鱿鱼想当然

永远喜欢传统武侠
跳圈巨快,产粮随缘

【瑜昉】烤肉栀子局3

突然不想写正常走向的黑道文了( •ิ_• ิ)

我想奇葩一点。



尹昉拎着大袋小袋的零食回寝室,艰难地打开门,发现屋里静悄悄的,一个人都没有,尹昉奇怪地喊了两声,“霖哥?亨利?”


无人回应。


他把零食顺手放在桌上,柜底突然冒出清响,咯啦咯啦,像是什么东西爬过的声音。


尹昉皱眉,趴下身往柜底瞧,里面黑乎乎的一片,什么也看不清,只是咯啦咯啦的声响越来越清晰,他摸出抽屉里的手电筒把光探进,只见一个圆圆的弹珠正在自己滚动,它旋转两圈,突然撑开眼皮,是一只黑色眼珠!


“哇!”


尹昉吓得连忙起身,他想一探究竟,猛地把柜子拉开。


真的是眼珠。


一只活的眼珠。


黑色瞳仁紧紧盯住尹昉不放,怨恨并且恐惧。


他头皮发麻,转身跑出门外。


“喂,霖哥,霖哥。”

王彦霖叼了根冰棒,还在商场挑储备粮,听见尹昉气喘吁吁,有些着急的语调,问,“怎么了?”


“我们寝室的柜子底下有眼球啊。”尹昉握紧手机。

“什么?”


“眼球,一个眼珠子,不仅会叫而且是活的。”


这回答让罗星无言以对,潜意识告诉他尹昉一定是在开玩笑,可是大脑和情感又告诉王彦霖,尹昉从来不开无聊的玩笑。


“你先离开那里,我马上坐车回来,麦亨利和郭嘉豪呢?”


“他们不在,不知道去哪里了。”


“好,我知道了,不管怎么样,先等我回来再说。”


“好。”


王彦霖扔下手里的东西,匆匆赶往车站,尹昉坐在宿舍楼底的花坛旁,他突然想起自己没有关门,顿时一股寒意涌上心头。


那东西不会出来吧。


鬼使神差的,他扭头仰望,竟看见那骇人的眼球从围栏缝中滚落,一直盯着他看。


尹昉彻底吓懵了。


这时,身后突然传来一句呼唤,“尹昉。”


“你在这做什么呢?”


尹昉惊恐地回头。


是黄景瑜。


他长舒一口气。


“我……”尹昉张口,突然意识到对不熟悉的人说眼球的事肯定会被认为有毛病,他连忙改口,“我下来接人。”


“哦,接室友吗?”


“对。”


“有时间一起吃个饭不?”黄景瑜说,“我前两天才找的泰国菜,你不是一直想尝尝吗。”


尹昉一直很想回头看眼球掉在哪了,可他不敢回头,只好勉力对黄景瑜笑笑,“不了,下次吧,我答应室友要在这里等他回来。”


“好吧。”黄景瑜露出点可惜的表情,他突然俯身抓向尹昉脑后,尹昉瞪大眼睛,扒住他的胳膊,“怎么了?!”


“没什么。”黄景瑜笑着朝他摊开手,“很漂亮的花。”


宽大的手掌里静静的躺着一只白色小花,三瓣均匀。


“下回再约吧,尹昉。”他合拢手指,“以后有什么事不想告诉蒋璐霞的可以跟我说,我来帮你出主意。”


黄景瑜咧开嘴,露出两颗虎牙,万分真诚的笑容,尹昉连连点头,说好。


两人便就此分别。


黄景瑜一转身,尹昉急忙钻进花坛寻找,没有眼珠的任何踪迹。


他想它是不是躲起来了。


王彦霖回来的很快,没多久就一阵风似的冲进大门,尹昉把眼珠掉下楼的事跟他讲了讲,王彦霖半信半疑,不过还是安慰道,“没事,等会再上楼看看,你想一个眼珠子掉下来再爬上去估计很要时间,它又没有腿,我们可是五楼,再说它可能已经摔瘪了。”


尹昉也不知如何是好,两人又在花坛中一阵翻找,仍然毫无踪迹,只能先回寝室从长计议。


柜子还歪七扭八的摊着,王彦霖瞧了瞧把它们归位,尹昉紧张兮兮地把寝室的每个角落都探查一遍,确定没有那个奇怪的眼珠,才道,“应该不见了吧。”


王彦霖说,“放轻松,我们都在呢,等下回看见了,直接把那玩意踩爆,别怕。”


尹昉点点头,暂且放下心来。


离开学校,黄景瑜照样想吃泰国菜,他摊开手掌,刚才的小花忽地变成了眼球。


“这是什么玩意……蒋璐霞没注意吗。”


他把眼球塞进饮料瓶里,任由那玩意在里面蹦哒。


“安静点,虫豸,别打扰我吃饭的兴致。”他冷冷道。


TBC


暂且变成黑道灵异文?

评论(16)

热度(5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