鱿鱼想当然

永远喜欢传统武侠
跳圈巨快,产粮随缘

【胖雨】光影之间

樊振东在酒吧遇见了张继科店里的搏斗王牌,那是一个很瘦的男孩,体脂率很低,覆盖在他身上的大概是为数不多的肌肉,可也就是这样的人常年守擂,屹立不倒。他有一双大眼睛,只是没什么神采,夹烟的手指细而长,他微微弓着腰与别人说话,工字背心松垮地耷拉在身上,胳膊缠满了纱布。


樊振东走过去,说,“嘿。”


周雨有点疑惑地瞅了他一眼,没有回答。


“我在科哥的店里见过你。”樊振东解释,“特别厉害。”


周雨低声道,“谢谢。”便嚼断了话头,自顾自地烟雾缭绕。


樊振东也只好坐回自己的位置,有个戴眼镜的侍应生递给他一杯酒,笑起来,“别太在意,周雨不愿意别人跟他说搏斗场的事,跟他聊点别的吧。”


樊振东点点头,没再去叨扰。


酒吧里的光点四散飘落,那位戴眼镜的侍应生一拍周雨的肩,自己跳上唱台,他接过话筒和吉他,扩音道,“雷哥,想听什么。”


周雨此时才有了一点笑意,抬起头,那些星星点点的光落进他的眼里。


“嗯……就我们都一样吧。”


侍应生拨动琴弦,伴奏响起。


“推开窗,看见星星,依然守在夜空中,心中不免多了些暖暖的感动……”


随着歌声,酒吧里渐渐趋于安静,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唱台上,许昕在灯光下眉目柔和,周雨静静地笑,捧起酒杯,樊振东望着他,突然想起初见的时候。


初见周雨是在张继科的店里,他快要上场了,便一个人坐在通道里,静静地给手指缠胶布,樊振东跟随疯狂的人群躁动,大吼着周雨的名字,把钱抛向空中,含有腥臭味的纸张充斥了整个场地,那个年轻人在万众瞩目中走出通道。


比赛倒也没有多精彩,只一拳就足以结束,当裁判退出场地时,周雨突然猛地冲上前,狠厉的拳头一击就锤中了对手的脑壳,那人顿时口吐白沫,倒地不起。


台下一片失望的叹息,周雨无谓地甩了甩手,等待下一个挑战者的到来,樊振东呆呆地望向台面,他甚至都没有看清周雨的动作,却深深体会到了他的狠厉和杀意。


瘦弱的身体下是普通人难以想象的力量。


他不愧是张继科的王牌。


然后樊振东被扔了出去,因为未成年。


所幸他是张继科的弟弟,可以留在一层喝果汁,这里只是大家休闲的地方,没过多久,周雨从电梯里走出,胳膊上青一块紫一块,但没什么严重的伤,客人们窃窃私语。


“这回又这么快。”


“我都怀疑这家伙不是人类,哪有人连续五十场连气都不喘的。”


“我擦,怪物。”


周雨对这些议论充耳不闻,他只是找侍应生要了一杯酒,自己窝进角落的沙发里,脸色阴郁,细碎刘海下是毫无情绪的眼眸,伤口不处理,也没有人管他,一点没有王牌的待遇。


樊振东咕噜咕噜地吹着果汁泡。


突然一只虎斑纹的猫轻巧地跳上沙发,毛茸茸的肉爪在纱布上留下一个个脚印,围脖似的挂在周雨脖子上,它亲昵地蹭着周雨的脸颊,男孩似是高兴起来,抿唇露出一点笑容,揉了揉猫咪的脑袋。


“你这么着急,把玘哥丢哪去了,嗯~tiger。”


猫咪呼噜呼噜地哼唧,不回他的话,周雨只是笑,他笑的时候便没那么冷漠,露出几颗白白的牙齿 温柔又自在。


然后一个剑眉星目的男人快步走进店里,嘴里嚷嚷,“tiger,tiger,见了周雨就不要我了啊,你个臭小子。”


他把猫提溜起来放到自己脖子上,又把周雨提溜起来,扯到吧台前,“又不包扎伤口,想死啊。”


周雨无奈地笑了笑,玘哥的嘴还是那么毒。


陈玘把他推到椅子上,沾了红花油的手掌一点一点地按压着周雨的胳膊,男孩没什么反应,大概是不觉得的疼,但樊振东看着直皱眉,刺鼻的药水味引来了客人们的不满,他们挥舞着拳头抱怨,“搞什么,一股药味,我们是来喝酒的。”


陈玘转头甩了一句“闭嘴!”,狠厉的像是荒原里的孤狼,他大概跟周雨是一种人,只是活得更为鲜活,客人们顿时噤了声。


樊振东不禁嗤笑。


回忆结束,一曲刚毕,许昕从唱台上跳下来,张继科啪啪地鼓掌,周雨似乎有点怕张继科,一下子闪到许昕身后,许昕僵硬地挥挥手。


“嗨~老板。”


“嗯……”


张继科的目光似乎要把许昕射穿,他低声道,“周雨,你在这干什么,还不回搏斗场去。”


樊振东明显看到周雨身体一僵,他攥紧手指从许昕身后冒出个脑袋,张继科似乎还想说些什么,樊振东连忙上前,“科哥!”


张继科果然被吸引了注意力,周雨两下窜进通道,张继科瞥过一眼,皱了皱眉,许昕也趁机跑了,樊振东呵呵尬笑两声,“科哥。”


张继科也笑,“怎么了,你在这干什么?”


“我在这喝酒。”樊振东说,“科哥,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?”


“你问。”


“周雨是你从哪儿找来的啊,这么厉害。”


张继科咔哒扳开打火机,摇曳的火苗后是樊振东故作轻松的笑脸,他点燃一支烟,随意道,“他是我从南美带回来的,做生意的时候刚好碰见这小子被抓回来,你不知道他那时候的眼睛……”张继科吐出一口烟雾,眼前浮现起周雨凶狠的目光,继续说,“比狼还凶,我想这是个好苗子,就花大价钱买回来了,只是不怎么听话,所以教育了许久。”


听到教育二字,樊振东下意识一哆嗦,他不敢想象周雨那样本来桀骜不羁的人是怎么被教育成现在这样的,他只是赶紧岔开话题,“那玘哥呢?”


“你连陈玘都见过啊……”


“啊……凑巧。”


“陈玘是周雨的师兄,本来想把他要回去的,可他出不起赎周雨的价,这会应该在外面接单吧。”


“走,我带你认识认识周雨。”


张继科一揽樊振东的肩,两人乘电梯降到地下一层,此时的搏斗场空无一人,完全没有夜晚热闹的痕迹,周雨缩在观众席边缘,张继科招了招手,“你过来。”


周雨像是得到什么重大命令般从台阶上翻下来,脸色都苍白几分,他低着头,乖乖道,“老板。”


张继科满意地点点头,说“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我弟弟樊振东,以后看见他来就好好招待。”


周雨连忙道,“是。”然后轻声叫道,“樊老板好。”


樊振东连连摆手,“别别别,我不是老板,你叫我小胖就行。”


周雨慌乱地瞄了张继科一眼,又埋下头。


张继科说,“他让你叫什么你就叫什么。”


于是周雨低声唤道,“小胖。”


看着周雨乖巧的模样,樊振东突然挺怕张继科,怕他的手段,怕他的欺骗力,周雨大抵也是害怕极了,胳膊上覆了一层薄薄的冷汗。


樊振东抓住周雨的手,佣兵心中一惊,差点条件反射把人甩出去,他硬生生压住肌肉反应,僵硬地接受。


“科哥,让我带雨哥出去玩吧,今天有真人射击比赛,我想要那个奖品好久了。”


空气一瞬的凝固让周雨窒息,张继科两只玻璃似的眼珠俯视出他们渺小的身影。


也许是几秒,也许是几分钟,樊振东紧紧握住周雨的手,而张继科终于露出一个笑容,“可以啊,记得早点回来。”


他们如获大释般往外跑,周雨在掀起的风中回头,看见张继科模糊的笑容,他终于见到了光。


樊振东带着周雨使劲跑,跑到他跑不动为止,小胖子气喘吁吁,周雨却没什么反应,慢慢地顺着他的背。


樊振东把汗一抹,在包里乱掏,什么公交卡,地铁卡一股脑地塞到周雨手上,“你快点跑吧,快点跑吧。”


周雨楞楞地看着眼前的男孩,说“我不能……离开。”


“为什么,你现在有机会离开啊。”


周雨为他天真的想法而笑,一个淡淡的,善意的笑容,樊振东沉默不语。


“张老板……势力很大,我哪儿也去不了。”


他说的很慢,似乎为解释就花尽了所有的人际交往能力。


“你不是想拿射击比赛的奖品吗,我帮你。”


樊振东低下头,异常失落,周雨很久没有与人交流,这会也只能低声道,“你要是…没事……我就回店里了。”


他正想往回走,樊振东突然一把拽住他,“我们去参加比赛。小胖子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。”


“好…”


周雨一个佣兵,枪支玩的出神入化,现场所有人都惊呆了,他抬手啪啪几枪都是十环,其他几名选手连打都没打就直接投降,主持人举起周雨的手。


“我宣布此届射击大赛冠军是,周雨!”


樊振东使劲鼓掌。


周雨把奖品递给他,那是最新上市的游戏。


“我带你去吃东西,我们学校里好吃的特别多。”


“嗯。”


樊振东看起来就是个极会吃东西的主,他人缘好,一路打了招呼,好友们便递给他小摊的美食。


樊振东说一边介绍一边往周雨手里塞,“这个是章鱼小丸子,这个是稠鱼烧,这个是巧克力杯……”


周雨抱着满满的食物不知从何下嘴,可他还是高兴的,眉眼弯弯地笑,语气都轻快自在,“小胖,那个是什么?”


“啊?”樊振东顺着看,“是草莓萝莉塔,我同学自己发明的。”


“厉害。”


一个个其貌不扬的小糖人堆在草莓山上,樊振东大喊着“孔令,露一手。”,男生便用大锅搅动糖水,虽然糖人的样子不怎么好看,但这诱人的香气却使大家驻足。


周雨也跟他们一起雕糖,嚓嚓嚓的糖碎掉在桌上,他的手里出现一个栩栩如生的小人——樊振东,学生们都哇塞地惊叹,全都围过去。


“好厉害啊。”


“一模一样诶。”


顿时凑热闹的人群挤得里三层外三层,樊振东一扯周雨,两人泥鳅似的从人缝中溜出来,相视一笑。


然而美好的时光总不会持续太久,直到夜幕降临,周雨不得不回到店里,他站在门口与樊振东道别,小胖子说,“我明天还来找你玩。”周雨说,“好。”


街边的长灯忽地明亮,照出光与影的间隙,周雨走进店里,陷入一片漆黑,眼前是忽明忽暗的红点,张继科静静地坐在吧台前,轻笑,“玩的开心吗?”


那些美好的感觉突然烟消云散,对于蛇蝎的恐惧瞬间漫上脊背,周雨手指冰凉,不住地颤抖,他听见自己几乎哀求的声音。


“对不起……张老板。”


“没事~”张继科转过脸,笑容满面,“玩的开心就好。”


“对吧。”


END

评论(10)

热度(7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