已经逐渐成熟,身上带了岁月的尘仆,再不如那时轻快。


但吴邪仍然高兴。


“又不是小孩子了,还带蛋糕。”


“有什么关系。”,小花笑笑。


流程照理是要走一边,小蛋糕大概是小花订制的,很精巧,蓝莓果酱味,吴邪忍住戳爆奶油球的欲望,从屉子里抽出一根黄鹤楼,他早就习惯了烟草的味道,无论嗓子多么嘶哑总也忍不住这欲望。


秀秀狠狠瞪了他一眼,吴邪只好把烟塞回去。


“不抽了,不抽了。”



“就是嘛,过生日抽什么烟。”,胖子一把揽住吴邪的肩,另一只手用打火机点燃蜡烛,“快,许愿了,恭喜天真同志又大一岁。”



店里关了门,关了灯,周围漆黑一片,只有烛火的荣荣光芒在空气中摇曳,有点像在下斗,吴邪笑了笑,闭上眼睛,他没有许愿,只是突然想,闷油瓶不知在哪儿呢。便睁眼吹灭了蜡烛。


大家把这小蛋糕分了分,都是些甜东西也没人爱吃,胖子把奶油刮了干净,只吃一个芯,秀秀在挑水果吃,小花只吃装饰的巧克力,吴邪就笑,“应该让他们多放果酱。”


小花说,“抹了好几层,你把奶油丢掉就行。”


此时的杭州似乎格外平静,这里坐着的都是看淡生死之人,而时间也就此沉寂,它的流逝不易察觉,吴邪已经想不起自己年轻时的意气风发,当初为了追逐闷油瓶的脚步才不停地查明真相,只是现在,为了谁都不再重要,重要的是他们还能如此轻松的坐在这里就行了。


直至夜晚,其他人都早早歇息,吴邪坐在窗口眺望着这一成不变的世界,风掀起他的鬓角,桌上摆着两只完好无损的蛋糕,吴邪拿起叉子稍微戳了一小块,口腔里爆开蓝莓的甜味,他眨了眨眼睛,笑起来,“真够甜的了。”


闷油瓶照例是不知所踪,吴邪也不再强求,自己走进内屋睡觉。


第二天王盟收拾盘子的时候看见两块蛋糕各少了一个角,心说老板也太浪费了,两个蛋糕都只吃一个角。


END

评论(5)

热度(3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