鱿鱼想当然

永远喜欢传统武侠
跳圈巨快,产粮随缘

【忽幻】be somebody

忽悠第一次认识幻君其实比他们真正见面还早,那时候幻君比他先做视频,放在优酷上面,自娱自乐,人气不高,但粉丝们还是看得很开心。


忽悠就是其中一员,他也曾萌生过做视频的想法,只是还没有付诸行动,而这个青涩主播的出现就好像自己一样,在迷茫中探寻乐趣。


忽悠会在评论里跟他聊一些热门游戏或者未来前景,他对这些稍有研究,幻君会认认真真思考,再回复评论,一来二去两人就渐渐熟识。


聊天里,忽悠知道幻君住在青岛,两人相差甚远,他喜欢ACT游戏,幻君则偏爱RPG类型,他喜欢聊天,幻君更擅长编故事,他们都有自己的风格。


幻君问他,你打算什么时候做视频?忽悠说再等等,他还需要学习视频基础,幻君说那我等你。


他默默看着幻君的粉丝一点一点增多,视频也越来越好,那人似乎忙碌起来,两人鲜少再聊。忽悠自己摸索着视频风格,直到某天,幻君突然发给他一个压缩文件,解压打开,全都是视频的制作方法,各种主播的风格总结……还有很多。


忽悠笑了笑,说谢谢你。


幻君发了个笑脸。


忽悠说我们学校七月份去青岛学习,附上地址。


幻君说离我家挺近的,来不来找我玩。


忽悠说好啊,你带我飞。


幻君说没问题。


青涩的男孩们对未来充满幻想,他们不在乎艰难的历程,只在乎喜欢做的事。


忽悠随便背了个包就自己先跑去青岛,飞机票也是打工挣的,穿着普普通通的T恤,牛仔裤,鼻梁上架了副黑框眼镜。


飞机轰隆隆地穿过云层,黑夜的蔓延遮住了尽头,他把额头磕在冰冷的玻璃旁,合上双眼。


路灯投下暖黄色的灯光,阴影笼罩住幻君单薄的身形,青岛的夜晚还是趋于寒冷的,他感受到鸡皮疙瘩的翻涌,与一旁的出租车司机闲聊。


司机师傅说外面太冷了,要不你进来待会。


幻君说不用了,谢谢您。


走下飞机,忽悠给他打电话,问你在哪儿呢?


幻君说你往外走。


他调出手机的Flash动画,跟应援明星似的高举手臂,黑底白字,明晃晃的在黑夜中亮闪。不多时,走来一个瘦瘦高高的男孩,长手长脚,白的跟牛奶一样,幻君有种直觉,就是他了。


“忽悠。”


“幻。”


两个男孩腼腆地笑着,露出一排白白的牙齿。


司机师傅也笑,“搭车不,可以算你们便宜点。”


两人回道,“好。”


长途跋涉,忽悠带着蜷意,幻君说你可以睡一会,到了我叫你。忽悠摇头,说我好不容易见你,怎么能睡觉。


他们如很多年未见的好友一样熟稔,热切地闲聊,幻君说明天我来教你做视频,你买软件了吗?


忽悠说,买了。


他连比带划地说自己摸索的过程,一分钟剪了两个小时还没有保存,电脑就爆炸了。幻君直笑,说我理解,以前老有这样的事,气得恨不得跳楼。


封闭的空间阻挡了寒冷,黑暗总是令人犯困,忽悠连打几个呵欠,揉揉眼睛,司机师傅关掉车灯,幻君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。


“睡一会吧,到了我叫你。”


忽悠仍想倔强几句,眼皮却止不住打架,愈来愈沉重,他抓住幻君的胳膊说我还有很多话想跟你讲。


幻君轻笑,“明天再说吧。”


肩膀磕上重物,毛茸茸的发丝骚扰脖颈,幻君把忽悠扶正,自己望向窗外,夜还是那个单纯的夜,只是他的身边不再冰冷。


忽悠的大学专业跟游戏视频无关,起步相当困难,他对自己的风格也一无所知,只能盲目的学习。


幻君说没关系,可以先打基础,至少剪辑卡点要会。


他俩坐在电脑前研究,幻君时不时指点,忽悠的同学打电话过来说你人呢?!忽悠说我在青岛的朋友家。


同学说我特么以为你在网吧失踪了。


忽悠直笑,让他在老师那里打个掩护。


挂断电话,幻君问,你不用跟学校学习吗?


忽悠说不用。


成熟的躯壳之下还是一个固执又稚嫩的灵魂,他说我想跟你学做视频,我想做游戏主播。

如果因为想玩游戏而耽误学习,一定会被家里打死,幻君觉得好笑,拍拍他的肩,“行,我教你。”


他其实比忽悠还小,却包容的跟个大哥似的,忽悠笑道,以后可以让你的粉丝叫你大哥。


幻君说,可以,我喜欢。


他们一起玩森林冰火人双人版,键盘敲得噼啪响,幻君让忽悠打个腹稿,把他当观众试试。忽悠想了想,操控火人跳过毒水,开始讲解,他把两个小人分别起了个名字,编出一套骑士救公主的故事,逻辑虽乱,但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已经很好了。

幻君说可以啊。


忽悠说承让,承让。


只是直播肯定比这复杂很多,他们玩的起劲,不一会就偏离了话题,开始研究关卡。


两个脑袋凑在一块,眼睛紧盯屏幕,音乐声音覆盖了耳膜,外卖小哥在外面疯狂敲门。


等他们好容易通关之后,幻君长舒一口气,摘下耳机,忽悠大笑,说我去喝点水。幻君点点头,拿起手机,一看十几个电话和一条气鼓鼓的短信。


外卖在门口!!!


幻君好笑地摇头,去开门,披萨孤零零地躺在地上。


他把它捡回屋里,说,“披萨凉了。”


忽悠说,“热热呗。”


幻君说,“我懒得热。”


两个懒惰的男孩脚对脚窝在沙发里看电影,加菲尔德扮演的蜘蛛侠飞荡于城市高楼之间,少年心性一览无余。


忽悠说我喜欢他,很帅气。


幻君说没有人会不喜欢蜘蛛侠。


他对漫威了解颇深,说现在这个人是616里最好的彼得帕克。


忽悠说看出来了,纽约好邻居。


后来他们抱着披萨盒子熟睡,两条腿互相搭在对方身旁,电影播了一遍又一遍,本叔叔说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。忽悠翻了个身,手臂吧唧敲到桌子角。


他嗷地嚎了一嗓子,捂住手腕,吓得幻君猛地睁眼,问,“怎么了,怎么了?!”


忽悠甩了甩手,说没事,敲到桌子了。


幻君说用不用抹药。


忽悠说没事。


他们用凉水洗脸清醒,又坐在电脑前研究。


忽悠不像幻君学的是导演专业,编故事起名几乎手到擒来,他苦恼地狂抓头发,唠唠叨叨半天,幻君耐心听着,说你不用像我一样,你可以与粉丝或者别人互动。


忽悠说也行,但是这要有粉丝基础才可以吧。


幻君一想,说也是,也许你可以试试moba类型游戏,能互动。


忽悠说好。


他还没有正式开始直播,一切都是设想。


幻君说明天我带你逛逛?


忽悠说好哇。


他俩一人一件短袖T恤,黑色和白色倒也搭称,青岛美食盛名,从早上的鲅鱼饺子,到傍晚的酱猪蹄,忽悠拿着一口一口嚼,幻君说你吃慢点,别呛着了。


忽悠嗯嗯两声,速度丝毫不减。


猪蹄软嫩,味道浓稠,酱汁的甜味与肉的细腻恰到好处的揉和,忽悠感叹,实在太好吃了。


幻君直笑,默默又推过一盘。


忽悠挺不好意思地咧嘴笑,“下回去我那里玩,我带你吃我们那的美食。”


幻君说,好啊,就这么说定了。


饭后,他们拎着鞋袜在海边散步,脚丫陷进沙粒,留下印记,晚霞从天际扑向即将消失的半日,和暖黄的光芒一起坠入大海尽头,揉碎的色彩掉进了鱼的身体,掉进了珊瑚的壁丛,熠熠生辉。


忽悠痴迷地望着这幕光景,不舍得移开双眼,他的泪水滑过面颊,幻君从后面搭上他的肩,说,“走吧,该回家了。”


修长的手指富有无尽的力量。


忽悠点点头,拂去未尽的泪水,与他同行。


舍友的掩护没能持续很久,老师知道他旷课的事情,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。忽悠在阳台抱着脑袋焦躁不已,老师说你现在都大二了还逃课,想不想学习了。通篇就是训话,忽悠只有皱眉,来来回回的踱步。


幻君捧着一杯可乐,看他苦闷极了的神情,打开电脑剪视屏。


许久之后,忽悠从阳台逃出,他丢掉手机坐在幻君身旁,看他剪视屏,一帧一帧,极其精细。


幻君说你不回去上课吗?


忽悠说我不想去。


幻君偏过头,说回去上课吧忽悠,在成为真正的游戏主播之前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做,试试moba类的游戏,或许会适合你。


他总是成熟且冷静,黑色眼眸蕴藏着深海似的情感,慵懒而魅惑。


忽悠沉默着垂下脑袋,表示了默许。


我会时常和你联系,幻君说,有什么不懂的就问我,还有出了有趣的新游戏我都会告诉你。


忽悠突然抱住他,说,“我要是能像一样就好了。”


委屈的哽咽几分。


幻君揉了揉他的发丝,轻笑,“像我没什么好的,忽悠,你以后会成为比任何人都厉害的游戏主播,在那之前你只要找到自己的风格就好了。”


他的声音低沉的像是深海里的鲸啸,是鲜少能听到的绝妙魅惑,引诱人心,忽悠喜欢听他说话。


“好吧。”他笑起来,“听你的,我回去上课了。”


“好。”


之后的日子,忽悠为那几个该死的学分奔波,幻君时常打电话调侃,但他们总会抽出一半的时间制作视频。


离开青岛前,幻君去机场送别,忽悠夹在一群大学生里仍然显眼,清秀又高。幻君远远地招手,忽悠也笑着疯狂回应,他喊,“下回来找我!”


幻君比了一个“OK”


他们虽然即将远隔两地,但没有什么能阻挡情感的蔓延,千丝万缕牵连手心,幻君拽过那无数凌乱的线感受到另外一人心脏的跳动,忽悠窝在宿舍里,手机夹在耳边,与他交谈。


寂静的夜里,只有他们二人沉浸其中。


“明天见,幻。”


“不是明天见。”幻君笑,“是晚安,小主播。”


“晚安。”


挂断电话,忽悠抱着膝盖,回想起白天室友的劝慰:游戏主播不会长久的忽悠,先不说你能不能火起来,等你火起来又能持续多久,已经不是小孩了,我们现在这个专业未来前景已经很好了。


忽悠说我知道。


室友说我是真的把你当兄弟才说这些。


忽悠说我知道……


他当然知道,一切的忠言逆耳都是利于行,可他不想接受。忽悠推开门,手肘撑在栏杆旁,他点起一支烟,星火缭绕,烟气随风而逝,今晚月光更盛,他不知道幻君是否已经睡下,高举手臂,对着圆月。


“敬你。”

幻君的话回荡耳边,晚安,小主播。


他仿佛眺望到世界尽头的巨鲸,摆荡鱼尾,甩起水花,在月中长啸,像是童话里具有魔力的祝福。


撕开云雾,走出黑暗,让决心的声响回荡天际。


忽悠推开那扇门,和幻君一起同行。


即使现在人气不高,未来也会变高,他们安心做自己风格的视频,幻君说来B站吧,忽悠,这个平台年轻人多。


于是忽悠也进驻B站,他紧跟幻君的步伐。


两人远隔千里的交谈,从不落寞。


绝地求生火起来,忽悠做了几个视频,渐渐有了起色,他问幻君,你玩不玩?

幻君有些犹豫,只当自娱自乐的放了个视频,没想到大火,粉丝暴增,欣喜之余倒徒增几分无奈。


忽悠说你不高兴吗?


幻君说,我只是在想这里的很多粉丝在我不玩吃鸡后,是不是还会关注我。


忽悠说,你要有信心。


他们已经几年未见,联络倒也不曾减少,后来漫展把他们邀请作为嘉宾,幻君才见到忽悠。


一时百感交集,他们都变了也没有变,忽悠换了眼镜,倒是更显成熟,幻君直笑,“变胖了啊,小同学。”


忽悠也笑,“最近吃太多了,没运动。”


幻君的骨线更加明显,少了青涩的味道,只是仍旧帅气。


忽悠搭着他的肩,粉丝们团团围住,手机的拍照声交叠,幻君有些紧张,僵硬地笑着,忽悠一把搂住他,笑,“没事。”


他大胆的与粉丝们打招呼,说笑,比起初见时,他好像突然从一个小男孩长大,已经比幻君成熟很多了。


主办方把他叫去商量流程,忽悠说我先过去了,语气里不无担心,幻君说没事,你过去吧。


忽悠一步三回头,他离开的一瞬间,粉丝们将剩下的缝隙填满,幻君不停的说着你好和谢谢,优雅又礼貌,忽悠放下心离开。


流程其实很简单,主持人叫到谁,谁上台就可以,大概走了两遍就算结束。


忽悠急匆匆地出来寻找幻君,只是茫茫人海中哪里还寻得到那个人的身影,他问,“幻君呢?”


粉丝们此起彼伏的不知道。


他穿过人海,拿起手机,拨通号码。


“你在哪呢?”


幻君说,“我在……A场的…………花坛……”


他这边实在太吵,忽悠用尽力气才勉强听清,保安们护着他走出去,忽悠笑着说我先离开一会,你们可以到处玩一玩。


粉丝们都说好。



他自己嗖地冲进拐角,没了身影,幻君躲在花坛的小角落里玩手机,戴着口罩,见他来了,眉眼弯弯。


“来了。”


“嗯。”


这里人少,他们得了个自在,慢慢聊天。


忽悠说,来我那里玩吧,我带你去吃东西。


幻君说,行啊,你带我飞。


忽悠说,没问题。


他们相视一笑。


在舞台上,忽悠比幻君更玩的开些,他虽也紧张,但还是能开个玩笑什么的,但幻君的紧张肉眼都能看出来,他离忽悠有些距离,但也不愿离他太远。


主持人说话的时候,他俩凑到一块,忽悠摸摸他的手臂,幻君说,我太紧张了。


忽悠说,没事没事。


他抱着他,说,别紧张。


当年的身份似乎已经对调,不过现在谁照顾谁都已经无所谓,他们只是十年如一日的联系,保持当初那段最好的感情。


青涩时期最好的关系。


END

评论(10)

热度(6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