鱿鱼想当然

跳圈巨快,产粮随缘

【胖雨】相遇


樊振东在练习的闲暇之余总爱找些小游戏玩,什么对对碰,找你妹之类的,时间又短还能跟人聊天,他喜欢玩的时候跟对手聊几句闲篇,看看大千世界里的其他人又在做些什么,他们有的住在东北,有的在广西,有人是设计师,有人是打工者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,樊振东好奇极了,并且为此而开心。


早上的训练到此结束,吴指导又提点了几句便放了课,樊振东掏出手机,开始玩喷墨游戏,一个小墨鱼喷啊喷,他今天匹配到一个五级的男生,双方都开了麦,樊振东忍不住打招呼。


“哈喽哈喽。”


那边迟疑了一会,也回道,“你好。”


十分低沉且温柔的声音。


一下就戳中了樊振东的心。


他忍不住继续聊下去,“你是哪的人啊?”


手指滑过屏幕,小墨鱼被扳到22°,吐出一口墨球直奔对面的墨鱼而去,被打到脑袋后,那边诶呀一声,说,“直接爆头啊,太狠了,我是江苏人。”


樊振东嘿嘿笑,“我可是技术流。”


那边顿时笑起来,轻轻的,富有磁性,“加个好友呗,以后一起玩。”


樊振东求之不得,“行。”


正聊着天呢,林高远从后面扑上来,“胖儿,刘指导说回去开会,有通知下来了。”


“啊。”


两人齐刷刷地奔跑,樊振东一手握着手机,一手拽背包,那边问道,“怎么了?”


“我要去训练了。”


“你是运动员吗?”


“嗯。”


“那好吧,有时间再一起玩。”


“拜拜。”


“拜。”


能遇到一个从说话起就符合心意的陌生人很少,樊振东挺高兴,听完刘指导开会后,连忙发送了约战邀请,可惜等了许久也没有人回,樊振东失望地耷拉着脑袋,心想他应该吃饭去了吧。


喜欢一个人的声音是没有理由的,那种戳中心扉,有点谈恋爱感觉的复杂触动。在不知道长相的情况下,声音就变得更令人期待。


樊振东期待着与这位朋友的再次相遇,可惜他已经好几天没有上线了。


他呆呆地看着灰色的约战邀请,去玩别的游戏,小墨鱼仍然喷墨,可对面却不再是那个人,樊振东兴致缺缺地滑了两下便输掉对局。


心想,实在是太没有意思了……


正当这时,消息栏里跳出一条新消息,你的好友流氓将雨邀请您进入喷墨大师房间7xxxx。


樊振东心里一喜,连忙点进去,只听他说:“hello,小胖。”


还是一如既往好听的声音。


小胖是樊振东的网名,他笑道,“好久没看你上线了。”


“也没有,”流氓将雨说,“倒是你,运动员不应该很忙吗?”


“休息的时间还是有的。”樊振东忍不住嘴角上扬,“你是做什么的?”


“就一公司职员,不过我想开个清吧,你懂吧,就是那种可以放放自己的歌,喝点小酒,又安静的地方。”


樊振东想了想,说:“我知道。”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清秀又瘦高的男子,穿着白衬衣,袖子微微挽起,很适合这家的氛围。


“我觉得特别好。”


“就是需要很多钱……愁死人了……”流氓将雨又道,“你呢,你们运动员的目标应该是世界冠军吧。”


“嗯哼。”


“为国争光好啊,又充实。”


樊振东很无奈地摇摇头,“才没有,我的教练觉得我跑一万米就跟吃个鸡蛋饼一样容易。”
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屏幕里传来清朗的笑声,樊振东都能想象到他开怀大笑的模样,有点脸红,连忙解释,“真的,每天都要跑好几万米。”


“我懂的,运动员总是特别辛苦,对了,你是什么项目?”


“乒乓球。”


“喔,我还蛮喜欢乒乓球的,要是知道你的名字我一定能想起来是谁。”


樊振东期待地搓了搓手指,说:“我叫樊振东。”


那边静默一会,像是灵光闪过般惊呼,“哦!我知道!你是八一队的小神童。”


樊振东说,“你不会是查了百度吧……”


流氓将雨连忙道,“没有,我看过八一队的比赛,在回想。”


聊着聊着,不知不觉间又到了训练的时间,樊振东郁闷地望着表,说:“我得走了,要训练了。”


那边也很可惜地轻叹一口气,“加油啊,小神童,你很强的,乒超联赛的时候我去看你的比赛吧,在江苏主场的时候。”


“好啊。”


“行,训练去吧小同学,希望你在我们那儿打出个好成绩。”


流氓将雨的话好似兴奋剂般让樊振东腺素上涌,眼睛亮亮的,充满了期待。


等到江苏对八一主场那天,樊振东坐在运动员通道里等他,手机握在手里,声音在耳边和观众席上同时想起,“樊振东,回头。”


只见离场地最近的座位上站着一个年轻的男生,他和樊振东想象的一样清秀,只是更为活泼。他挥舞手臂,稍长的刘海遮住眉尖,“你好,我叫周雨。”


樊振东笑了笑,大声道,“你好,我叫樊振东。”


END

在玩吧遇见的一个小哥,声音特别好听,不过跟雨哥的不像,他说他想开清吧。而且不知道为什么,这哥们一讲话就自带有的委屈的意味233333

评论(2)

热度(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