鱿鱼想当然

永远喜欢传统武侠
跳圈巨快,产粮随缘

【顺懂】热血易冷难再沸

预警:重要成员全灭

预警:人物性格大变

预警:黑化

预警:应该是个ooc【没有谦虚】

进入时请慎重,没有开玩笑

想好再看


1.


“S035,狙击型武器顾顺,向您报道。”


面前高大的小伙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自带一股王霸之气,杨锐看了直笑,心想好多年没看到这么牛逼的人形兵器,也是稀奇。


说:“行,好小伙,你就是我们的狙击手了。”


他回头喊,“李懂,带顾顺熟悉熟悉环境,他以后是你的搭档。”


人堆里冒出个皱着眉的小个子,一溜烟地跑到他们面前,杨锐挥挥手,“你俩交流一下,我还有事。”


说完他就离开了。


李懂也是人形兵器,编号都在脖颈旁写着,两人一目了然,但仍然免不了互相介绍,李懂伸出手说,“你好,我是B126观察型武器李懂。”


顾顺一把握住,“S035顾顺。”


言简意赅。


前狙击手罗星是普通军人,因伤住院,蛟龙一时调派不出人手,便干脆向上级申请了人形兵器,只是没想到派遣的这么快。


顾顺环视四周,整个巡航舰的构造和队友们的信息都迅速显示在护目镜里,骚包的黄色目镜亮闪闪,李懂的资料也一同显示在屏幕上,他大概扫了两眼说,“以你的实力不该是B级。”


李懂沉默着,没接话。


顾顺又道,“你是罗星选出来的?”


李懂说是。


顾顺说:“我相信他的眼光。”


李懂瞧着他,说,“我知道。”


人形兵器不能在同一连队里逗留太久,这是规矩,李懂算是个例外了,因为蛟龙实在缺人,限时特殊任务近期较少,得以让他在蛟龙一队长留。而顾顺则经常调任,他级别高,能力好,处处都需要。


吃晚饭的时候,杨锐把顾顺正式介绍给大家,兄弟们都可劲鼓掌,还说要跟他切磋切磋本事,杨锐说,“你们可拉倒吧。”


他和庄羽,陆琛以前见过顾顺,小伙子在狙击手大赛上和罗星拼得你死我活也没分出高下,只是疯狂的手速和判断力让所有人惊叹不已。


李懂静静地听队员们七嘴八舌的复述比赛过程,夹了一筷子西红柿炒鸡蛋塞进嘴里。


陆琛绘声绘色地讲道,“要说最精彩的还是枪械组装啊,我以为罗星已经够快了,没想到顾顺还快些,噼噼啪啪蒙眼13秒啊。”他啧啧两声,又道,“牛逼。”


顾顺嚼着口香糖笑道,“还好吧。”他这话自当是谦虚含义,只是放在那跩飞天的面相上却总有种嘚瑟的意味。


庄羽砸吧嘴,“牛逼,兄弟。”


李懂直勾勾地盯着顾顺,似是在思考些什么,当顾顺转头和他的视线交汇,他又猛地把脸埋进碗里。


顾顺轻笑两声,不甚在意。


饭后晚训照例进行,杨锐带着顾顺去办理借调手续,其他人窝在一块擦枪,李懂常用的SG551的零件整齐摆放在桌面上,他认真擦拭着,陆琛凑过来小声问,“懂儿,你蒙眼装一支狙击枪要多久啊?”


李懂说,“二十秒。”


“哦~”陆琛点点头。


冥思一会儿,又忍不住问,“你们是按什么来划分等级的?”


“综合素质。”


李懂声音轻的像是哼出来,陆琛还想追问,被他严厉的眼神制止,李懂微微摇头,又继续擦枪,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
军队基层对人形兵器的了解甚少,不知道他们从何而来,为什么是人却被称为武器。他们和普通军人一样会流血流汗,在战场上却甘愿成为首位牺牲的对象。


军人们好奇极了,但人形兵器们的口风都很紧,只能通过他们平常的只字片语了解些情况。


顾顺跟杨锐回来的时候,手里还捧了个鱼缸,徐宏笑道,“怎么还带了个宠物回来?”


所有人都扬长脖子望,一只背甲跟铜墙铁壁似的乌龟趴在鱼缸里一动不动,也不知是睡着了还是没睡着,庄羽好奇地跑过去看,顾顺提醒道,“别把手伸进去,他很凶。”


庄羽随意点头,敲了敲鱼缸。


杨锐说,“行了顾顺,把你的乌龟放在旁边,过来训练。”


“是。”


待到十一点训练结束,队员们拖着疲累的身体朝宿舍走,石头身上挂了一堆挂件,他抖落抖落把庄羽和陆琛抖了下来,顾顺捧着他的乌龟,虽然浑身是泥,但腰板挺直,没什么倦感,李懂小声喊他,“顾顺。”


“嗯?”顾顺停下脚步。


“和我比一场组装吧。”


“好。”


顾顺没有任何犹豫,没有任何疑问,两人走到桌前摆好零件,李懂架好摄像机。无须裁判,顾顺喊开始的那一瞬间,两人迅速动手,枪部件就如同自己的身体一样熟悉,枪栓,击锤,撞针……伴随着叮叮当当的撞击声,手指翩飞。


顾顺的速度显然比李懂快很多,在他拿起下一个部件时,李懂才装好,几秒钟听起来微不足道,放在实战中却是很大的差距,李懂知道自己输得很彻底。


待最后一个零件装好,李懂伸手按下摄像机停止键。


两人默不作声地把枪收拾好归库。


乌龟吧嗒吧嗒地在鱼缸的石头里转悠,小东西颜值很高,背壳染了红枫叶色,李懂说,“他叫什么名字?”


顾顺丢了一块生肉在鱼缸里,说:“他叫咕咚。”


“挺好看的。”


“别把手伸进去。”顾顺再次提醒,“他很凶。”


李懂说,“知道了。”


他们齐步离开。


出了训练场,月和星辰齐齐压住黑夜,清冷的光如瀑布流水般洒下。


顾顺说:“我以为你跟了罗星这么久,紧张的毛病应该克服了。”


他的话音落了许久,空气都陷入沉寂,李懂低着头不言语。


他也无法言语。


其实很早之前,顾顺和李懂一起执行过任务,他们在战火纷飞中相遇,满身灰尘的用枪指向对方,差点走火,好在两人都非常及时的注意到臂章,便收了手,躲藏在岩石后。


没有自我介绍,没有笑容,李懂看见顾顺的编号就知道他是顶尖人形兵器。一颗迫击炮呼啸而过,炸出大坑,泥土四溅,两人抱着头从土里拱出来,翻滚到另一掩体处。


刚好看见几个罪犯正在把军火往外运,这是绝佳角度,李懂毫不犹豫地半蹲,用身体给顾顺做支点,他拿出望远镜迅速判断距离。


枪声和轰炸声连绵不绝,火舌缭绕着军人们的面庞,李懂皱着眉,流弹擦过他的大腿,腥红的血从缝中缓缓渗出,痛感瞬间窜进脊梁,他咬牙没有动弹。


顾顺扣动扳机,一颗子弹没入罪犯的头颅,他倒下了。


其余人慌了神,纷纷丢下军火四散逃窜。


与此同时,榴炮秉着劲风“轰”地炸掉了李懂身旁的大树,树干焦黑,李懂忍不住颤抖。


顾顺说,“别动。”


一枪又崩掉一个罪犯,两人迅速转移方位。


突然不知从哪儿窜出一个女人,吱哇乱叫,猛地将李懂扑倒在地,她穿着脏兮兮的白色连衣裙,双眼通红,嘴上还大喊着些什么。


李懂反应极快,大力将女人翻了个,骑在她身上捂住嘴。女人尖利的指甲扣抓着作战服,两眼瞪得渗出血丝,活活像个厉鬼,她只是普通人,却彻底把李懂镇住,他高举弹道式军刀的手怎么都无法落下。


他不能杀普通人。


那时,顾顺却接过李懂手里刀,毫不犹豫地捅向女人的胸膛,血溅了李懂半张脸,他僵硬地转头,颤抖道,“你为什么要杀她?”


顾顺的眼睛和玻璃玉一样冷,里面倒映出李懂恐惧的面庞,他说:


“别耽误任务。”


最后这次损伤惨重的军火任务自然成功了,李懂再也没有见过顾顺,但他仍然忘不了顾顺的眼神,没有任何实质的冷漠比世界上所有武器都可怕。


李懂看向顾顺手里的鱼缸,枫叶龟正兴奋地撕咬嫩肉往嘴里送,一丝一丝,让他头皮发麻。


2.


第二日训练,顾顺和李懂比别人多一个呼吸训练项目,回宿舍要晚了许多,只是推开门就见整个宿舍鸡飞狗跳。


庄羽疯狂甩手,枫叶龟咬着他的手指不放,嗷嗷地乱窜,陆琛和佟莉在后面追,顾顺饶有兴趣地喊,“你们干嘛呢?”


庄羽一惊,连忙把乌龟藏在背后,嘿嘿笑了两声。


顾顺说,“我跟你说了他很凶的。”


没有生气的意思。


庄羽讪笑着伸出手,见到主人,枫叶龟自觉松开嘴,顾顺随手把乌龟丢进鱼缸里,溅出一片水花,“手没事吧。”


庄羽连忙摇头,“没事没事。”


他的手被咬出一个很深的口子,血直流,顾顺垂下眼,眼神晦涩。


庄羽把手指随便包扎了两下,又同他们一起训练,再回来时,乌龟已经不见了,只剩红色花石孤零零地躺在鱼缸里。


李懂有点懵,小声问,“乌龟呢?”


顾顺说,“扔了。”


李懂惊愕道:“为什么?”


顾顺说:“你忘记条令了吗?”


他的反问噎住了李懂的话语,也让他呆在原地,顾顺仍然与其他队员们说笑,李懂想起人形兵器熟背的准则,第十二条,一切以服役队伍的军人安危优先。


对于人形兵器来说,任何会威胁到军人们的隐患都必须清除,哪怕只是一只乌龟,越是级别高的人形兵器越是注重条令,所以李懂这样的失败品才始终是B级,因为他会感到紧张,无法保护好自己的狙击手。


但是顾顺呢,顾顺可以为了军人们毫不犹豫的献出自己的生命,因为那是他的责任,也是为了任务。


他们不算人,他们只是武器,而武器天生就是为了保护和杀戮。


杨锐突然从后面揽住他的肩,说,“在这儿干嘛呢,怎么不去吃饭。”


李懂如梦初醒,“队长……”


“愣啥神呢,傻小子。”


杨锐摸了摸他碴手的寸头,“走吧。”

……

温暖无法长存,就如同热血易冷难易沸,当血液喷薄出身体,它将失去生命的意义。


李懂跪在花丛中。


炎热的阿他加马沙漠难得开一次花,前夜下过的大雨滋养泥土,粉嫩的花朵伸展身躯,遍布整片荒原,大片大片的花中淡淡的细香浸染空气,李懂却闻不到花香。


他手上干涸的血液已再无血腥气,可整个世界都泡在血液中,顾顺狠狠踩碎一个培养皿,揪住徐宏的领子随手将他丢在一旁。


副队眼睛很大,很温柔,平常总闪着光,李懂很喜欢,看见他的眼睛就仿佛看见了希冀。


现在这双眼睛如同熄灭的星辰一样黯淡无光。


杨锐颤颤巍巍地举起手中的SCAR,痛苦不堪,他咬牙不让自己去看已经没了气息的队员,质问道,“顾顺,告诉我为什么。”


顾顺说,“杨锐队长,你知道了不符合权限的资料,上级要求我肃清。”


杨锐瞪大双眼,“我他妈知道什么了!我他妈知道什么了!我什么都不知道!”


顾顺摇头,“我只是奉命行事。”



与罗星不相上下的实力是假的,顾顺远远比这强悍,他怪物般的身体素质和速度可以轻松灭掉整个蛟龙队。


庄羽断了手指,身中数枪。


佟莉被炸伤大腿,死于匕首割颈。


石头的气管打穿,血流如注。


陆琛被炸掉整条胳膊。


没了,什么都没了。


李懂被一根军刺钉住小腿,三十九厘米的刀刃几乎一半都没入泥土,他挣扎着想要拔出来,大吼,“顾顺,够了!”


顾顺却淡淡道,“你该回收重造了李懂,我会跟上级申请让你别再分到蛟龙。”


他带着惋惜的语气,轻佻又认真。


李懂几乎崩溃,“你他妈够了,顾顺,你还是人吗!”


顾顺说,“我不是。”


他开了枪,毫不犹豫。


弹壳从抛弹口中弹出,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,杨锐倒下,最后的热血也将流尽。


“队长,队长!”


李懂拍打地面,挣扎着朝他爬去,刀刃拉扯肌肉割出更深的伤痕,他努力伸长手想要碰一碰杨锐,想要碰一碰当初的温暖。


军靴踩住手指,顾顺说,“李懂,你忘记条令了吗?”


眼泪溢出眼眶,李懂瞪大双眼,说,“人形兵器准则第一条,任务优先,至死必成。”


他颤抖着埋下脑袋,泪珠砸进泥土,滋润了新花。


顾顺轻而易举的拔出军刺,鲜血喷涌,李懂什么都感觉不到,他紧紧盯着队友们的尸体,想要同他们一起,恶魔的利爪却死死拽住他的小腿往外拖。


直升机轰鸣的螺旋桨声至上而下,风卷残了鲜花,李懂拼命扒住地面,留下一道道抓痕,指甲上的血不会永远留在花朵上,而他的战友们却永远的留在了这片土地。


“强者无敌——!”


“强者无敌——!!”


“强者无敌——!!!”


撕心裂肺的呼喊声回荡整片沙漠,风将它带向天际,带向更远的远方。


3.


待到很久之后,顾顺再次见到李懂,他们又被安排为搭档,顾顺仍然嚼着口香糖,带着欠揍的笑容,说,“你好,我是S065狙击型武器顾顺。”


李懂说,“你好,我是S021观察型武器李懂。”


“初次见面,请多关照。”


“好说,好说。”


END

怕有些同学没看懂,我这篇文设定里的顾顺是一个冷漠又残酷的人,他可以毫不犹豫的献出自己的生命,也可以毫不犹豫地杀了他们。

级别越高的人形兵器就越没有情感,他们只为任务而活。

李懂本来觉得自己也该像顾顺这样,恪守本职,可他又做不到。

所以……

评论(15)

热度(4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