鱿鱼想当然

跳圈巨快,产粮随缘

【顺懂】搭档

基层警察AU

我觉得经商这事,除了店面,头脑也很重要。店铺不用很大,但位置一定要选对。


我家开的“林木木”小商店位于警校后门,与男生宿舍一墙之隔,小伙子们年轻气盛,训练量又大,经常肚子饿,翻墙翻门都是家常便饭了。


见得最多的男孩们总是那么几个,他们胆子大,跑的快,半夜听见窸窸窣窣的清响,有时我还会拿着手电筒替他们打光,男孩们穿着大裤衩,白背心,笑咧咧地从墙上跳下来。


“谢谢姐。”


然后你捶我一拳,我捶你一拳的小跑进商店。


要带的零食总是很多,鸡爪,火腿肠什么的一股脑都往柜台上放,那个负责联系的男孩把他的专业运用极致,一个简陋的自制通讯器承载了所有人的渴求,另外一个男生负责买就行了。


一般602寝室总是他们俩买,其他寝室有时会换人。


警校的领导们自然知道学员们的小把戏,队长还亲自来到我,说希望我能督促那些警员,并且更加严格的要求他们。


但我想,年轻人嘛,总需要放松和发泄,再说商人有钱不赚是傻子,所以队长的话自然是听,但管不管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
见过那么多警校生,我最喜欢的是一个叫李懂的小孩,他看起来比其他男生瘦弱,人也很腼腆,他的搭档倒是高大,喜欢喊他“懂儿。”


李懂应该是个乖小孩,业务不熟练,偷跑出来的次数很少,但我仍会给他多塞些东西。


只是有一段时间,他总一个人来,蔫蔫的没什么精神,我问他怎么了,他摇头不说话,我只好请他喝奶茶,希望他能开心起来。


后来通过队友们的只字片语中了解,李懂的搭档大概是住院了,而且伤得很重。深夜里,他有时一个人坐在墙边上吹风,弓着腰,不再关注星星和月亮。


我瞧着他,希望搭档能够尽快好起来。


那之后的许久,在休假时间里,李懂和一个同样很高的男孩肩并肩走进店里,我朝他打招呼,他笑着回礼。


“新搭档?”


“嗯。”


新搭档是个超自信小伙,我能感觉的到,他同样叫李懂,“懂儿”,只是尾音能打出几个旋,李懂问他吃什么,他说他要吃比巴卜。


我忍不住偷笑,李懂无奈地摇头,笑道,“你都多大了,还吃小孩吃的玩意。”


可新搭档仍然坚持不懈的在找比巴卜,我就伸手指了一下,“后面,后面。”


他看见了,撕下一大条,说谢谢。


然后又抱着几袋薯片,说:“薯片不是小孩子吃的了吧。”


虎牙一露,语气嘚瑟的不行。


我直笑,李懂直摇头。



他俩抱着一大堆东西来结账,一高一矮,亲密无间,我说,“一百二十九块钱。”



李懂转头问,“你有整钱吗?”


新搭档说,“没有。”从裤兜里掏出一把一块,“出门忘带了。”


李懂说,“我只带了一百。”


两人窝在角落里开始数钱,其实我想说给你们省掉零头也没关系。可看见两个大男生穿着警服,窝在一块数钱,我又实在想笑。


这种场景可不多见。


数了片刻终于码清了,李懂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笑,“只有二十五。”


我摆手,“没事,你们都老顾客了。”说着又悄悄给他塞了一条巧克力。


“有空多来。”


“嗯。”

他们一人拎了一个袋子离开,仍是并肩走着,那条路很长很长,他们一直在走,踏零的落叶,夕阳的余晖,两人的目光没有移出半分,只专注于对方。


我想,未来里他们也将这样一直走下去。


END

评论(2)

热度(5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