鱿鱼想当然

跳圈巨快,产粮随缘

【科雨】我是真的爱你

周雨是个温柔又冷漠的小孩,自制力高的令人发指,每当张继科焦头烂额地改建筑设计,用一支支香烟给自己续命时,周雨就冷冷说,“科哥,你有自制力吗。”


满屋子的烟味,满地的烟灰,张继科顶着一个鸡窝头很想跳起来大喊大叫说,我的自制力都给你啦,小周雨。顺便亲一亲他的宝贝,可惜张大设计师只能很酷地说,“我等会收拾。”


周雨轻叹一口气,帮他把烟头倒掉。


周雨其实对香烟过敏,但不是特别严重,这点张继科不知道,他总是靠烟加血,加蓝,加红,周雨只好挠一挠胳膊上的红疹子,期待他科哥早日完成工作。


在又一个死亡工作日结束后,张继科欢天喜地的想出去吃东西,他把周雨从热乎乎的被窝里掏出来,一通乱亲,长满胡茬的下巴蹭的脸生疼,周雨没好气地一巴掌拍到他脸上,嘟囔道,“别闹了。”


张继科起身把他抱进怀里,撒开腿往外跑,“走,宝贝,带你下馆子。”


周雨许久没吃过好东西,他满嘴牙膏沫子,一边刷一边叽叽咕咕地跟张继科叨叨他要吃啥,其实不用小孩说,张继科也知晓,他对周雨的喜好向来上心,不过嘴里还是乖乖应着。


周雨围了一条蓝色毛绒围巾,露出两只大眼睛,哈尔滨的冬天虽然寒冷,但夜市光景的美丽却是任何地方都无法比拟的,冰雕的里灯散发着融融暖光,张继科带周雨去了一家常常光顾的火锅店,他俩走进店里,孔令轩就眼尖的远远挥手。


“哎,科哥,雨哥。”


周雨也挥手,“大轩,我要一杯橙汁。”


“OK,还是鸳鸯锅噻。”


“嗯。”


孔令轩很快把锅给他们端上来,笑嘻嘻地闲聊几句,顺便赠送一个友情果盘,周雨喜欢这家店的牛肉丸,张继科一边吃一边举着勺给他捞,周雨吃的鼻尖汗津津,嘴唇涂了275色号口红,张继科哧哧轻笑,问


“还要吗?”


“要。”


他把在汤里翻滚的牛肉丸拣起来,想放进周雨碗里,这时,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。


“继科。”


这平静又带点奶音的轻呼让张继科手抖,牛肉丸掉回锅里,溅起一小片水花。


“好久不见,马龙。”


……


周雨和张继科的职业相差十万八千里,即使他的爱人兴奋地叨叨菲利波·布鲁内莱斯基的宏伟建筑时,周雨也只能想象一个戴着头巾的小老头拿着锤子每天凿凿凿,顺便嗯嗯两句,表示赞同。


但马龙不一样,他是周雨见过的最有才华的人没有之一。


从第一天见到马龙开始,他就知道自己没有任何可能。他喜欢马龙,喜欢马龙的才学,喜欢马龙的温柔,喜欢马龙的成熟,他喜欢这位兄长。


可这位兄长爱着和他同样深爱的人。


所以周雨和张继科在一起,完全是因为马龙的退出。


张继科很爱马龙,马龙也很爱张继科,但马龙的离开并没有让张继科伤心很久,就如周雨有一个令人发指的自控力一样,张继科有一颗无比强大的心,他清楚地知道自己该做什么,并且很快把悲伤抽离。


现在两人相遇了,他们在袅袅云烟的另一头交谈甚欢,说的都是周雨听不懂的专业词汇,周雨努力伸手把最后一颗飘来飘去的牛肉丸吃掉,然后他站起身。


“科哥,我去找大轩要点饮料。”


“行,你去吧。”


马龙温润地笑着,没有任何讽刺或不爽,他就只是笑着,于是周雨也咧开嘴,露出几颗白白的牙齿。


然后,他再也没回来。


周雨走了没多久,张继科便心不在焉,频频往内厨望,他看见孔令轩端着盘子跑来跑去,却始终没看到周雨出来。


马龙垂下眼笑道,“你现在跟小雨怎么样。”


“挺好的。”


“好好对他。”


“我知道。”


马龙和张继科度过了一段艰难岁月,又同时坚强复出,他们是同样的强者,适合当挚友,却未必适合当恋人。


“给你看看我爱人。”


张继科接过手机,屏幕里是一个笑的阳光的男孩,戴着黑框眼镜,傻傻的,二二的。


张继科噗嗤笑出来,“看来是你喜欢的类型。”


“是吧~”


哈尔滨的一大特色是露天冰淇淋,一盒盒奶油冰淇淋放在外面不化,这会,时间已经完全属于酒吧,周雨沿街漫无目的的散步,看见一位老爷爷坐在冰淇淋摊前打盹。


他走过去,轻声道,“爷爷,我买冰淇淋。”


老爷子的轻鼾声戛然而止,哼哼说,“小伙子要什么口味?”


“一样来几盒吧。”


“你自己吃这么多吗。”


“不是,带给朋友。”


周雨买了巧克力,牛奶,香草,混合口味,整整二十盒,他扯掉蓝色的毛绒围巾,脱掉大衣,公园的长凳寒冷如冰,他坐上去,开始一口一口地吃冰淇淋,甜腻的奶油含进嘴里,苦了人心。


马龙叫张继科从来是“继科”,但他只能喊“科哥”,光是一个称呼就好似无法逾越的横沟,周雨大勺大勺的把冰淇淋塞进嘴里,他的胃叫嚣着抗议,但周雨不管不顾。


如果马龙想跟张继科重归于好,他会让吗,周雨想,他会的,不仅仅是因为争不过马龙,更是因为他在这段爱情里...从来没有自信。


正身处火锅店的张继科已经快把桌子掀翻了,孔令轩双手投降,大喊雨哥根本没来找我,慌忙逃离战场。

周雨出门从不带手机,打电话也没用,张继科火急火燎地往外赶,马龙连忙拉住他


“坐我的车。”


……


“老板,一包烟。”


“好...小伙子你没事吧,脸色很难看啊,要不要去医院。”


“没事。”


周雨勉强笑笑,接过烟。


他的胃里在炸烟花,痛的要死,周雨微微弓着腰,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滑落,衬衫已被浸湿贴合着他突出的脊骨。


那些引以为傲的自控力根本不管用,周雨是亡命徒,发起疯来连命都可以不要。


张继科快急死了。


“周雨!周雨!”


房间里空无一人。


“操!”


他狠狠一拳打在墙上。


张继科和马龙在公路两边沿途询问,他老去小商店买烟,那老板见到便喊


“哎,我看到你弟弟了,他好像生病了,你赶紧去找他。”


张继科惊道,“他怎么了?!”


“脸色惨白,我问他去不去医院,他说不用,买了包烟就走了。”


这回轮到马龙吃惊了,“小雨买了烟?!他对烟过敏啊!”


“他对烟过敏?!”


“你不知道啊!”


“我……”


马龙也是有点崩溃,踢了他一脚,“我都知道,你怎么会不知道!”


张继科已经彻底呆掉了,他天天抽烟,周雨从未抗议,他把二手烟充满整个屋子,周雨从来没有任何抱怨。


因为小男孩说,“没关系啊,你抽烟加血吗,有什么关系。”


周雨用一个游戏术语让张继科看不见他袖子下的红疹,看不见他满抽屉的过敏药。


“靠!”


张继科猛地扳了兜里的烟。


即使过敏,周雨也是抽烟的,就像现在这样,他一边挠着红疹一边抽,在烟雾缭绕中流泪,他哭着,哽咽着,细长的手指遮住眼睛,那一点点火星像烈焰一样烤灼着内心,痛苦不堪,他的指甲在胳膊上挠出一条条血痕,终是忍不住嚎啕大哭。


“张继科……”


……


再见到周雨时,张继科眼前一黑,这个男孩多么冷漠,冷漠到可以毫不顾忌的把自己送去见上帝,胃穿孔,过敏性休克,医生下了两单病危通知书,张继科几乎当场崩溃。


在医院清冷的走廊里,绝望的等待者死死捏住纸张,害怕天堂的使者从眼前经过。


“我是真的爱他,我是真的爱周雨。”


马龙说,“我知道。”


在医生护士的合力拯救下,周雨终是没有和光屁屁的小孩同舞,他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,梦里有好多人,诚弟笑嘻嘻地跟他唠叨,大轩在不远处打call,许昕和张继科在比赛,龙队站在对面笑。


当乒乓球落地的那一刻,张继科喊,“小雨你过来。”


周雨一愣,乖乖蹭过去。


“周雨。”


“嗯?”


“我要和马龙走了。”


这一定是个梦,周雨想,他说,“你们要出去玩吗。”


“不是,我们该离开了。”


说完这句话,张继科转身离去,他和马龙带着辉煌又梦幻的建筑设计走向更精彩的未来,而周雨呢,周雨只是个漫画家,他也能画出无数美丽的建筑,却永远悟不出其中的精髓,他想,张继科大概是因为这个才不喜欢他的。


周雨决定做一个乖小孩。


心跳依的生命线渐趋平静,医生带着抢救工具冲进去,


张继科撕心裂肺的大吼


“周雨——!”


……


“雨哥,你咋不去追啊,我都听到科哥叫你了。”


“他没叫我。”


“就是叫了,我听见了。”


朱诚把周雨往前一推,挥挥手,“赶紧去,他叫你了。”


周雨将信将疑地皱眉,“真的啊。”


“真的,快去。”


周雨朝着张继科的方向走,走着走着,眼前一片刺眼的光亮,他伸手挡了挡,再次睁眼时只看见一片白花花的天花板,浑身酸痛。


“小雨!”


欣喜的声音在耳边炸开,周雨艰难的回头,看见张继科红肿的眼泡和憔悴面容。


周雨很没良心的咧开嘴,“你又抽烟了。”


声音嘶哑的像是拉风箱,不过张继科也没好到哪里去。


“你他妈……你他妈还知道回来啊。”


说完这句话,他撇过脸深吸一口气,却怎么也止不住眼眶里的泪。


周雨说,“对不起。”


“你怎么不告诉我你对烟过敏。”


“其实还好,不严重。”


周雨从来都是这样,从来都是,张继科紧紧握住他的手,生怕这个苍白的小孩消失不见,他终究再说不出什么,只是细细亲吻周雨的脸颊,一滴一滴的泪掉在男孩乌黑的发间。


“周雨,我是真的爱你。”


end

江苏队的朱诚弟弟也是非常可爱了,可以和雨哥聊到山崩地裂,话唠组杠杠的。

评论(23)

热度(7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