鱿鱼想当然

永远喜欢传统武侠
跳圈巨快,产粮随缘

【胖雨】世人

久违了,朋友们。

樊振东是由一位天使养大的,那位天使他……美丽且特别,他跟世人是区分开的。


樊振东五岁的时候叫他雨哥,他真的非常温柔,眼眸如黑夜般星辰璀璨,他会给樊振东讲睡前故事,天使比普通人更会照顾孩子,他不止爱着樊振东一人,却只抚养了他一人。


樊振东会吃醋,他大吼着跟天使说,你不是只爱我一人。


这是发自世人的私心,谁都渴望天使钟爱于自己。

樊振东很生气,很生气,天使也无可奈何,他在第二天带回来一只苏格兰牧羊犬,那是一只十分温顺的小狗,有着顺滑而长的皮毛,羊绒色和白色交织,樊振东很喜欢它,于是忘了与天使的争吵。


后来樊振东长大了,狗也长大了,可天使没有,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美丽,樊振东为他唱曲子,并唤他,周雨。


当初的孩童已经长大,甚至比天使更成熟。


周雨不用摄取营养,一多半的时间他都在看书或作画,他喜欢梵高,梵高先生也很喜欢他,他是第一个真正认出周雨是天使的人,并为他画了张画像,周雨很高兴,露出几颗洁白的牙齿,说,我的朋友是一位伟大的画家。


樊振东说,是的。毕竟现在这画可以列在博物馆里。


周雨可以去他任何想去的地方,大多是些著名诗人或艺术家的世界,他有时也带樊振东去,可是樊振东受不了那些艺术家的疯癫。但不得不承认他们的眼睛总能分辨出世人看不到的东西,他们生来就是伟大的。


不过说实话,樊振东还挺喜欢梵高的,只是和这位伟大的画家没什么语音可讲。周雨和他谈论时,樊振东就拖着下巴在一旁听,他们有时也会讨论一些俗不可耐的事情。


比如:妓女,比如:钱……


梵高先生为他的画布烦恼,他用一些烂抹布作画,那很糟糕,樊振东跟周雨说,你可以给他买一些,但周雨只是笑。


梵高先生去世的前一周,他跟他划船,很开心,樊振东坐在河边钓鱼,周雨似乎知道好朋友的死亡,临走前拥抱并亲吻了他。


然后参加了他的葬礼。


周雨很伤心,时常翻出梵高先生的信件,樊振东在旁边静静地注视,心想,那个人真的很爱写信。

信是比语言更能渗透灵魂的东西。


周雨参加过很多画家的葬礼,但他只为梵高一人哭泣。


樊振东不懂为什么。


樊振东成了一位家喻户晓的乒乓球运动员,很多人喜欢他,爱他,周雨也爱他,但从来没有看过一场他的比赛,这让樊振东有点难过。


他难过的时候像一个小熊猫,蔫蔫地坐在那里,拿着球拍,周雨便笑。


家里摆着一列列奖杯和奖牌,周雨把他们照顾的好好的。捧花大多是不能带回来的,送给现场观众或者扔掉,樊振东第一次得世界冠军的捧花仍然娇嫩,月季完好地绽放。


它带回来的时候其实已经蔫吧了,灰色斑点布满了整片花瓣,周雨笑了笑,手指尖点上腐败处,他们便又鲜活起来。


宛如一个奇迹。


后来,樊振东长大了,越来越老,脸上出现了皱纹,他的目光开始深邃,把越多的心思都放在周雨身上,他很有钱,为周雨种了许多花,他喜欢这一切美好的事物,樊振东也算其中一样,但樊振东已经不知道自己算不算美好的一类。


樊振东在衰老,但周雨不会。


苏格兰牧羊犬已经死了,就埋在周雨的花园里,它临死前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,周雨轻轻落下一吻,它便闭上眼。


安静地睡着了。


樊振东心想,如果我死了,周雨会为我哭泣吗。


他和周雨住,没有任何多余的人,就和小时候一样,如果樊振东需要,周雨仍然会为他讲睡前故事,世人在他眼里如稚子般。


樊振东说,周雨,你爱我吗。


周雨说,爱啊。


是哪一种,对世人的爱,对孩子的爱,对友人的爱,对恋人的爱……


樊振东不敢问,他枕着周雨的大腿,说,你会回到天堂吗。


周雨说,总有一天会的。


但樊振东等不到那一天。


他结婚时,娇羞的新娘问,这是谁?


周雨只是笑,樊振东也只是沉默,良久才吐出一句,我弟弟。


妻子没有问他怎么会有如此年轻的弟弟,任由这个男孩在家里走动,他很少说话 ,但是喜欢笑,家里的佣人们也肯为这男孩多做事情,甜点什么的……


樊振东经常注视着他,妻子什么也没有说,他不想把偷情这种污秽的词放在周雨身上,因为她真的喜欢这个男孩,单纯的喜欢。


樊振东对她这种态度也算满意。


直到很久之后,他们都成了白发苍苍的老人,周雨仍然是个鲜活的男孩时,妻子也已经明白,他对同样白发苍苍的樊振东说,小雨能照顾好自己吗。


樊振东望着周雨蹲在花丛里摆弄一支白月季,说,会的。


她率先离开,算是寿终正寝。


樊振东躺在床上,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,他紧紧握住周雨骨节分明的手,说,你会为我流泪吗。


周雨说,我会的。并给了他轻轻一吻。


樊振东闭上双眼,安稳地熟睡了。


周雨他的墓前放上得世界冠军时的捧花,留下泪水,天使的泪水和世人无异,普通,有盐分。


他无声无息地消失,仿佛从未出现。


END

评论(4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