鱿鱼想当然

永远喜欢传统武侠
跳圈巨快,产粮随缘

【newtmas】龙与骑士 上


回圈第一篇,非常缓慢的琢完了上(:3▓▒

教廷史书记载,龙侍奉女神,它们贪婪易怒,喜爱战争,是一切罪恶的源头。它们有巨大无比的身躯和极强的自愈能力,只有银子弹才能造成伤害……


当Teresa读完这段文字后,Thomas打断了她的话,“别念了,Teresa,你知道我不喜欢这些。”


“why?”她笑着问,合上古旧的书籍,没有再念的打算,后面的书页已经脱落,无处可寻。


“因为这些毫无根据。”Thomas说,“不能只凭臆想来揣测另一种物种。”


他较真的老毛病又犯了,Teresa不太在意,手指轻轻抚上培养皿,“我想我们很快就会有一只龙宝宝了,瞧瞧她,多可爱。”


蓝色的液体里漂浮着一只丑陋,浑身覆满鳞片的物种,它有三只眼睛和一对利爪,只是颜色亮丽。


Thomas点头,“可能吧。”


这里所有的科研人员都为教皇工作,Teresa和Thomas只是其中一员,而Thomas最近加入了猎龙团,他想去看看世界的真面目,还有传说中的龙到底是什么样的。


他是个严谨的科学家。


两人还在埋头讨论下一步工作,背后却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随即令人讨厌的声音从头顶传来。


“Thomas,该工作了。”


是Gally。


Thomas忍不住叹了口气,转过头,“yes,sir.”


Gally朝Teresa点头示意,红色的披风乖乖搭在手臂旁。


“bye,soldiers.”


她目送他们离开。

Thomas迅速跑到更衣室穿戴盔甲。戴手套,装臂章,套靴子,整个过程干净利落,他迅速站在Gally面前,挺直腰板。


Gally轻哼一声,甩给他一张纸,“今天的任务,菜鸟。”


骑士长事务繁忙,就算两人再不对盘,Gally也没有多余的时间为难Thomas,他嘲讽了两句便甩袖离开,留下Thomas一人。


年轻的新骑士无奈地展开纸张,任务并不难,只是翼龙又抢了商人的东西。


他匆匆来到现场时,商人们已经自发收拾的差不多了,但破碎的箱子还丢在地上,昭示着当时惨烈。


“您来了,骑士大人。”一名商人友好地伸出手。


Thomas握了握,问“现场有人受伤吗?”


“都是些轻伤。”商人说,“它们抢了东西就走了。”


“都抢了些什么?”Thomas取出羽毛笔,已经做好罗列一长条损失物品名单的准备。


可商人迟疑了一会说,“五箱茶叶。”


“就这样?”


“就这样。”


Thomas震惊了。


这帮翼龙什么情况。


他又询问了几句别的就急忙回到实验室,Teresa看见他,惊讶道,“任务结束了?”


“嗯。”


“发生什么了,Thomas。”


他一回来就埋在书桌上写资料,Teresa轻轻放下手中的试剂。


“他们抢了几箱茶叶。”Thomas说。


“who?”


“翼龙。”


不等Teresa回答,他就自顾自地分析起来,“他们为什么只抢茶叶,据我所知大部分的龙是食肉,就算是食草也不会吃茶叶。”


“所以?”


“这个茶叶肯定是给什么人的,一个特别的……龙。”

Thomas又在本子上记了几笔,在跟龙有关的方面,他总是近乎疯狂的执着。他从乱七八糟书堆里抽出一张地图扑在桌上,上面画了很多红圈,但只有一个地方打了着重符号——桑格山。


“这里。”Thomas敲敲桌子,“我要去这里,Teresa,有人从这里见过那条龙。”


“最后的骑士?”Teresa问。


教皇赠予他们研究的半条龙爪就是这位骑士亲手砍下的,没人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,因为他见到教皇不久后就疯了,Teresa不知道Thomas是怎么从一个疯子嘴里问到信息的。


她连忙道,“你最好考虑一下,Thomas,这些事情不能草率决定。”


Thomas却只是迅速卷起地图,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,半分没有听进去的样子,“我决定明早就走,记得替我向教皇问好。”


他把书籍资料一股脑扔进包里,拿上指南针就跑,留下Teresa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。


“Thomas,Thomas——!”


青年已经一阵风般地不见了踪影。


第二日,军械库里丢了一把猎龙枪,Gally把当晚看守的士兵全部臭骂了一顿,Teresa看到后选择保持沉默。


她可不想被连累。


而此时的Thomas正一身布衣,轻松愉悦地走在去桑格山的路上。这座山是一座特别的山,里面几乎涵盖了大陆上所有的物种,除了龙,还有妖姬,血鬼,石兽之类的生物,他们融进人类的生活,也在这片天地里有一块立足之地。


路途遥远,步行大概要走上半个月,Thomas也不着急,一路走走停停,有时搭农户人家的牛车,包里装满了不知名植物的切片。


他一手啃着干粮,一手翻开自己的日记本,里面夹着许多动物的简笔画,他叼着面包翻炭笔,这时赶牛车的主人问,“小伙子,你打算去哪里?”


“桑格镇。”Thomas含糊不清地说,几口把面包嚼完,又道,“那里挺有意思的。”


“对,红茶节快开始了,镇上一定很热闹。”


说起红茶,Thomas突然想到了翼龙,连忙问,“您知道翼龙为什么抢茶叶吗?那帮坏小子抢了我好几回了。”


赶牛人哈哈大笑,“它们要是抢你就给吧,损失不了几个钱的,至于原因吗……我不太清楚。”


这位农场主坦然的态度倒是让Thomas分外吃惊,大部分商人都对龙抢了他们的货物而深恶痛觉,因此对这类物种十分苛刻。


但Thomas想,对于自然生物来说资源应该共享,不能因为你买了一片地,就阻止其他生物采茶叶,这是不合理的。


“我的包里有鲜花饼,你可以拿出来吃。”赶牛人说。


“谢谢。”


Thomas用手指勾出一块叼在嘴里,玫瑰的香甜味充斥了味蕾,他惊喜地在信中写道:


Dear Teresa,

我在去桑格山的途中收集了许多植物标本以供研究,途遇玉米龙搬家,我帮了他们的忙,得到了几根玉米……

Thomas只觉身上被玉米龙砸到的地方隐隐作痛。

他不禁打了个颤,继续写。

好吧,我偷他们的玉米被发现了,玉米打起人来真疼,以后就用这个当武器吧。

鲜花饼很好吃,我会给你和教皇大人寄一点回去,希望你们都不要生气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your friends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homas


信交给了鸽子邮差,不出几日应该就能到Teresa手中,这时,赶牛人说,“我们到了。”


Thomas兴奋地站起身,桑格镇的红茶节横幅映入眼帘,大吉岭红茶的颜色,整个小城热闹而古朴,Thomas跳下牛车,赶牛人朝他脱帽致敬。


“去玩吧,年轻人。”


“谢谢。”


他背着包转了个圈,欣喜地扎入人群中,这个小镇果然如传闻一样,容纳了所有种族,鲛人正在街头表演,水珠富有生命般地化为鱼群跳进水瓶;旬草一族的手及其灵巧,草制工艺品在大陆上可遇不可求;雪怪吐出几个雪球在冰淇淋当中,孩子们手舞足蹈地要吃,Thomas呲了呲牙,继续往前走。


他要找一家旅店住下。


“嘿,这位兄弟,要住店吗,一看你就是外乡人。”


跟他说话的是个小孩子,胖乎乎的,十分可爱,Thomas笑起来,“你带我去吧。”


“yeah.”


他领着他穿梭在人群中。


Thomas买了两盒薯条,递给这个小孩子,问“你叫什么名字。”


“Chuck,我叫Chuck。”


“你叫什么名字,猎龙者,我们这里已经好几年没有人猎龙了。”Chuck狡黠一笑。


Thomas连忙用包遮住腰间的枪,意识到面前的孩子绝对比他想象中的还要聪明,只道,“我不猎龙,这是用来防身的。”


“好吧,我没有什么恶意,不用担心。”


两人走进店门,他挥舞手臂喊道,“Brenda,我带了客人。”


这家店的女主人是一个短发女孩,清爽又帅气,她敲敲桌子,挑笑道,“住什么房间。”


“靠窗。”Thomas也笑。


“会很吵哦,祭典的时候。”


“没关系。”


旅店一层是喝酒的地方,Thomas并不急于看房间,而是要了一杯威士忌,Chuck又凑到他身边,头埋在臂弯里,露出两只包含好奇的眼睛。


“我知道你在找什么。”


“说说看。”


“一只龙,真正的龙。”


Thomas拎起杯子,小嘬一口,“你知道在哪儿?”


“我不知道。”Chuck嘿嘿轻笑,“但是Minho知道。”


“Minho?”


“他是半羊人,是龙的朋友,如果你想知道他在哪儿……”Chuck搓了搓手指,“你就得出价。”


Thomas听了直笑,他摸出几枚金币,它们在阳光的折射下闪闪发亮,Chuck眼睛都直了,笑着点头,“成交。”


他猛地伸手去抢,Thomas灵活地闪过,又把金币握回手里,“你还得告诉我别的,怎么才能让Minho说出龙的巢穴。”


Chuck耸耸肩,表示无能为力。


“他常在hurt喝酒,现在去你就能碰到他,全城唯一的一个半羊人。”


“还有……你可以试试,说你想找Newt。”


Newt?


Thomas比出OK的手势,自顾自地出了店门,所谓半羊人就是字面意义上的物种,Thomas曾经研究过他们,半羊人整个种族都身材健硕,肌肉发达,力量和速度在整个大陆几乎无人睥睨。


他在嘈杂的人群中眺望,果然一眼就发现了Minho,半人半羊,十分明显,他看起来是个重义气的家伙。Thomas暗自鼓气,顺手捞过侍者手里的啤酒,靠在吧台旁,朝Minho一笑,“我请你。”


Minho明显愣住了,说“我认识你吗?”


“我来找Newt。”Thomas直接开门见山。


这个名字果然有效,Minho犹豫了一会说,“我没听Newt提起过你,你叫什么?”


“Thomas.”


没听说过。


Minho蹙眉,警惕地站起身,两条健硕有力的羊腿近在眼前。


Thomas艰难地咽下一口唾沫,突然灵光闪过,他故作可惜道,“Newt会伤心的,我给他带了好茶。”


Minho竟然真的露出为难之意,挠了挠头发,说,“那家伙……好吧,他的住的地方确实容易忘。”


Thomas心中窃喜,他赌对了,那条龙的名字就是Newt,翼龙们也是为他抢的红茶。


一条爱喝红茶的龙,有意思。


“我带你去吧。”Minho说,Thomas随他出了门,“我以前没听Newt提到过你。”


“emmmmm”


背包里确实有从皇室得来的茶叶,如果见到Newt,他会请他喝。


“我跟Newt认识不久。”


这条龙大概除了Minho谁也不认识,没人知道他的名字,从某种方面来说,其实意外的容易接近。


两人走到小城外,Minho说,“准备好了吗?”


Thomas心生怪感,含糊地嗯了一声。


Minho拎住他的领子,大吼,“接好了,Alby。”


山谷里回响起一阵尖锐的嘶叫,森林开始躁动。


Thomas双脚离地,脸色苍白。


“我觉得我们可以冷静一点。”


“这样比较快。”


说完,Minho一把将他抡飞出去,耳畔之风呼啸,Thomas双手合十,直溜溜的盯着地面,等待死亡降临。


这时,一对强有力的爪子抓住了Thomas的双腿,名为Alby的翼龙将他扔到地面后,嘎嘎嘲笑了两声,Thomas呸呸吐出嘴里的泥巴,抬头。


很远的地方传来Minho的回音,“直走就好。”


林中深处确实有半羊人踩出的一条小路,只是在那道路两旁,全是好奇的龙宝宝,他们拍打翅膀,兴致勃勃地盯着他,Thomas第一次知道翼龙还能和赤角龙友好相处的,孩子们真可怕。


“嘿,伙计们,我想我们能友好相处。”


也不知是谁率先吼叫,龙宝宝们蜂拥而至,Thomas撒腿就跑。


“啊啊啊啊啊啊——”


他躲过翼龙宝宝的爪子,跨过赤角龙宝宝的身体,接过玉米龙宝宝的玉米,灰头土脸的钻出林子。


“我恨宝宝。”


Thomas收拾好自己被抓烂的背包,所幸茶叶还在,他把那小罐子拧紧,眯起眼睛。


面前陡峭的山岩上有一排深深的羊蹄印蜿蜒而伸,Minho可以凭借弹跳力攀升悬崖,Thomas可不行,他长叹一口气,认命的掏出自己的登山镐。


期间过程不再赘述,总之是很好的诠释了艰难的意思。


待攀上山顶时,夕阳已沉,天空露出几颗稀疏的星,龙大多是夜行生物,Newt大概也不例外,眼前的洞穴静悄悄,毫无声响。


Thomas试探道,“hello?”


无人回应。


他左顾右盼地扒住洞口朝里瞧,房间整整齐齐的码着许多书籍,书柜旁摆着几箱茶叶,茶具也有两套,精致又古典,Thomas不禁唏嘘。


擅自闯入别人家总是不好的,他在门口坐下,夜晚寒风呼啸,刀子般刮得脸生疼,他瑟瑟发抖裹紧衣衫,期盼Newt能够早点回来。


又摸出羽毛笔哆哆嗦嗦的在日记本上画出房间的全貌,线条颤颤巍巍的,他朝手心哈了两口气,撑着眼皮眺望,夜晚的森林十分热闹,Thomas甚至可以听见龙窸窸窣窣活动的声音。


他不敢点火把,只能硬撑着睡意,过了许久,Newt仍然没有回来,便蜷缩在地上睡着了。


大概是凌晨五点,太阳初升,龙们结束了一天的狂欢纷纷回家休息,Newt从远方的天空中出现,手里抱着两本书,他收了翅膀,脚尖轻轻点地,发现自家门口躺着一个陌生人。


他皱起眉头,含着好奇的目光凑过去,黑发的青年仍在熟睡,呼吸一起一伏,他很白净,左脸有些小痣,相当性感,Newt忍不住笑。


“嘿,伙计,醒醒。”


他摇晃着他。


Thomas啊了一声,猛地从睡梦中惊醒,瞪大眼睛,映入眼帘的金色发丝里夹杂着晨露,它们模糊不清,顺带一同模糊的还有男孩的笑颜和他脸颊上熠熠生辉的龙鳞。


“很漂亮。”


他不由地伸手触碰。


Newt笑道,“我猜我该说谢谢。”


Thomas顿时如同被吓坏的孩子一般手忙脚乱的起身,他才注意到眼前的人实在不能算人这个物种,他有一对翼龙的巨大羽翼,古泽龙的角和非龙的尾巴,还有那双眼睛——金色刺瞳。


分析不过一秒钟的事,Thomas反手抽出匕首,“你是什么……?”


“Newt.”


“Newt?”Thomas明显愣住了,“我从没见过这样的蝾螈,长得像龙和人类。”


Newt疑惑道,“我就是龙,好吗?”


“哦哦哦。”Thomas突然反应过来,“Newt.”


“对,那是我的名字,还有……”Newt又道,“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。”


“l'mThomas.”


“OK”


“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


“旅行……对,旅行。”


“带着猎龙枪?”


“你知道这的龙很多,我得防身。”


“他们很友好。”


“真的?”


“真的。”


“好吧。”


Thomas想起了他昨天遭受的非人般的对待,不禁嘴角抽搐两下,认同了Newt的话。


就是,非人般的,对待。


Newt并没有把Thomas当做奇怪的陌生人,只是看他哆嗦的厉害,便招招手,“进来吧,我给你泡茶。”


没有任何的警惕。


Thomas心有疑惑,但也不会主动提起自己如何到来,他从背包里掏出茶罐,像许多年未见的好友一般说,“我给你带了茶叶。”


Newt说,“谢谢。”


他们一同进屋,在桌旁坐下,木桌中央雕刻了一个魔法阵,Thomas抚摸过去,Newt往茶壶里捻了些茶叶,放好水,随手放在阵中,只听见咕噜咕噜的翻滚声从茶壶里传来。


“wooooo”


“吃奶酪吗?”Newt问,“我不知道人类喜欢吃些什么。”他的目光又回到茶罐上,“hmmm,戈城的茶叶。”


“yep.”


“谢谢。”


这和教廷史书相差实属甚远,Thomas心觉落差巨大,但又证明了他的想法是对的,人类不该以臆想猜测别的物种,眼前的龙类实在瘦弱,身体脂肪含量很低,他的声音有一点烟草气,沉着又冷静,似乎也不喜欢金子。


“你喜欢金子吗?”


Newt再次皱眉笑,“为什么你们都认为我会喜欢金子?”


“你们?”


“对,Minho问过同样的问题。”


看来民间流传对整片大陆也荼毒不浅。


“你会喷火吗?”


“不会,我擅长魔法。”


他打了个响指,指尖冒出一簇火苗。


“那你喜欢吃肉吗?”


“还好。”


“OK,蠢问题结束了。”


Thomas举手投降,Newt笑着取下茶壶,给他沏上一杯热气腾腾的红茶。


“我可以看看你的书吗?”


他的目光停留在书柜上。


“嗯哼。”


蓝色封皮——物种起源,他写的,Thomas晃了晃,说,“我写的。”


“wooo,”Newt有点惊讶,“写的很好。”


他从筐子里翻出些蔬果递给Thomas,“我现在要睡觉了,这些你拿去吃。”


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Newt就一个蹦跳,反身挂在绳子上,尾巴蜷缩。Thomas呆在原地不知所措。


他悄悄走近一点,瞧见Newt细长的睫毛,安静的像一个狂欢归来的孩子般熟睡,大抵是累坏了,Thomas又蹑手蹑脚的坐回到椅子上,取出纸笔开始写信。


Dear Teresa,

我今天见到了真正的龙类,他很像人和龙的结合物,一个人造体,但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,他看起来很瘦弱,手腕很细,想必力气不大。

Thomas瞄了一眼,又埋头写。

他不喜欢金子,也不会喷火,他擅长魔法,当我这些问题的时候,你没有看到他的表情,非常的疑惑和嫌弃,我觉得很有意思。

他很容易接近和相处,很友善,应该是和平主义者,我觉得你应该见见他,他非常……

Thomas停下笔,再次看向Newt,凝视片刻。

非常的美丽,金发,金色的眼睛,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种类,非常的……特别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your friends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homas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他走到洞穴外吹出一声尖锐的哨音,这时一道黑影如同飓风般窜出,大力将他压在地上,那只刚被他形容成细瘦的手腕现在青筋暴起,手指死死掐住他的脖子。


“你在做什么?”


Newt的声音异常冰冷,他的瞳孔散发着捕猎者的杀意和愤怒。


他的警惕性很高,我应该加上这一点。Thomas心想。


这时,鸽子扑棱扑棱翅膀落在Newt毛茸茸的脑袋顶,咕咕地叫。


Thomas颤抖着手把信递给他看,“我寄信给朋友。”


Newt收了力道,眼神软下来,“我很抱歉。”他低声道,从头顶把鸽子抱下来。


Thomas抚摸着脖子上的淤痕并不在意,他咳嗽两声,哑着嗓子说,“你以前被人骗过。”


他随便把信塞进纸桶里,甩手将鸽子扔飞了。


“腿,那个人怎么做到的,应该没有任何武器能够伤你。”


“没什么。”Newt说,“我给你敷草药。”


他不愿回答,Thomas也不再追问,乖乖地回到洞穴内任由Newt上药,他的手和草药都非常冰,刚碰到脖子,Thomas就瑟缩了一下,肩膀抖了抖。


“没事。”


“你会在晚上去找Minho吗?”


“不会。”


Newt的力道十分轻柔,“但是Minho有时会过来。”


“睡觉吧。”Thomas拍拍他的后背。


“嗯。”


空气又再次回归于沉寂。


Thomas又拿出日记本。


我想我不该欺骗他,隐瞒我的身份,但是我没有什么意图,也不想Newt过于防备,他被人骗过,谁会舍得欺骗一个单纯的龙类,好吧……我在骗他,但这不是重点,重点在于最后的骑士砍下了他的腿,怎么做到的,而且培养皿里面存放的是龙爪,也许是我错了吧。


因为倒挂,Newt宽大的连帽衫全部滑落,露出腰间,Thomas瞄了两眼,坐立不安,只好菇滋菇滋地啃苹果。



TBC

评论(10)

热度(3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