鱿鱼想当然

永远喜欢传统武侠
跳圈巨快,产粮随缘

【旌白】月光吟 中0.5

经过一夜醉酒,少年们头痛不已,连床都爬不起来,周管家准备了一大锅葛根汤,萧平旌连灌好几碗脸色才稍显红润,萧平章给他顺了顺后背,不禁严肃道,“以后别再喝这么多酒了。”


“知道了……大哥。”


白鹤少年们也没好到哪里去,一沾酒水便坠入红尘,黄鹤不管他们,倒是萧庭生派来两个婢女照顾,也算尽了责任。


丹龙捧着空空如也的碗发呆,“以后再也不喝了。”


白龙点点头。


昨晚说过的话,做过的事如流水般消失,没有人在意,没有人回想,他们掩藏了自己的心思,等待再次见面。


待下午时,三位少年又活蹦乱跳地在府里造作,只是还没把房顶掀飞,萧平旌就被王爷抓回屋看书,白鹤少年们则被师父黄鹤赶去后院练习幻术。


他们哭丧着脸,乖乖跟在长辈身后,萧平章看了直笑,“这几个孩子啊……”


萧平旌不情不愿的在屋内阅看兵法,什么兵部改革,什么将军,他摇头晃脑地看着,萧庭生一支笔砸过来,“好好看,别动。”


“是——”他拉长尾音。


而白龙和丹龙正努力变出一簇牡丹,他们以前练习的不过是变出一支,幻术也是建立在真实之上,他们的功力还远远不够。


白龙变得满头大汗,手中捧着五六支牡丹,汗水洒落浸湿了宣纸,墨色渲染。丹龙捶捶自己酸疼的腰背,花朵散了一地,当他正想偷个闲时,白龙忽地将赭墨洒向空中,水渍炸开生出茎叶,一簇簇华贵的牡丹盛开,花海漫出墙壁。


萧平旌正四处乱瞟,忽见花枝繁茂的牡丹越过屏障,拼命生长时,不禁偷笑。


他想去见白龙。


“父王,我都看完了。”


萧庭生似是知道他在想什么,瞄了一眼外面惊叹的奴仆们,说“你看出什么了。”


萧平旌说,“别的都没什么,就是这个北燕的结盟条件,什么撤军北岭,这不是信口胡说吗。”


可以啊,萧庭生心想,只是面不改色,“哼,去把你大哥叫过来吧。”


“好嘞。”萧平旌欣喜若狂地蹦哒出门,“大哥,大哥,父王喊你。”


萧庭生瞧他那嘚瑟样,无奈地摇头,“唉——尽想着玩。”


白龙变出花海后,丹龙也不甘示弱,他们来回穿梭,花瓣乱落红如雨,萧平旌在台阶上挥手,“白龙,丹龙——”


白鹤少年们不知何时又穿上了羽衫,奔跑着,美好的像是仙子身旁的侍童,萧平旌捧起一簇花瓣轻轻吹落,白龙牵着他,三个少年在花海中荡漾,大人们则饶有兴趣的目视他们玩耍。


萧平旌团住白龙细白的双腿,将他背在背上,丹龙抱着无数鲜花,他们欢笑着,玩耍着,满肩,满发的花瓣,蜂飞蝶舞,连仙子都将为他们驻足。


“大哥!快来。”


萧平章摆摆手,“你们玩。”


萧平旌脱了鞋,光着脚丫跑来跑去,连被石子割破了都不自知,他太高兴了,抱着白龙的脸颊吧唧就是一亲,三人顿时愣了神。


白龙又抹了淡淡的脂粉,脸颊干净又白皙,唇色微浅,他耳尖通红的垂下眼睫,萧平旌却只是笑。


他们在意的不是这个吻的含义,而是彼此间的美好。


丹龙瞪着眼睛只当没看到,蹦哒着又去捉蝴蝶。


这转瞬即逝的动作无人注意,长廊上的长辈们正品茗闲谈,萧平旌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,悄悄牵住白龙的手,他们握紧彼此,黑色眼眸中映出对方羞涩的模样。


  萧平旌说,“白龙,我喜欢你。”


白龙说,“我知道。”


他的眼里满含笑意,温柔如水。


而角落里,黄鹤正注视着他们,冷笑两声,“禁脔。”


这场盛宴持续了很久才结束,少年们玩的气喘吁吁,蒙浅雪招呼他们回来吃饭,白龙和丹龙才解除幻术,大片的花海顿时化于青烟,三人跟还未长大的孩童一样手拉着手,回到屋内。


往后的日子里,萧平旌几乎都和这两位白鹤少年腻在一块,为了早早和他们玩耍,背书和练武都认真许多,老王爷也不想限制他,便由得他们玩闹。


但萧平章一直心存疑惑,他的弟弟太过喜欢这对白鹤少年,而且特别偏爱那位叫‘白龙’的少年,三句话不离,天天白龙,白龙的唤着,他想到了很多,只是不愿直言。


看着萧平旌和白龙愈来愈亲密,不由心生忧虑。


酒馆内,丹龙翻了个白眼,托住下巴,“我跟你说二公子,下回再这样我就把白龙藏起来,不让你见他。”


萧平旌正专心致志的捞米酒汤圆,听见他这样说,手抖得差点泼了,“怎么了,丹龙。”


“你和白龙每次出来就……”他长叹一口气,“我不给你们放哨了。”


少年们心底总还是藏着点小孩子脾气,萧平旌讨好似的把米酒端到他面前,笑道,“别啊,我下回不这样了。”


丹龙眉眼一挑,“说好了啊,下回出来再留我一人就没商量了。”


“行行行。”


“不过你们今天得早些回去,师父出来叮嘱过,别忘了分寸。”


“知道了。”


“那我走了。”


“嗯。”


丹龙离开不久,白龙便提着两盒糕点回来,四处不见他的踪影,问,“人呢?”


萧平旌说,“先回府了。”


“亏我还买了许多榛子酥呢。”


“没事,我来吃。”


说完,萧平旌就往嘴里丢了两个,“今儿带你去个地方?”


“哪里?”


白龙和萧平旌虽生的相似,只是这会儿一个狼吞虎咽,一个细嚼慢咽,恍如铜镜倒影出两个截然不同的灵魂。


“去了你就知道了。”


两位少年骑着骏马慢慢散步,他们边说边笑,萧平旌讲着自己在琅琊阁上的趣事,什么寒潭小神龙,什么少阁主喜欢说抽风的话,一股脑都抖落出来,白龙只管笑便是了,他薄唇一抿,眼眸泛起水光,比这世上的美景更美。


于是萧平旌也笑,虎牙在外晒晒暖和。


“前面便是了。”


他们下马俯身钻过一片丛林,眼前豁然开朗,喷薄的泉水倾泄而下,哗啦啦的水声和虹云交织,确是一番奇景。


“怎么样。”萧平旌嘚瑟道,“这是我无意间寻到的。”


“不错。”白龙说,他脱了鞋踩进水里,冰冰冷冷的。


萧平旌跑来跑去捉鱼,溅起一片水花,鱼是具有灵性的动物,不好捉,他在水底摸着石头,不一会儿抛给白龙。


“接着。”


白龙慌忙接住,手里的石头透彻闪亮,漂亮极了,他随手揣进兜里也跑向谭中央。


少年们在瀑布旁打闹,水淋上衣裳,浸湿了发丝,他们互相泼水,又同时栽进谭中,萧平旌微微笑着,握住白龙的手。


少年们拥有无数的笑意,纯粹的像一块玉帛,萧平旌凑上前时,白龙没有躲,任由那个轻柔的吻落到他的唇间。


他说,“谢谢你,二公子。”


萧平旌愣了一下,隐隐有些奇怪,又十分委屈道,“你从来都不叫我的名字。”


白龙只是笑,“我习惯称呼你为‘二公子’了。”


“好吧。”


他们湿漉漉的从水中蹚上岸,再策马回府,一路上连打无数个喷嚏,还没进门就被萧平章逮了个正着。


“胡闹!快给我进来,生病了怎么可好。”


他把两个少年拎进房内,又嘱咐周管家烧热水,一人头上甩了一条毛巾,萧平旌囫囵擦了几下又想闹腾,萧平章立即给他按住,细细的帮忙把头发擦干。


白龙低着头沉默,听萧家兄弟斗嘴,正愣神时,肩上突然抚上一只温暖的大手,萧平章笑着帮他擦擦头发,笑道,“你怎么也跟着他一起胡闹呢?”


语气温柔的就像对待自己的另外一个弟弟一样,白龙鼻尖一酸,红了眼眶,低低道,“对不起……世子殿下。”


萧平章笑了笑,“没有责怪你的意思,只是我这个弟弟向来胡闹,要是把你带坏了怎么可好。”


白龙左看看萧平章,右瞧瞧萧平旌,两兄弟眼里虽含着不同的情意却又如出一辙温柔地笑,于是白龙也笑起来,说,“二公子不会带坏我的。”


萧平旌便高兴道,“我就说嘛大哥,我怎么会带坏白龙。”


“你呀——”


又折腾了些时间,两人才分开,临走前萧平旌说明天见,白龙点头示意,他们转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,一边是温暖的灯光,一边是凄凉的月光,萧家父子笑吟吟地等待,丹龙脸色惊恐的站在门边。


“平旌。”


“白龙。”


“回来了。”


同样的话语,截然不同的语气,萧平旌欢喜地喊道,“大嫂。”白龙扑通一声跪在地上,“师父。”


“你最近跟长林二公子走的很近啊……”黄鹤淡淡道。


白龙背后顿时冒出一层冷汗,“我在认真完成您给的任务。”


“对,也是”黄鹤呷了口茶,“你完成的很好,只是别忘了练习幻术。”


他甩袖离开,丹龙顿时长舒一口气,“我还以为我爹生气了。”


白龙站起身,“师父说过些什么?”


“没什么,就是说你跟二公子走的近。”


白龙不可避免的打了冷颤,他相信黄鹤一定是知道些什么,只是不愿明说,丹龙安慰道,“别想太多了,休息吧。”


“嗯……”


TBC

评论(4)

热度(3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