鱿鱼想当然

跳圈巨快,产粮随缘

【獒龙】你是吸血鬼

内含cp:,昕博,胖雨,玘远

1. 

方博最近沉默于美国传说无法自拔,整天把自己弄得跟神棍一样,这两天也不知从哪儿弄来了召唤吸血鬼的方法,非要拉着周雨试一试,周雨听后,简直各种欲哭无泪,他最怕的就是这些东西,哪有这个胆。 
 
无奈之下,方博找来张继科,在半夜的时候把周雨一起扛出去了。 
 
半夜凌晨三点,路上空无一人,幽幽的寒气透过衣服让方博打了个冷颤,张继科站在十字路口把召唤用的材料一股脑丢到地上,回头道 
 
“你不是要找吸血鬼吗,过来啊。” 
 
方博抱紧周雨,瑟瑟发抖,“不不不了吧,科哥,要不我们还是回去。” 
 
“看把你怂的,周雨都比你好。” 
 
“嘿嘿。”方博瞄了眼周雨,一看这孩子眼睛都被吓直了,还好呢。 
 
张继科倒是兴趣颇浓,自顾自的把附子草末倒进银子弹里,“博儿啊,我就先不问你银子弹哪来的,就这附子草是杀狼人的东西,你知不知道。” 
 
“科哥,你咋比我还懂呢。” 
 
“你不看美剧啊。” 
 
他把附子草点燃,银子弹上燃起一簇蓝色的小火苗,张继科皱了皱眉,说 
 
“你把周雨拉远点,别一会儿真出来什么东西吓着他。” 
 
方博连忙把周雨拽到公路旁的一棵树下,两人缩在宽大的树干后面冒出两个小脑袋,紧紧盯着张继科。 
 
张继科举着那簇火苗,傻愣愣地站了半晌,什么东西都没有,他失望地哎呀一声,喊道 
 
“方博你这东西不靠谱啊。” 
 
刚迈开步子,只见地上一团黑影掠过,蓝色火苗咻地熄灭,周雨跳出来大吼 
 
“科哥!” 
 
在他的撕心裂肺的吼声中,张继科已经不见了踪影,银弹壳叮叮当当的落到地上。 
 
方博也彻底懵了。 
 
2. 
 
张继科是被玫瑰花的味道呛醒的,他咳了两嗓子,感觉脑袋疼得厉害。 
 
映入眼帘的是一幅巨大的肖像画,张继科心想,这房间的主人不是个自恋狂,就是个大变态,但画确实确实是幅好画,每一笔都异常细致,他不由走近了观察。 
 
画上的男人文雅白净,身着中世纪的贵族礼服,张继科心想这不会真是吸血鬼的房间吧,他环顾四周,发现屋里还摆放着蜡烛,古希腊文的书,连镜子都是铜镜。 
 
张继科暗道不好,急急忙忙往外跑,出门就和一个男人撞了个满怀,餐盘里的东西噼里啪啦掉了一地。 
 
“对不住,对不住。” 
 
他连声道歉,刚把叉子捏在手里,突然觉得不大对劲…… 
 
“我去,你是那个画里的人!” 
 
那个所谓的画里的人,现在正无辜地歪着脑袋说 
 
“那是高远给我画的,他是个很出色的画家,还有,你好,我是马龙。” 
 
“哦哦,你好,我叫张继科。” 
 
这如此家常的对话一点也不像吸血鬼和人类之间该有的,照张继科的脑补来说,他们的初次见面不应该是这样的吗。 
 
马龙:“哈哈哈哈哈愚蠢的人类,我可是尼古拉斯吸血鬼三世,快向我臣服吧。” 
 
然后马龙用他的异能力控制张继科,张继科宁死不从,大战三百回合。 
 
但现实是,马龙很小声地叹了口气,惋惜道 
 
“大昕做的东西全白费了。” 
 
张继科很不忍直视的看了看满地的动物内脏,还是强忍着吐意,插开话题。 
 
“你真是吸血鬼啊。” 
 
“对啊。” 
 
张继科上下打量了马龙一番,“不像啊。” 
 
“现在都什么世纪了,吸血鬼也要与时俱进,我们都不穿那种衣服了,那画还是高远几百年前给我画的。” 
 
张继科心道,厉害了。面上还是不露声色,乖乖跟在马龙身后。 
 
“你家还有别…吸血鬼吗?” 
 
“有,我弟弟,许昕和樊振东。” 
 
两人走过长长的走廊,不得不说中世纪的审美还是非常不错,那些古典的雕塑让张继科欲罢不能。 
 
他们来到大厅,就看见两个男生窝在沙发里对着电视打游戏,打得还是方博和周雨最喜欢的乒乓世界。 
 
“我去,我弟也打这游戏。” 
 
“年轻人都喜欢玩这个,你有几个弟弟?” 
 
“两个,一个叫周雨,一个叫方博。” 
 
马龙从旁边袋子里抓出一把附子草塞进嘴里,樊振东在吃饺子,张继科心想这可能是这最正常的食物了,于是多看了两眼,结果看到樊振东嚼了两下饺子后嘴里开始滋滋冒烟,不一会儿,整个下巴都被融掉了。 
 
那一刻,张继科几乎想戳瞎自己的狗眼。 
 
“卧槽,你弟吃的什么玩意儿。” 
 
“哦。”马龙习以为常的应道,“大蒜饺子,他喜欢吃那玩意。” 
 
神经病啊你们! 
 
“现在吸血鬼都不吸血了?” 
 
马龙停下了吃附子草的动作,眼里闪过一丝隐晦的光。 
 
“吸啊,只不过几百年吸一次吧,我们想要人类的血来完成蜕变。” 
 
他的眼神开始变得危险,两个弟弟也都停下了打游戏的动作,冷冷地盯着他。 
 
张继科猛地站起身,往后退了几步,手上紧紧握住餐刀。 
 
“要打架我可不一定会输。” 
 
“继科,你知道一般人类召唤吸血鬼是为了什么吗。” 
 
“不知道。” 
 
“我想也是,现在没人信这个了,可是在很早以前…”马龙走到张继科面前,“人们为了心中的愿望愿意用鲜血交换,而我们现在正好需要。” 
 
张继科冷汗直冒,“我一个人够你们三吃吗。” 
 
“差不多。” 
 
那个瘦瘦高高的男生也站起来,舌头滑过嘴唇。 
 
张继科笑了笑,“那可不行,我的两个傻弟弟还在外面吓得团团转呢,我得回去。” 
 
瘦高男生步步逼进,当他伸手的那一瞬间,张继科狠狠地把刀扎去,却见那人一把握住尖刃,朝他伸出左手,笑得又傻又二。 
 
“你好,我叫许昕。” 
 
“你们都什么毛病!!!”张继科崩溃道,“中二病晚期吗!” 
 
“哎呀,我们没有强迫人的习惯,都说了会用愿望交换吗,而且不能只吸一个,不够,每天50cc,两天你就没命了,我们得喝一个月呢。” 
 
许昕一脸理直气壮,又回去和樊振东打游戏了,马龙无辜地朝张继科摊手,“你必须选一个,好不容易有人来,不能轻易放走了。” 
 
张继科简直后悔的肠子都青了,回去一定要先打死方博。 
 
“那我不会死吧。” 
 
“不会。” 
 
“那行,就你了。” 
 
马龙顿时高兴地笑起来,露出两颗小獠牙,“真的啊。” 
 
“真的真的。” 
 
“那行,你有什么愿望吗?” 
 
张继科一愣,想了想,“世界和平。” 
 
马龙也一愣,“能不能换个庸俗点的。” 
 
许昕哈哈大笑,“你咋这么伟大。” 
 
张继科翻了个白眼,“我伟大不行啊。” 
 
马龙无奈地眯起眼睛,“这我真不行继科,换个别的吧。” 
 
“到时候在说,现在能送我回去了吗。” 
 
“不行。” 
 
“为什么?” 
 
那个胖小孩终于开了口,一股好玩的东北大碴子味,但说出来的话却让张继科瞳孔骤缩。 
 
“我们还差两个,你不刚好两个弟弟吗,他们一定会来找你的。” 
 
“去你大爷的,马龙,刚不是有个愿望吗,我的愿望就是别碰我那两个弟弟。” 
 
“不行。” 
 
马龙一把抓住张继科的手腕,死死的,就跟坚硬的手铐一样。张继科这时才感觉慌了,立即抬腿狠狠一踹,却被马龙扭过身子,整个人按在地上。 
 
许昕说,“安啦,我们又不杀人,就要一个月的血,没事儿的。” 
 
“你TM那叫站的说话不闲腰疼!” 
 
3. 
 
在张继科被一团黑影掳走之后,方博和周雨是彻底懵了,两人把整个街区找了个遍,也没找到张继科的踪迹。 
 
“方博,怎么办啊。” 
 
方博这会儿也慌,都是他非拉着张继科干这事,这下人都不见了。 
 
太阳的光芒已从地平线上洒落,天亮了,方博一把拽住周雨往回跑。 
 
“我们报警去,我们报警去。” 
 
警局早上也是六点钟上班,现在左不过才刚五点,街道里雾气蒙蒙,两个可怜的小朋友就缩在警局门口,恨不得一把鼻涕一把泪。 
 
陈玘大早上来警局开门,呵欠刚打到一半就被两个扑上来的身影吓得差点来个过肩摔。 
 
“警察同志,警察同志,我哥被吸血鬼抓走了。” 
 
陈玘差点没吐血,“什么?!” 
 
“是真的!” 
 
“行行行行,等会儿,先让我开门。” 
 
两个男生坐在他的办公室里,头发湿漉漉的,感觉被吓得不轻,陈玘秉着为人民服务的精神给他俩倒了杯热水。 
 
“说吧,咋回事。” 
 
方博和周雨对看一眼,一人一句娓娓到来。 
 
…… 
 
“你是说,张继科被吸血鬼抓走了?!” 
 
两人连忙点点头,陈玘无奈地抚额,“我送你俩回家睡一觉吧,说不准睡一觉张继科就回来了。” 
 
“我们说的都是真的!”周雨急了。 
 
“要是去别人那,光吸血鬼三个字都直接把你们扔出去,你当我们警察每天很闲啊。” 
 
陈玘很无语,两个男孩欲哭无泪,局面正僵持着,旁边却走进来一个人。 
 
“诶,玘子,今天这么早……这谁啊。” 
 
“报案的,非说自己老哥被吸血鬼绑了,你说我咋办。” 
 
“诶呀,有个性。” 
 
这熟悉的腔调让方博立马回过头,“邱叔?!” 
 
邱贻可呆掉了,“侄儿?!你咋在这啊。” 
 
原来,方博和邱贻可以前认识,邱贻可出去上警校后就没了联系,而方博出去上大学,邱贻可上个月才调里这里,也是巧。 
 
一看是认识的,陈玘也就懒得管了,“这儿交给你了,我去资料室把今天用的东西找出来。” 
 
“行。” 
 
方博和周雨又把事情的经过给邱贻可也讲了一遍,他跟陈玘的反应一模一样。 
 
“也许那个叫张继科的只是想吓唬你们呢。” 
 
“不会的。”方博道,“周雨向来怕别人吓他,科哥就算吓我,他也绝对不会去吓周雨,这是大事。” 
 
这下邱贻可为难了,他抓了抓头发,侄儿肯定不会乱讲,可现在也抽不开空,便认真安慰道 
 
“现在着急也没用,我们等到晚上再试一次,看看能不能把张继科找回来。” 
 
方博和周雨蔫蔫地点头。 
 
而远在吸血鬼之窝的张继科现在正百无聊赖中,因为天亮了,三位吸血鬼立马跑去睡觉,留下他一个人呆在大厅里。 
 
院子里玫瑰花的味道仍然很浓,马龙说希望他考虑一下,张继科回答,滚。 
 
他绝对不能让周雨和方博也搅到里面来。 
 
拉开厚重的窗帘,张继科出神的盯着大片的玫瑰花,他突然在玫瑰花丛中看见一个人影晃过,现在是白天,能在白天活动的一定是人类! 
 
张继科简直欣喜若狂的冲下去,远远的就开始疯狂招手,“喂喂喂,那边那个。” 
 
站在花丛里给花朵浇水的男孩,见到张继科喂喂地称呼他也不生气,小小的挥了挥手。 
 
“你有什么事吗?” 
 
张继科气喘吁吁地冲到他面前,“你你…你是人类吗?” 
 
男孩笑得眉眼弯弯,“不是啊。” 
 
我靠! 
 
“那你是啥?” 
 
“雪怪。” 
 
张继科一脸懵逼,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他故作友好地伸出手,“你好,我是张继科。” 
 
男孩轻轻握住,晃了晃,“我叫林高远。” 
 
“马龙那幅画是你画的啊。” 
 
“对。” 
 
“画的真好。” 
 
“谢谢~” 
 
眼前这个男孩至少没有嚷嚷着吸人血,张继科想跟他套套近乎,便问 
 
“雪怪是什么物种啊。” 
 
“嗯……我们从冰原里诞生,专门吃人。” 
 
“……” 
 
林高远看着他崩溃的表情,哧哧轻笑,“我不爱吃人啦,我喜欢玫瑰,龙哥把这一片玫瑰园都交给我来照顾。” 
 
这一眼望不见尽头的玫瑰确实壮观,有风轻轻吹过,花朵便随风摇曳,那股浓郁的香味也传至千里。 
 
张继科不为所动,“你能告诉我离开这里的路吗。” 
 
“不可以。”林高远抱歉地笑笑,“暂时留在这里吧,龙哥他们真的很需要人类的血来度过那一个月,不然他们会死的。” 
 
“吸血鬼还会死啊。” 
 
“会的,这世界上任何一种生灵都逃不过死亡。” 
 
“吸血鬼能活多久?” 
 
“也就三四千年?” 
 
去你大爷,张继科暴怒。 
 

4. 

等到深夜,周雨,方博把两位警察一起领到他们的召唤地点。站在十字路口,邱贻可瞄了一眼陈玘,问 

“玘子,你咋穿成这样?” 

昏黄的灯光,陈玘一身笔挺的特警制服,脚踏军靴,腰上系着装备带,严肃的调了调耳麦。 

“警察那身不好行动,我去找特警那边借了身衣服来。” 

“哎呀,专业。” 

“别贫了你。” 

陈玘轻轻给了他一拳,两个男生站在不远处的地方小声讨论着什么,陈玘喊他们过来,伸出两根手指。 

“现在有两个方案,1.由你俩其中一人做诱饵,当吸血鬼出现时,我来狙击,但失误率极大。2.我去那边看看,但是不一定能回来,这两个方案是目前为止所能想出的最好方案,而且危险性相当,你们自己考虑吧。” 

方博和周雨自己在一旁窸窸窣窣商量,邱贻可把陈玘一拉。 

“你搞什么鬼,万一都回不来了怎么办?!” 

“不然你说怎么办。”陈玘皱眉,“这事十有八九是真的,你觉得叫那俩小孩不要去,他们会听吗。” 

“啧——”邱贻可焦躁地抓了抓头发。 

周雨和方博也商量的不太顺利,两人都争着要去。 

“方博你听我的,我家里已经没人了,可你不行,万一你要是回不来了你父母怎么办。” 

“不行,要去我俩一起去! 

周雨见实在没办法,直接把他推到邱贻可面前,一把夺过陈玘手上的打火机,点燃附子草。 

“周雨!”方博叫道。 

“把他拉住了!”周雨说。 

蓝色火苗冉冉烧起,一切已成定局,邱贻可只好把方博拉远点,陈玘站在马路一旁紧紧握住枪,蓄势待发。 

没过多久,火苗咻地熄灭,和张继科那次一样,一团黑影突然从阴影中出现,快速朝周雨袭去。 

弹壳噼里啪啦往下掉,陈玘的枪装了消音器,虽听不到枪声,但看那满地的子弹壳也知道情况异常危急。 

陈玘一边开枪,一边把周雨往身后护,那团黑影好像完全不受影响,死死盯着周雨。当它快要追上两人时,周雨咬牙把陈玘往旁边一推,黑影顿时卷住他消失在夜色中。 

“周雨——!” 

方博崩溃的大吼,陈玘坐在地上呆了一会儿立即起身,把一只耳麦丢给邱贻可,方博拽住他的衣服说 

“你把东西给我,我得去找周雨。” 

陈玘紧紧抓住他的手,“邱贻可把他看住了,天亮我还没回来就把他带回去,你俩把这事忘了,明白了吗。” 

陈玘只要不笑就显得特凶,他这会儿撇着嘴下命令,邱贻可倒是不怕,一股血性上涌。 

“你把枪给我,我去。” 

“行了吧。”陈玘戴上半指手套,点燃附子草,“我没兴趣照顾你侄子。” 

这一对叔侄看着陈玘消失在夜幕中,留下的人只有苦苦等待。 

5. 

陈玘被掳到房间里后,当黑影现出原形的刹那,他直接一记肘击狠狠怼裂了许昕的下巴,许昕当时就懵了。 

“我去,你咋打人啊啊啊啊啊,疼死了。” 

陈玘不为所动,拿枪指着他,“张继科在哪儿。” 

“在客厅,在客厅。”许昕疼得直跳脚,还好心地把路给他指出来,“出门左拐一直走,推开门就是了。” 

陈玘挑了挑眉,看他那傻样,心说哪有吸血鬼蠢成这样,还是很没诚意的朝许昕摆手。 

“抱歉了。” 

他转身朝外面跑去,许昕郁闷地坐在床上等下巴愈合。 

陈玘刚走到一半就在过道里看见一黑一白两人,他警惕地举起枪,问 

“张继科在哪?” 

看见枪,张继科和马龙条件反射双手抱头,听见那人问自己,张继科说 

“我就是。” 

“那旁边那个是吸血鬼?” 

马龙自己点点头。 

陈玘心有疑虑,这两个吸血鬼看起来都是副大学生样,没什么攻击力,张继科也好好的。 

“你是哪位啊,怎么知道我的名字。” 

“我是朝阳市第四公安 厅刑侦科的队员,陈玘。” 

张继科有点惊讶,“方博他们去报警了?!” 

“对。”“陈玘道,“他俩说你被吸血鬼抓了。” 

“喔,你竟然信了。” 

“因为我有个同事认识方博,能证明你这两个弟弟没有失心疯!”陈玘崩溃地吼道,一把拽住张继科的衣领,“你还有时间跟我开玩笑,赶紧回去!” 

一听到“回去”二字,本来还在神游天外的马龙忍不了了,抓住陈玘的胳膊。 

“他不能走。” 

“为什么。” 

“因为他已经跟我签契约了……” 

“那就对不起了。” 

陈玘也不等马龙把话说完,抡起枪托就狠狠朝他脑袋砸去,但马龙可不是许昕,他看着乖巧,实际也出手狠厉。他用手臂快速挡住陈玘的攻击,另一只手如鹰爪般朝他的脖子掐去。 

陈玘瞳孔骤缩,电光火石间两人已过数招,谁也不让谁,眼神狠得像两条头狼。 

张继科本想去拦,被许昕连忙抱住,“我的天,你可别去送死,这俩出的都是杀招,搞不好就完了。” 

人类和吸血鬼终究实力悬殊,马龙把陈玘直接抡出了窗外,张继科倒吸一口凉气,扒住破碎的窗口往下望。 

玻璃破碎的声音惊到了林高远,他正趁着月色把新鲜的玫瑰花剪下来,就见一个人影被甩出窗外,他还以为是马龙呢,急急忙忙跑过去。 

陈玘掉在了玫瑰花丛里,楼层不算太高,又有植物缓冲,没摔出什么事来,可他真要被玫瑰花刺给扎死了,挣扎从花丛里爬出来,他拔掉深深陷进胳膊里的刺,抬头便看见林高远惊讶又担心地问 

“你,你没事吧。” 

陈玘摇摇头,警惕的站起身,“你也是吸血鬼?” 

“不是,我是雪怪。” 

陈玘生的英气,剑眉星目,映着月光真是翊翊生辉,他的发间夹着几片花瓣,林高远愣愣地伸出手,陈玘却将他拨开。 

“你的头发上有花瓣。” 

陈玘自己呼噜一把,“没事儿。” 

这会,马龙已经跑下来了,满脸焦急跟刚才判若两人。 

“你没事吧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 

陈玘叹了口气,林高远轻轻拉着他的袖子,“有什么话好好说吗,我去给你泡茶喝。” 

看着小孩天真的表情,陈玘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,无力道 

“行——谈,谈。” 

一伙人走回大厅,男生的友谊总是很奇妙,正所谓没有打架解决不了的事,上一秒还掐呢,下一秒他们就坐在一起喝茶了,陈玘还能向马龙抱怨两句他下手太狠,马龙便嘿嘿一笑,跟个小孩似的。 

张继科问:“方博和周雨还好吗。” 

陈玘一口茶喷了许昕一脸,“我靠打忘了,他已经先被带过来了。” 

张继科猛地站起身,许昕再次贴心指路,“第三个房间是小胖的。” 

6. 

其实不光马龙和陈玘打人凶残,周雨也不例外。 

张继科刚把房间门推开,就看见周雨骑在樊振东身上,用烛台砸他脑袋。 

张继科一脸懵逼,卧槽,我这是来早了,还是来晚了。 

时间倒回至五分钟前,周雨被樊振东抓了之后直接被吓哭了,小朋友本想说几句中二台词吓吓他,结果这还没吓呢,人就先哭了,樊振东手足无措地小声安慰 

“你你你你别哭啊,我让高远给你做小饼干吃,你别哭了。” 

周雨的大眼睛里沁满了泪水,他用手背使劲抹着,也不理樊振东,小胖子焦急地搭上他的肩想安慰一下,没想到,这一碰也不知道开了什么机关,周雨突然一脚把他踹下床,樊振东跟团子似的滚了两圈,他还在头晕眼花呢,就见周雨跳了下来,骑到他身上,抄起桌上的烛台就往他脑袋上砸。 

樊振东一个大写的崩溃,这点程度的攻击对吸血鬼来说也不算什么,反正他们会自愈,可关键是真的很疼! 

樊振东无奈地用胳膊挡住脑袋,周雨一边哭一边砸,也不知道到底谁在欺负谁。 

樊振东只希望他能哭累了歇会儿。 

没过多久,张继科就来了,樊振东生无可恋的望向他,张继科连忙把周雨抱住。 

“周雨,周雨,别打了,别打了。” 

哭的神经衰弱的周雨终于清醒了一点,喃喃道 

“科哥?” 

“对,是我。”张继科揉了揉他的头发,“没事了啊。” 

“你不见之后我和方博找了你好久。”周雨抹掉眼泪。 

“我知道,我知道,我们先去大厅好吧,陈警官也在那里。” 

“嗯。” 

樊振东躺在地上装死,默默自愈,周雨仿佛才看见他瞪大眼睛 

“这谁啊。” 

“……”张继科抚额,“就刚才被你揍的。” 

周雨顿时脸色爆红,手忙脚乱的扑上前,“你没事吧,对不起,对不起,我当时太害怕了。” 

樊振东自知理亏,就眯着眼朝他一笑,“没事,没事,我这一会儿就好了。” 

“你是吸血鬼吗。” 

“对啊。” 

就算吸血鬼会自愈,看着樊振东惨兮兮的躺在地上,周雨心里也一阵愧疚。 

张继科把樊振东拉起来,“没事儿,你看小胖那么胖一会儿就好了。” 

樊振东配合的做了一个大力水手的动作,周雨忍不住笑起来。见他终于笑了,两人都松了一口气,他们向客厅走去。 

推开门,所有人都看见张继科领着一个哭的眼睛都肿了的男孩进来,齐刷刷地朝樊振东望去。 

你做了啥了? 

樊振东:我尼玛什么都没做…… 

周雨很不好意思的帮樊振东洗刷冤屈,“小胖没做什么,倒是我打他了。” 

许昕摆摆手,“没事,他经打,反正死不了。” 

“我去,你还是不是我哥啊。”樊振东喊。 

“亲哥。” 

林高远烤了小饼干端上来,大人们是不敢兴趣的,樊振东在那儿摸着摸着吃。 

周雨小声道:“我们那儿有一家特别好吃的甜品店,下回我给你带好不好。” 

“真的啊。” 

“真的。” 

但是樊振东还是有些低落地说,“下回你肯定不会过来了。” 

“为什么啊。” 

“因为我想吸你的血啊。” 

周雨一时沉默了下来,过了一会问,“你要吸多少啊。” 

“每天50cc ,一个月。” 

周雨皱着眉想了想刻度,说:“其实也还好吧,那你吸我的呗。” 

樊振东惊诧道,“真的啊。” 

他还没见过主动给吸血鬼吸血的人。 

“真的啊,就当做歉礼了,我不该打你的。” 

周雨十分抱歉地眨了眨眼睛,樊振东嘿嘿傻笑,给他塞了一块饼干,说 

“没事儿,我不怕打。” 

于是两个傻小孩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把事定了,那边张继科还在回答陈玘的问题,全然不知道他护着的傻弟弟已经把自己卖了。 



tbc 


评论(18)

热度(256)

  1. 一丿一乀.勾勒年华鱿鱼想当然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