鱿鱼想当然

跳圈巨快,产粮随缘

【瑜昉】烤肉栀子局2


深夜归家,尹昉和蒋璐霞回到那个朴素宽敞的房屋,这是蒋璐霞以前答应过他的,不要求奢华,大一点就行。


现在蒋璐霞做到了。


推开门,姐弟俩脱鞋甩袜的往沙发上扑,暖黄的灯光照亮厅堂,他俩挤在一块,尹昉把脑袋靠在蒋璐霞肩上,感受到说话震动的嗡嗡声。


“明儿给姐做饭吧,想吃你的西红柿炒蛋了。”


“行。”


她亲了亲他的发顶。


清闲的生活,尹昉心想。


自中学起,蒋璐霞便很少回家,记忆里她总是忙碌而疲惫的。深夜里悄然无息地归来,清晨在沙发上熟睡,午后睡醒再温柔地笑,摸摸尹昉半长的头发,问他想吃什么。尹昉摇头,说我已经把饭做好了,你来尝尝。


那时候他还不大会做饭,不过天分总是有的,虽然扮相差强人意,但味道还可以,蒋璐霞一口将煎鸡蛋塞进嘴里,顿时眉开眼笑,“可以啊,昉儿,味道很棒。”


她这时忙着蛟龙的夺权,日子总归艰难些,小小的出租门板上扎满了刀痕,她不能回家。


蒋璐霞说:“在学校都还好吧。”


尹昉说:“挺好的。”


“我给你和你舍友买了些吃的,明天带给他们一起吧。”


“行。”


他们虽然亲近但并无太多可说,时间消磨了掩藏在心中的话,只有肢体间的温暖才更能触摸情感。尹昉打了呵欠,眼皮子直打架,蒋璐霞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他的后颈,沉默而安静。


“叮叮叮。”


黄景瑜:这周有时间一起烤肉吗?


蒋璐霞瞄了一眼手机,收回目光。


黄大少爷是善于交际的人,几分真诚几分绅士能征服任何人的心,他发出消息没多久倒是收到蒋璐霞的来信。


蒋璐霞:我替他回答,没有!


黄景瑜能想象她眉毛紧皱,又气又凶的模样,不禁挂上笑容,哒哒按出几个字。


黄景瑜:大哥,错了。


他擦尽发梢滴下的水珠,躺进床铺里,眼皮往下磕。尹昉已经睡着了,蒋璐霞替他盖好被子,手机里是黄景瑜毫无诚意的认错,她无奈地叹了口气,也不能把这个小几岁的合作伙伴怎么样。


蒋璐霞:吃烤肉可以,别让人看见你们走的近。


当黄景瑜快要陷入沉睡时,手机在床头震动,他摸出来恍恍惚惚瞄了一眼,点出emoji笑哭的表情,试图认真。


黄景瑜:yes,sir.【笑哭】


他知道她的诸多顾虑,便说,“你知道我有分寸。”


蒋璐霞发了个省略号,说,“我相信你。”


她推开书房的门,翻箱倒柜的从柜子底找出一本相册,厚厚的牛皮封面上结了一层薄灰,蒋璐霞随便拍了拍,摊开相册,从里面取出一张照片。


她说,“我当然相信你了。”


照片中一个稍年长的女孩搂住两个小男孩,笑得满是自豪。


“景瑜。”


天将明,尹昉抻着懒腰,睁开眼,蒋璐霞向来是喜欢睡懒觉的,他得考虑是做早饭还是做中饭的问题。


顺手拿起手机,尹昉才看到黄景瑜的消息,他回道:星期六下午有时间。


然后褪去衣物,走进浴室,水雾涌起。


手机亮了。


黄景瑜:好。


今天的菜谱是红烧肉,爆炒腰花,红烧茄子和西红柿炒鸡蛋。尹昉轻车熟路地投入蔬菜区的怀抱,商场里静悄悄的,来源于烟火气的源头还未真正苏醒,他也打了个呵欠,手机嘟嘟嘟地响。


黄景瑜:在果园烤可以不,把你的同学叫过来一起玩吧,人多有意思。


尹昉:好啊,我们要带烤肉架和食材吗?


黄景瑜:不用,架子是现成的,我给你们带食材过去。


尹昉:麻烦你了。


黄景瑜:没事,星期六下午五点可以吧。


尹昉:可以。


黄景瑜:那就一言为定。


尹昉:一言为定。


能和朋友相约玩耍总是令人喜悦的,尹昉拎了两大袋菜回家把空荡荡的厨房填充,刀具都是崭新的,他系好围裙,开始忙碌。


蒋璐霞觉得自己应该是被香醒的,肚子咕噜咕噜抗议,她艰难离开亲爱的床铺,来到客厅。


“昉儿?”


桌上已经摆了三道菜,蒋璐霞悄悄拣起一块肉塞进嘴里,做贼似的囫囵吞下,生怕尹昉发现,刚好他冒了个脑袋。



“醒了啊姐,菜马上就做好了,你先去洗漱。”


“行行行。”


蒋璐霞一脸无辜,等尹昉缩回厨房,她长吁一口气,然后小厨师又皱眉冒出来了。


“绝对不许偷吃啊。”


“绝对不会。”


蒋璐霞嘿嘿笑。


最后一道菜是西红柿炒鸡蛋,尹昉单手敲开蛋壳,动作娴熟,蒋璐霞洗漱完凑到他身后,笑道,“可以啊,弟弟,贤惠。”


尹昉直笑,“那当然了。”


他用锅铲把西红柿炒蛋推进盘子里,端起它说,“走,吃饭去。”


相比中学时,尹昉现在的料理技术已经是炉火纯青,一寝室人全靠他养着,蒋璐霞嚼着红烧肉,满脸幸福,“还是你做的好吃。”


“你想吃,我下回回来还给你做。”尹昉说。


“下午就回学校?”


“对。”


“行吧,在学校要是有什么困难记得跟我说啊。”


“没事姐,你放心,我都能解决。”


“下要午我送你回去吗?”


“嗯……我自己坐公交吧。”


“好。”


tbc

评论(4)

热度(6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