鱿鱼想当然

永远喜欢传统武侠
跳圈巨快,产粮随缘

【星懂】猎龙者的愿望


威士忌的冰块轻轻坠落,咔哒一声,灯也同时熄灭,混乱的光束四射,年轻的男孩女孩们纷纷走进舞池,纤细的手指,柔软的唇瓣,在无限的吵闹中,顾顺问,“他是李懂吗?”


罗星沉默,指尖敲击桌面。


顾顺心里便有了数,他背起猎龙枪走出酒吧,衣摆飞掀,一只小蜜蜂胸针摇摇欲坠,空气里留下残缺的话语。


“杀了他吧,罗星。”


骑士的责任大于一切。


罗星猛地灌下一杯酒,嘴唇紧抿。


李懂是个小孩,刚入队的时候不过十八岁,又矮又小,是个没长开的豆芽菜,杨锐把他带到队员们面前介绍说,这是我们新招的观察手李懂,以后他就是你的搭档了。


罗星懵逼地指了指自己。


杨锐说,“对,就你。”


李懂瞧着他,有些局促地笑了笑,罗星撇着嘴伸手,“你好,我叫罗星,以后就是你的搭档了。”


年轻人总喜欢在后辈面前故作严肃,罗星比李懂大不了多少,也是个幼稚心性,不过他板着脸一副凶相倒真把李懂唬住了,观察员点点头,有些犹豫的轻轻握住。


“你好,我是观察员李懂。”


罗星感觉自己的威严立得很到位。


目睹一切的徐宏笑而不语。


搭档训练严肃并且严格,罗星玩的一手好魔法,冰系招数信手拈来,李懂不会这么多,他擅长的方面是距离和细节,杨锐让他们展示自己的能力。


罗星随意挥手,空气里的水分子冻成了冰点,稀里哗啦掉了一地,李懂睁大眼睛,惊讶地张开嘴,几分羡慕几分新奇,罗星说,“到你了。”


李懂看面目是个人畜无害的柔软小孩,眼睛也自当是温柔的,只是他的能力浮现,鹰鹫之目冷冷直视前方,锐利地扫过视线所及。


罗星说,“厉害啊。”


李懂呼出一口气,瞳色变黑,又变成了那个乖小孩。


他说,“没有。”


杨锐满意的点点头,从布袋子里拽出一只吱哇乱叫的小翼龙,“接下来射击训练。”


小家伙拼命扇动翅膀想挣脱桎梏,李懂皱了皱眉,杨锐把它往天上一抛,嗖地窜出去几米远。


“射击。”


李懂迅速开启鹰眼,报告方位,“南195,风速60,距离873。”


罗星架好狙击枪,手指扣动扳机,冰元素注入枪支,化为一颗威力巨大的子弹喷出枪管,杨锐的望远镜里出现一团血雾。


他说,“很好。”


李懂的肩膀微微颤抖。


对猎龙团来说这不过是普通训练,幼龙崽想要多少就有多少,残酷的战场上,善良微不足道。


训练继续进行,无数龙宝宝血肉炸裂的瞬间在李懂眼里一帧一帧播放,他看见冰分子如利刃般切割开它们的躯体,冻住了痛苦冻住了哀嚎。


他机械地报点,拳头紧攥。


“不要杀我,不要杀我。”


人类孩童稚嫩的声音从龙崽的嘴里冒出,它在杨锐手里挣扎,可怜兮兮地呼喊着,李懂不由起身朝杨锐走去,“队长,把它给我吧。”


杨锐蹙眉,“不行。”


“把它给我,把它给我!”李懂猛地冲上前大吼,面目极其扭曲。


罗星从后面一把扼住他的脖子,捂住眼睛,“清醒点!”


李懂拳打脚踢的挣扎,杨锐迅速掐死幼崽,男孩才恍恍惚惚地停了手,罗星松了一口气,李懂迷茫地看向两人,完全没了刚才的凶猛。


“我……我刚才怎么了?”


罗星说,“你被幼龙蛊惑了,以后注意点。”


李懂还是有些迷糊,杨锐笑道,“没事,慢慢来,罗星你多给他讲讲,书本和实战总归不一样。”


“今天的训练到此为止。”



“是。”罗星收起枪,拍了拍李懂的肩,“走吧,今天没有晚训,出去喝酒去。”


“好。”


“队长去不?”


“不了,你们去。”


杨锐拎着死去的幼崽,晃晃悠悠地离开。


“我能看看你的枪吗?”李懂问。


“嗯。”罗星把枪递给他。


李懂捧着狙击枪轻轻抚摸,木钢材质坚韧且细腻,手感很好,他露出一点羡慕的神情。


罗星说,“等你正式成为猎龙团的一员也会有自己的枪。”


猎龙者的枪根据各自能力专门定制,其他人如果操作不当很有可能发生事故,曾经偷罗星的枪而被冻成冰块的盗窃者不在少数。


李懂双手归还。


随着他们慢下的步伐,天色渐暗,伊塔城里最大的酒吧开始活跃,人们欢呼雀跃地加入夜晚的狂欢,篝火燃起,照亮漆黑的街道。


罗星一屁股坐在吧台前,打了个响指,调酒师熟稔地推给他一杯Whiskey。


“今天带了新人。”


“嗯哼,给他来杯合适的。”罗星扭头问,“你会喝酒吗?”


李懂说,“我会。”


调酒师笑着倒入一杯baileys,“请。”


李懂瞧着说,“这是给小孩喝的。”


“不是,是给年轻人喝的。”


罗星直笑。


李懂看向他说,“那他也应该喝baileys。”


调酒师笑得更欢,“他不行,他是提前步入老龄化。”


罗星这下不笑了,愤愤道,“我只比你大两岁。”


李懂幸灾乐祸地嘿嘿嘿。


笑够了,两人举酒碰杯,罗星喝酒跟喝水似的,脸不红心不跳,一杯接一杯。倒是李懂,沾了点酒水,脸颊红扑扑的。


他大着舌头问,“星哥,你在看什么?”


罗星望向舞池中央那个妖娆的身影,无语道,“我在看一个傻子跳舞。”


“你喝醉了吗?”他又问。


李懂摇摇头,“没……有。”说完又咕咚咕咚灌下一杯小甜酒,这下酡红从耳尖蔓延到脖颈。


罗星也不拦他,托住下巴,“下回还是带你去喝别的吧。”


李懂痴痴地朝舞池傻笑。


高大英俊的小伙还在里面扭动身躯,他其实优雅的很,长胳膊长腿不知博得了多少姑娘的欢心,不过放在兄弟眼里,那可就嫌弃死了。


罗星举起酒杯,顾顺亲了亲姑娘的脸颊,从人缝中挤出来,“怎么今个来的早?”


“今天没晚训。”罗星说,“给你介绍一下,我们团新招的观察手,李懂。”


顾顺饶有兴趣地伸出手,“你好,我是顾顺。”


李懂乖乖握住,“我知道你,独行者。”


“看来哥还挺有名嘛。”


顾顺擅长刀剑,属于速度流,天性张扬不爱和人搭档,猎龙团请他帮忙时都让罗星以个人名义用佣金聘请他,一来二去两人就熟识了。


当然佣金是团里报销,顾顺算挂名队员。


“你的能力是什么?”


李懂说,“鹰眼。”


“嚯,还挺少见的。”


客套没有持续太久,舞池里爆出一阵喝彩声,一个肤白貌美的姑娘穿着大红色长裙在舞池里舞蹈,裙裾旋转,像是柔软的花瓣,顾顺目光炯炯,罗星踹了他一脚,“滚吧滚吧。”


顾顺说,“下回再陪你喝酒。”飘进了舞池,轻车熟路地牵起姑娘的手与她共舞。


同样优美而有力的步伐。


罗星笑道,“顾顺找到对手了——”


“啊,对了。”他话锋一转,“我有几点想跟你强调,幼龙具有蛊惑人心的本领,别对它们产生同情心,成年龙具有激发情绪的能力,到时候会让你见识见识。”


李懂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脑子里一团浆糊。


“行了,走吧,带你出去看看。”罗星付了酒钱,径直朝外走。


扑入夜幕的伊塔城更具浪漫,火光映影,人海如潮,他们怀着欢愉,笑意更浓。罗星的背影在其中若隐若现,他走的不快,黑色制服,挺拔的身躯还有不甚宽阔的背脊,李懂摇摇晃晃地努力跟上。罗星嘴唇翕动,他或许说了什么,李懂听得不甚清楚,只有零星几词入耳。


他们走着,一步一步。


“明天七点训练,别忘了。”罗星回头。


“好。”


李懂咧开嘴,稍显稚气的婴儿肥鼓在一起。


罗星有点想笑,回身呼噜了两下他的短发,“下回还是带你喝点别的。”


“嗯。”


tbc


致敬紫罗兰永恒花园。








评论(2)

热度(2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