鱿鱼想当然

永远喜欢传统武侠
跳圈巨快,产粮随缘

【忽幻】无疾而终


是谁先迈出禁忌的第一步,是谁先表露心意,是谁先说的我爱你。这些忽悠都记不太清了,他只记得自己和幻君同居的日子,整整五年,期间只有几个挚友知道他们的关系。


现在他二十八岁,他二十七岁,生活还将继续。


幻君周末回家吃饭,母亲打开门看见儿子提着水果说我回来了,高兴得一塌糊涂,连忙让他进来。


“怎么有时间回来了。”


“想你了啊,妈。”幻跟小孩似的扶住妈妈的肩,跟她一起走向厨房,“今天做什么好吃的,我也来帮忙。”


“唉,你小子就是嘴甜。”妈妈高兴地摸摸他的脸颊,“今天有你最喜欢的排骨汤,红烧肉,都是你爱吃的。”


“爸呢?”


“你爸窜门去了,一会就回来。”


妈妈把菜倒进锅里,鲜肉在油里打滚,刺啦刺啦地叫唤着,幻君乖乖地端了个小凳子坐在墙角边剥青豆。


“儿子啊,你上回不是说要带个朋友回来吃饭吗,叫……叫忽悠是吧。”


“啊……他啊。”幻君垂下眼,手指一挤,豆子从豆荚里蹦出来,“他今天有点事,就没来了。”


“这样啊。”


门口有钥匙咔啦开门的声音,幻君探出个脑袋,笑道,“爸。”

“回来了。”爸爸脱下外套。


“嗯。”


妈妈挥舞着铲子说,“去,别剥豆子了,陪你爸聊聊天去。”


“诶,行。”他把蒜和豆子都搬到客厅,爷俩一边剥一边聊。


“你直播怎么样啊,我瞧了一眼,哦哟,小姑娘的话刷刷刷一大堆,我都没看清。”


幻君直笑 “您老还看直播呢。”


爸爸清清嗓子说,“我咋不能看了。”拿起一个豆荚充当话筒,“谢谢cherry小姐姐的小电视。”


语气模仿得惟妙惟肖,他打趣道,“cherry小姐姐是谁啊?”


“一个粉丝,爸……”幻君无奈地扶额,“您现在怎么这么厉害。”


“我们老年人不也得赶赶潮流,下次我也弄直播去。”


看着老爸兴致勃勃的模样,幻君也笑着,说,“那下回我来帮您弄。”


“行。”


妈妈手艺精湛,不多时就炒好了所有的菜,父子俩屁颠屁颠地将菜端上桌,一家人开开心心地聊天说笑,幻君向他们讲起自己遇到的有趣队友,还有主播们一起搞怪的事,三人都笑起来,爸爸说,“诶,儿子,我上回玩那个游戏老厉害了,杀了两个人,队友都说我社会哈哈哈哈。”

“对对对,我也看到了,还捡了什么空投,嚯,得了把好枪呢。”妈妈附和道,“你爸问其他小伙子们要不要,他们都说不要,让着你爸呢。”


胸腔里的血液泛起一层层涟漪,幻君鼻尖一酸,努力控住想要夺眶而出的泪水,露出笑容,“爸,下回我带您玩,保证比他们都厉害。”


他自知不是一个孝顺儿子,自出国之后鲜少再回家,即使回国也忙于工作,父母却从未抱怨过什么,一直用自己的方式了解他,支持他。


爸爸乐呵呵地答应,“好~你要多陪我玩两把。”


酒过三巡,话题总也离不开结婚,幻君年龄不小了却没个女朋友,妈妈夹给他一块排骨问,“儿子,你打算什么时候找女朋友啊?”


幻君身体一僵,说,“快了快了。”


“那你可得抓紧,我特别想看你结婚时是什么样嘞。”


爸爸说,“诶,儿子正在事业的上升期呢,不能耽误时间。”


“哪里耽误时间了。”妈妈不满道,“休息时间才跟喜欢的人一起出去玩嘛,你个老头子懂什么,小年轻就应该出去玩。”



“哼。”


夫妻俩幼稚的瞪眼,幻君直笑,无奈地摆手,“我会的,我会的。”


妈妈握住他的手,“要是有喜欢的女孩了,一定要带回来见见面啊。”


“好。”


他答应了,就一定会做到,因为主播是最信守诺言的,他们虽然满口胡言却无法抵御真心和牵挂,既然有了承诺就必须实现。


手机在包里嘀嘀嘀地响,屏幕亮起,是忽悠的消息。

忽悠:我很快就回家了,回去给你带好吃的。


幻君主动承担洗碗的职务,与妈妈聊了会天,又帮爸爸浇花,斗了几把地主,临走时,妈妈把一大袋肉和排骨都塞进他怀里,“带回去给你朋友尝尝。”


“好。”幻君艰难地抱住,“我走了啊,妈,拜拜。”


“拜拜。”


他三步并作两步地蹦下楼,打的回到真正的家。这时天色已晚,万家灯火如星辰般点亮了街道,每个窗口散发的暖光都有属于自己的温柔故事。


幻君从口袋里摸出钥匙,门却已经打开,只见忽悠笑着接过他满怀的东西说,“我听见你的脚步声了,怎么买这么多菜啊。”


幻君笑着脱掉鞋说,“是我妈让我带给你的菜。”他嗅到空气中暗藏的香味,高兴道,“呦,今天做了什么好吃的。”


“嗨,我哪会做菜啊。”忽悠说,“我也是从家里带的,我妈专门做了好多让我带给你吃。”


小醋鱼,果子酱,排骨汤,红烧茄子,肉豆腐……各种各样的吃食摆了满桌,两人为难地站在桌前挠挠头发,“这也太多了吧……”


“算了,开吃。”


忽悠二话不说就坐下,拣了一块红烧肉塞进嘴里,幻君问,“你想看什么电影?”


“闪灵闪灵。”忽悠嚷嚷,“你妈妈做的红烧肉真好吃。”



“好吃就多吃点。”幻君说,“还有,能不能换个下饭点的视频,我不想一会把饭吐出来。”


“那就白雪公主吧。”


“……”


这个跨度大的让人无力吐槽,幻君还是老老实实把迪士尼经典调出来,两人盘腿坐在桌前一边吃一边吐槽。


饭菜虽多,两个男生还是风卷残云般将盘子扫荡干净,他们揉着肚子,边看边吐槽。


幻君“嗝——”地喷出有毒气体,忽悠说,“我给九十分。”


幻君说,“nice.”


忽悠又说,“其实我一直觉得白雪公主这故事有点坑啊,你看这个猎人也太没有职业道德了,拿着雇主的钱竟然不好好干事。”


“重点在于白雪公主是个美人好吗。”幻君说,“我比较好奇为什么提起迪士尼的公主大家第一反应都是白雪公主。”


忽悠说,“因为她的名字叫白雪公主啊,你看有哪个公主就叫白雪公主的。”


“啊?”幻君震惊,“难道白雪公主是日本人,姓白雪,名公主,哇——流弊。”


他们脑洞大开地为白雪公主编了一系列新的故事,瞬间变成日本女性升职记,讨论讨论又变成今晚谁洗碗,两人都懒唧唧地窝在角落里不愿动弹。


“你洗吧——幻~”


“你洗——”


“你洗——”


“不,你洗——”

……


车轱辘滚了几圈,幻君猛地起身,鲤鱼打挺,然后踹了忽悠一脚,“快点,快点,洗碗去。”


他风风火火地把脏盘子搬进厨房,忽悠也跟着起身,洗洁精随便放,泡沫起了一池子,两人摸着盘子一阵瞎搓再丢回池子里,也不管到底哪些洗了,哪些没洗,反正滤干净就行。


盘子和碗就随意叠在碗柜里,参差不齐。


幻君擦干手扑到床上,腰间线条一览无遗,他抱着被子看忽悠换衣服,男生虽然很高,但还是个虚胖的大龄小孩,幻君掐了一把他腰间的嘟肉,笑,“忽悠,你该减肥了。”



“哪有,我才不胖好吗!”忽悠炸毛似的一把拉下T恤,然后猛地掀开幻君的衣摆,只见平整而结实的腹肌,虽然只有一点形状,但足够幻君得意了,他直挑眉,“怎么样,服气吧。”


忽悠扔开他的衣服,嫌弃道,“老年人才锻炼。”


幻君哈哈大笑。


“你不知道科学家说现在九二年就算步入老龄了,你个糟老头子。”


忽悠抓住他使劲晃,“你可闭嘴吧,糟老头子二号,今天晚上直不直播啊。”


“不直播,我微博通知了。”


“行吧,我也不播了。”


他拿过手机编辑一条旷播微博,两人理直气壮地窝在被子里打闹。


胳膊搭着胳膊,腿缠着腿,忽悠突然低声说,“别闹了。”


幻君坏心一起,摸进他的两股之间,感受到炽热的硬物问,“要不要我帮你啊。”


手指轻轻揉搓,忽悠喘息一声,推开他,“算了,我自己解决。”



他连忙下床钻进浴室,幻君看着紧闭的浴室门,无奈地叹了口气,其实他们心中都有数,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,因为这再也不是该任性的年纪了。



大概十几分钟,忽悠又一骨碌钻回被子里。


“解决了?”幻君迷迷糊糊地睁开半只眼。


“解决了。”


“时间真够久的……”


幻君往后挪开一点,把热乎乎的位置让给他,忽悠笑着在他额前落下轻吻,说,“睡吧。”


他们相拥而眠,就如同初见时一般亲密无间。


……


第二日清晨,梆梆梆的敲门声突然把幻君吵醒,他猛地起身,连忙下床开门,本来以为是少北或嘟督,却见一位妇人笑着站在门口,眼眸和忽悠一样温柔。


“请问这里是402吧。”


“是是是,您请进。”


幻君手忙脚乱地把她请进门,突然感觉到两条腿冷嗖嗖的,意识到自己只穿了条内裤,又慌张地跑回屋穿裤子,再把忽悠叫起来。



“快快快,你妈妈来了。”


“什么?!我妈?”


他也冲出屋门,看见自家老妈正慈爱地看着他们慌张,失声道,“妈,您怎么来了。”


妈妈说,“我来看看你,顺便带点菜啊。”


换好衣服的两人正襟危坐。


忽悠说,“妈,你来之前也跟我说一声啊。”



“哎呀,我就是来看看你,一会就走了。”妈妈又转头说,“对不起啊,吓着你了。”

幻君疯狂摆手,“没有阿姨,没有没有。”


然后她疑问道,“可是儿子,我记得你不是跟我说你一个人住吗。”


忽悠一愣,随即道,“我这不怕您说我吗,都多大人了,还和朋友一起住。”


“怎么会呢。”


又聊了几句,忽悠匆匆送走了母亲,关好门,小声喊,“幻……”



“没事。”幻君仍然笑着,“今天做什么啊。”

……

年轻时他们跌跌撞撞走到一起,炽热又疯狂,恨不得一路南墙撞到西,感情青涩而单纯,是豁出全部的洒脱。


大家都是有名气的主播,完全不愁花销问题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任性的不得了。


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,他们一天天成熟,一天天认识到世间有太多的身不由己,只要一个人有挂念就不可能真正自由。


当罗伯特采了一把小雏菊送给弗朗西斯卡的时候,幻君就意识到了结局,他随着主人公一起念出台词,不同的声音,相同的感情。


“We all live in the past.we take a minute to now someone,one hour to like someone,and one day to love someone,bur the  whole life to forget someone.”*


他的英语发音依然标准又好听,忽悠虽然听不懂这段话的意思,但他看见了电影显示的字幕,那一瞬间两人都放低了呼吸等待对方开口。


老旧的电影拥有足够的魅力令人深陷其中,他们看到了爱,也看到了失去,其实哪有人生是真正顺心如意的。



幻君开口了,“忽悠,我们……”


“好。”

他的话语还未讲明,忽悠也已知晓。


相互露出笑容,没有任何挽留,因为爱情就是这样,拥有奇迹,拥有无疾而终,他们走进了对方的生命中,留下一段刻骨铭心的回忆就已满足。


没有对和错的选择,只有无法割舍的世俗。


曾经的相遇就是生命里最好的礼物。


END

*: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各自的过去中,人们会用一分钟的时间去认识一个人,再用一天的时间去爱上一个人,到最后呢,却要用一辈子的时间去忘记一个人。——《廊桥遗梦》

评论(8)

热度(4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