鱿鱼想当然

跳圈巨快,产粮随缘

【顺懂】变小

李懂在部队从不睡懒觉,每天作息规律,到点睡到点醒,他一般会在吹起床号半小时前起来,这些顾顺都摸得一清二楚。

在日复一日的枯燥训练的某一天里,顾顺发现他亲爱的战友在所有人都收拾完毕后还没有起床,整个人蜷缩在被子里,呼吸轻轻的一起一伏,显然还在熟睡,顾顺觉得好笑,拍了拍他。


“诶,李懂,起床了,太阳晒屁股了。”


被子里的人哼哼唧唧的露出一只手,那手又嫩又小,顾顺皱了皱眉,有点疑惑,他掀开被子,赫然出现一个孩子,他迷迷糊糊地揉揉眼睛,问,“几点了,爸爸。”


那一声奶音吓得顾顺噔噔噔连退三步,心说,李懂什么时候有儿子了,还这么大,他崩溃地喊,“李懂,李懂!”

只听床上的小孩疑惑道,“哥哥,你认识我吗,这里是哪儿?”


顾顺呆滞状,“你叫李懂?”


“嗯。”


他上下打量着小男孩,大眼睛,厚嘴唇,和长大的李懂一个模子,顾顺说,“你在这里坐一会儿,我去给你拿吃的。”


说完他风一般的离开了,门外传来幸灾乐祸的叫喊声,“队长,队长,队长——李懂他变小了。”


杨锐:“什么玩意?”


所以现在的情况是,蛟龙小队全体都用止不住的好奇和疑惑的目光围观李懂,小男孩安安静静地坐在床边,宽大的衣服耷拉在身上,张天德把仅剩的糖果都堆在他面前,说:“你吃。”


李懂小声地说谢谢,慢慢把剥开的糖纸摊平。


杨锐招了招手,“顾顺你过来。”


两人离开房间,其他人都不约而同的围坐在小李懂身旁,小孩皮肤白嫩,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地露出些光,佟莉看的欢喜,温柔道,“你几岁啊?”


“十一岁。”小李懂回答。


张天德倒吸一口凉气,“我去,这么小啊。”


“那你还记得我们吗?”庄羽问。


李懂摇摇头。


陆琛咳嗽一声,开始组织语言,把他怎么到这里来,怎么和他们成为队友,这些年所有的事都大概叙述出来,其他人不时补充两句,可小李懂仍然满脸迷茫。

走廊里,杨锐拍拍顾顺的肩,“以后李懂就由你来照顾,先观察几天,如果他实在变不回去,就只能送回家了。”


顾顺砸吧嘴,“我来照顾啊?”


杨锐:“你的观察手,你不来照顾谁照顾。”


“队长,你看我是带孩子的人吗。”


“哪那么多话,让你带你就带。”杨锐垮下脸严肃道,“服从命令。”


顾顺连忙正经,“是。”


随即杨锐画风一转,笑如向日葵,“再说李懂这么乖的孩子怎么会添麻烦。”


他带着如沐春风般的笑容走回寝室,唤,“李懂。”


顾顺吓得一哆嗦,肉麻。


不过总而言之,李懂今后就归他照顾了,顾顺挠挠头,实在不知道怎么跟一个孩子相处。


下午的训练照常进行,杨锐托后勤从外面买来一套孩子的衣服,小李懂穿上正好,他乖乖地跟在顾顺身后,问,“我的工作是什么,顾顺哥哥。”


佟莉一边取枪一边笑。


顾顺也笑,随口答,“你帮我取枪吧,每天训练前帮我拿过来,训练完就归库。”



“看见那个哥哥没?”他手一指,负责看管武器的军人回头笑了笑,“以后你领枪的时候就在他这签字,知道吗?”


李懂认真点头,“知道了。”


下午的训练科目主要是射击和障碍物翻越训练,队员们都站成一排,顺序不变,李懂不能参加,只好默默的坐在一旁看。


狙击手的训练场地与其他人分开,顾顺来到指定射击地点架好BlaserR93,调整呼吸,整个人与环境融合,一辆悍马带着人形目标飞驰而过,他的眼睛紧紧贴住狙击镜,默念道,“风速……”


李懂伸长脖子眺望远方,不由也屏住呼吸。


只听一声枪响,子弹壳抛投飞出,叮当落地,人形立牌倒下,报分员喊道,“击中头部。”


顾顺站起身自信地笑了,转过头,小李懂满脸的崇拜和星星眼映入眼帘,他直勾勾地盯着顾顺,杨锐也玩味地看向他,顾顺故作正经地咳嗽两声,跟李懂说,“小子,想不想学。”


李懂连连“嗯嗯嗯”。


“那行,你叫声师父,我就教你。”


“师父。”


小李懂这干脆的奶音成功让顾顺破了功,他扑哧一声笑出来,指向杨锐,“你先找队长报备。”然后在李懂转身的一瞬间,使劲拍大腿狂笑。


杨锐无奈地翻了个白眼,牵住李懂的小手,“别理他,到时候我教你,啊。”


李懂:“队长也会?”


“对,我也会,只是没他这么好而已。”


顾顺:“队长,承让了。”


杨锐:“去去去去,训练去。”


他们训练到晚饭时间才能休息一会儿,李懂的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,杨锐让他先去食堂休息,他却不肯,非要等顾顺一起走,一张小脸上写满了倔强。


“我是顾顺哥哥的观察手,应该跟他一起走。”


杨锐心想,虽然人变小了,但是搭档意识还在啊。


待到训练结束,顾顺一手拎着枪,一手牵着李懂,先把武器归库,又带他回食堂,站在各种各样的食物前问,“你想吃什么?”


战友们都不约而同的停下捞食的手,等待小孩子点餐,李懂慢慢地一个一个选出来,顾顺就给他打进盘里,然后李懂乖乖地端着盘子在旁边等顾顺选。


佟莉瞧着这一大一小的背影,有些调侃似的感慨,“顾顺真是个好爸爸。”


众人顿时笑作一团。


夜间训练项目持续到九点多时,李懂早就熬不住开始打呵欠了,他揉一揉睡眼朦胧的眼睛,呵欠连天,弄得杨锐都想打呵欠,他明明不困。


十点时,李懂就蜷缩在草地上睡着了,小小的一只团在一块,夜晚寒冷,他抱紧自己的膝盖,杨锐把自己的外套给他盖上,并不多管。


李懂不管年龄有多小,都还是那个倔强又认真的李懂,这点从来不会改变。


大概十一点半多,训练结束,庄羽指指熟睡的李懂,“睡着啦?”


杨锐点头,“顾顺,你把他带回去吧,武器我来归库。”


“是。”


顾顺轻手轻脚的把人抱进怀里,李懂靠在他肩头,鼻息喷洒于颈间,也轻轻的一起一伏。


原来小孩子这么轻,顾顺心想。骨骼又小又细,轻飘飘的抱在怀里没什么感觉。李懂身上很凉,顾顺又把自己的外套给他裹上,回宿舍的途中,队员们都不约而同的保持了沉默,生怕吵醒李懂。


李懂原来的床铺在上面,对于现在瘦小的他来说,围栏露出空缺正好可以让人掉下来,顾顺不放心,把李懂放在自己床上,掖好被角。


陆琛偷笑,跟庄羽说,“我都不知道原来顾顺这么喜欢小孩子。”


庄羽说,“李懂那样的孩子谁都喜欢。”


在大家入睡后,顾顺翻下床铺,静静地注视着李懂的睡颜,他终于不再皱眉,露出点笑容,顾顺微不可闻地轻叹一口气,俯身亲了亲他的额头。


“快点变回来吧,我的小朋友。”


第二日起床号吹响,顾顺条件反射般猛地睁开眼,掀了被子下床,发现下铺竟然是空的。


他心头一惊,喊道,“李懂!李懂,你们谁看见李懂了?”


众人顿时反应过来,连忙换好衣服出去找,佟莉突然想起顾顺昨天说的任务,急忙道,“他是不是拿枪去了?!”


顾顺率先冲了出去,果真远远就望见李懂用双臂勾住他的BlaserR93,正艰难地往前拖,5.4千克对于孩子来说实在是太重了,他知道顾顺心疼这把枪,宁愿压着手也不敢让它磕着碰着,走两步歇一会,走两步歇一会。


成年人随便举起的东西 ,李懂花了一个小时也没能把它拿到顾顺面前,反而满头大汗,他有些懊恼地皱紧眉头,又咬牙把枪抬起来,这时一只大手拎过枪背带,轻而易举地将枪背到自己背上。


“你在做什么?”


顾顺的语气有些严厉。


李懂以为他在责怪自己没有完成好任务,埋下头,闷声道,“对不起,顾顺哥哥。”


顾顺突然反应过来,连忙收了自己急切的心情,他还以为李懂不见了,过于着急,一下没控制好语气。


“不是……”


他话还没说完,李懂肩膀一耸一耸的,开始小声哽咽起来,眼泪串珠似的往下掉,只是他咬着牙又不肯表现的太过明显。


顾顺慌了神,不知怎么办才好。


“你哭什么啊。”从成为特种兵以来,他平生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无措,“你先别哭,我没想骂你,我就是有点着急,我……唉……”


及时赶到的佟莉连忙上前安慰李懂,柔声道,“没事,不哭啊,你顺哥没想责怪你。”


“可我没有完成顾顺哥哥给的任务。”李懂嗫嚅道。


“没关系。”佟莉说,“这枪对你来说太重了,你顺哥那天只是开个玩笑,不用帮他拿,他自己有手有脚的,让他自己拿。”


“嗯……”


见李懂终于停止了哭泣,顾顺才长舒一口气,陆琛小声说,“你欺负人家干嘛。”


顾顺说,“我欺负个头,我就说了一句,他就哭了。”


“小孩子要哄嘛——”


“唉……”


“顾顺!”佟莉甩过来一个眼刀,“把人抱着。”


顾顺双手投降,乖乖把李懂抱进怀里,他俩落在队伍的最后端,李懂紧紧搂住他的脖子,下巴磕在肩膀上。


“顾顺哥哥……”


“嗯?”


“我什么时候才能变回去啊。”


他的声音里还夹杂着浓厚的鼻音,顾顺问,“为什么这么说。”


“因为我是你的搭档。”李懂小声道,“我本来应该帮你的忙的。”


顾顺的手渐渐收紧,沉默了一会才道,“没事的,你不用想那么多。”


可李懂却说,“如果我一直这样,你就会找新的观察手,那么长大时候的我一定会伤心的。”


顾顺有些想笑,可他又笑不出来,只道,“你怎么知道长大的你一定会伤心,也许他并不喜欢我。”


李懂摇摇头,“喜欢的,因为我想做你的观察手。”


顾顺垂下眼睫,陷入了久久的沉默。


“李懂。”


“嗯?”


“我只有你一个观察手。”


“嗯。”


大概一个星期后,在杨锐生出想把李懂送回家的念头时,他又悄无声息地变回来了,顾顺撑在栏杆旁,瞧着他,笑意充斥面颊。


“还是喜欢我呗。”


李懂皱眉,“闭嘴。”


END

评论(23)

热度(30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