鱿鱼想当然

跳圈巨快,产粮随缘

【胖雨】无爱患者

无论周雨怎么解释,樊振东都不愿相信这个理由,他以为周雨只是不想爱他。


住在江浙一带的周雨,年仅20就已大学毕业,这是樊振东永远也无法超越的鸿沟。周雨有一个好头脑,他在乒乓球馆旁开了一家小小的冷饮店,每到盛夏时节店里就热闹非凡。


16岁的樊振东就是在这里与20岁的周雨相遇。


快到中午,球馆里陆陆续续出来些大汗淋漓的业余爱好者,周雨眯起眼睛远远望着他们,看见老顾客便吩咐后厨把饮品调好,许昕率先踏进店里,小太阳似的笑着,挥挥手。


“周雨,一杯柠七。”


“知道你们要来,都准备好了。”


“那感情好。”


许昕一屁股占了个座,张继科随后慢吞吞地进来,身边还跟了个胖乎乎的小孩,周雨稀奇道


“呦,科哥,这你弟啊。”


“差不多。”他把小孩往前一推,“邻居家的小孩,樊振东。”


小朋友白白嫩嫩,胖嘟嘟,周雨看的欢喜,瞬间笑成小核桃,乐滋滋地捏了捏樊振东的脸,问


“小朋友喝点什么啊。”


“我不是小朋友,雨哥。”樊振东怨念地噘嘴,“我想喝冰花。”


“你认识我?”


“科哥总是提起你。”


“哈哈哈。”周雨笑起来,问张继科,“你想喝什么?”


“随便吧,你选就行。”


“行。”


这就是周雨和樊振东的第一次见面了,一个清清爽爽的大男孩和一个汗乎乎小男孩的相遇,在这之后的十年里,樊振东的心都不可抑制的留在周雨身上,而周雨的心却飞向更远的地方。


20岁的樊振东问24岁的周雨,“雨哥,你喜欢什么样的人?”


周雨望向窗外浩如烟海的孔明灯,怔怔道,“科哥那样的吧。”


“是爱情的喜欢。”樊振东拽着他的袖子晃了晃。


周雨认真低头思索了一会儿,说“还是科哥这样的吧。”


“为什么。”


“嗯...因为科哥打球厉害,人也很酷,成熟。”


“就这样?”


“就这样。”


20岁的樊振东为了24岁的周雨拼命练球,很快成了球馆里的一员猛将,就连许昕对他都是胜负难分。


樊振东学会了张继科的一点气质,成熟,他鲜少再找周雨撒娇,也不愿再缠着他求得一点零食。


他是男人,不是男孩。


对于樊振东的变化,周雨一脸茫然,他很郁闷的向张继科抱怨,“小胖都不跟我玩了。”


张家大哥只能默然无言。


25岁的周雨身边围了许多貌美如花的女孩,那些或如初荷,或如牡丹的女孩,让樊振东产生了巨大的危机感,他整天看着周雨耐心又温柔地与女孩们说笑,他的温柔好似一池清泉,滋润的绝不仅仅是樊振东这一朵霸王花,比他更好更优秀的花多了去了。


当周雨第N次郑重其事的拒绝一个女孩的告白后,累得瘫倒在樊振东身上,哀怨道


“我到底哪里好了,伤别人的心一点都不好。”


周雨温热的手掌搭在樊振东胳膊上,这个心怀不轨的弟弟僵硬的挺直身体,说


“你有想过接受吗。”


“我不喜欢人家,就不能接受。”


“那你能接受我吗,雨哥。”


时间突然停止了流逝,只听见水珠滴答滴答落进池里的响声,过了许久,周雨才说
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
25岁的周雨给了樊振东一个颇有希望的答案,接下来的五年岁月中,他倾其所有去爱着周雨,但周雨却承受不起这份爱。


24岁的樊振东终于鼓起勇气再次告白,他朝着28岁的周雨说,“我爱你,你能和我在一起吗。”

他万分期待,万分企盼,但28岁的周雨却说,“对不起胖儿,我是无爱患者,这辈子爱不了任何人。”


这是一个童话般荒唐的理由,樊振东笑了,说

“雨哥,别逗我了。”


周雨递给他一张纸。


无爱症患者,天生荷尔蒙分泌不足,大脑皮层无法产生过激反应。


周雨这辈子能做到的只有欣赏,永无爱意。


樊振东说,“我不信。”


周雨说,“我没骗你。”


“我不信!”他拉住周雨的手,有点可怜又有点祈求的望向他,“雨哥,我知道你在骗我,你希望我变成科哥那样吗,我可以做到的。”


“不是的,不是的。”周雨急了,连忙道,“你一直都很优秀小胖,真的,可我没骗你,我爱不了任何人。”


周雨是如此温柔,也如此伤人,他从不对任何人说谎,也不会敷衍任何人,所以24岁的樊振东哭了,一滴滴热泪洒上爱人的肩膀,周雨紧紧抱着他,无法给出任何安慰。


“对不起。”


30岁的周雨始终形单影只,他能感受到孤独却感受不到爱,父母劝他娶个好女孩相互扶持,但周雨不愿将就。


26岁的樊振东心灵已被记忆填满,他爱的太过深切,再无力把感情分给别人,他的衣兜里始终藏有一枚戒指,直到周雨生日那天,他单膝跪地


“可以给我一个照顾你的机会吗。”


周雨在这份深切的爱意前埋下头,许久之后,颤抖地伸出右手,樊振东欣喜若狂而郑重地将

戒指套进他修长的无名指间。


周雨说,“我这么做不对。”


樊振东笑了,紧紧抱住他,“已经足够了。”



END
写的不好,要是有太太能用这个梗写出一篇超虐的文章就好了

评论(6)

热度(4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