鱿鱼想当然

永远喜欢传统武侠
跳圈巨快,产粮随缘

【四卡】长大


卡卡西很久没有再跟波风水门说过话,即使他很喜欢这位老师,但也害怕最后的亲人消失,波风水门把他留在自己身边,但暗部又实在不是开导学生的好地方,除了寥寥几句任务,他们再无闲谈,卡卡西大抵更重视任务些,波风水门也不想勉强。

他总觉得卡卡西应当是男人,而不是男孩。

"你觉得我该怎么办啊...玖辛奈。"

此时大名鼎鼎的四代火影像小孩一样趴在桌上哭诉,玖辛奈无奈道,“不要撒娇了,你怎么能把小孩子调到暗部呢。”

“唉……"水门长叹一口气,捂住脑袋,“我想把他放在身边,而且卡卡西不是普通的孩子啦,他现在已经是上忍了。”

“卡卡西君是一个什么样的孩子?”

咖喱的香味一点一点从锅里弥漫,咕噜咕噜地冒着热气,波风水门努力集中精神思考,过了好一会才说,“他是一个特别厉害的部下,很重感情,心智也比普通人强,但是带土和琳死后,他……”

说到这里,坚强的火影也垂下眼睫,低落而悲伤。

“没有保护好学生,是我的失职。”

玖辛奈望着他皱了皱眉,“你可是老师啊,绝对不能这样子哦。”她把一盘咖喱放到桌上,挥舞勺子,“呐,带那个孩子出去玩吧,最近的任务也不多,带他出去玩吧。”

“可以吗?”波风水门疑惑道,“他不是一个普通的男孩。”

“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啦,你一定要让他开心哦,我会给你们做三明治的。”

“好。”

……

第二天,火影办公室。

“四代火影大人,您找我有什么事?”

“嘛嘛。”金发火影挥了挥手,“你先起来,还有不用叫我火影大人,叫老师就好。”

“是。”卡卡西站起身。

“今天没有任务,我们俩一起出去玩吧,玖辛奈做了三明治哦。”

“诶?”卡卡西一脸震惊,“这样不太好吧,老师您还有许多公务,你看……”

桌上堆着如山的文件,波风水门干笑两声,把他们放到地上。

“你就陪陪我这个可怜的老师吧,每天公务那么多,手都要断了……”

一个成年男子撒起娇来也杀得卡卡西措手不及,水门老师总是这样,他想,明明是位火影却还是像小孩子一样,但关键时刻的挺身而出,又让人安心不已。

“老师你怎么总是这样……”

“诶…我被嫌弃了吗……”哭唧唧。

“不是啦。”卡卡西无奈道,“我会去的。”

波风水门顿时拍案而起,“呦西,就这么说定了。”

他是唯一的金发或许是有原因的,卡卡西笑起来,看着老师兴奋地畅想休假,那金色大抵是一些优秀而可贵的品质吧。

准备完毕,两人离开木叶村,卡卡西本想快速跑到目的地,波风水门却笑吟吟地阻止他,休假还要慢慢走才好,卡卡西只能乖乖跟在他身边。

“老师,我们要去哪儿?”

“秘密基地。”

不可能有什么秘密基地的,他在执行任务时走过这里的每一寸土地,好像没有什么值得这位老师喜欢的地方,因为这片森林的每一枝新叶都沾着血迹。

“我们到了哦。”

波风水门扶开灌木丛的荆棘,卡卡西钻了进去,呈现在眼前的是一片盛景,曾经到访时这里还是冬天,一切都覆盖在白雪之下,但现在鲜花缀满泥土,微风拂过清香。

“真美啊。”

“对吧,我和玖辛奈一起找到的。”波风水门拉住他的手走到树下。

回归自然,忘却任务,,卡卡西似乎又变回了一个孩子,旁边就是触手可及的花,他轻轻抚摸它们娇嫩的花瓣,好奇地去逗一只蜗牛,波风水门莞尔一笑。

“对啦,玖辛奈告诉我一个在花丛里一定要做的事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你等会儿。”

他递给卡卡西一个三明治,说“闭上眼睛。”

白发男孩的世界陷入一片黑暗,但他毫无畏惧,感官被无限放大,他能听见金发火影穿过花丛窸窸窣窣的轻响,也能闻到他指尖的花香。

过了许久都没动静,卡卡西啊呜咬下一大口三明治,含糊不清地说,“还没好吗,老师。”

“马上就好。”

随着忍者头带的消失,有什么东西被放上发顶,卡卡西拨了拨发梢,在波风水门的声音中睁开眼。

是花环。

他兴奋地搂过卡卡西带到小溪边,“你看看。”

溪水里映出男孩的倒影,他柔顺的白发外缀着粉嫩的小花,耳尖通红。

“卡卡西,你怎么这么容易害羞啊。”

始作俑者好无自觉地挑笑,卡卡西一把拽下花环,大喊,“老师才是,干嘛要做这种事!”

即使隔着面罩也能感受到男孩脸颊上炽热的温度,波风水门又把花环给他戴上,笑道

“这是女孩们智慧的结晶,很厉害对吧,玖辛奈教了我好久。”

“那老师想说你是女孩子吗。”

“不是啦,我只是想说女孩们是很厉害的,花环也好,战斗也好。”

火影温柔地摸了摸自家学生的白发,笑说,“以后你也会找一个喜欢的女孩。”

“才不会呢。”男孩倔强地扭过头。

这时波风水门的脑海里就浮现出玖辛奈的坚定的话语,“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啦。”,看来女孩们总是对的,见到卡卡西这副模样,又很难想象他在暗部的时光了,冰冷地戴上面具,手刃一个又一个敌人,双手沾满了鲜血,他的心里一定对带土和琳存有巨大的痛苦和愧疚,这种伤痕是无法抹去的。

“说起来我还没见过你摘下面罩的样子呢,给老师看一看?”

“水门老师!”卡卡西一把挡过他偷袭的手,“为什么你要把自己变得跟自来也老师一样啦。”

波风水门哈哈大笑,“自来也老师听见你这么说肯定会伤心的。”

即使玩乐也不能忘记修行,波风水门久违地给他指导格斗技巧,现在卡卡西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孩子,他是一位非常优秀的上忍了。

天色渐渐变暗,黑夜收走了夕阳余晖的美丽,露出几颗不亮的星,两人静静地躺在草地上感受风的亲吻,溪流对岸杂草丛生,波风水门摸出一颗小石子扔了过去,顿时一片星光乍现,萤火虫们在草叶间飞舞,卡卡西目不转睛地望着。

“老师,是萤火虫。”

“我知道哦。”四代火影笑了笑,“你以前没有看到过这些吗?”

“没有……队长跟我说,萤火虫是人的灵魂,是真的吗?”

“或许吧。”

经过一阵舞蹈后,萤火虫们落回了草叶的怀抱,卡卡西也缩回波风水门身边,轻声问

“老师,琳和带土会变成萤火虫吗?”

其实这种天真的话不该从卡卡西嘴里说出,他经历了太多绝望,已经舍弃了常人的生活,但波风水门仍然轻声说道

“也许刚才的萤火虫里就有带土和琳呢。”

男孩“嗯”了一声,陷入了久久的沉默。

波风水门并不想逼他,于是也望向天空静静等待,木叶的星空或许与这是不同的,家乡带着熟稔的味道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卡卡西才再次开口,“水门老师,当你失去同伴是怎么熬过去的呢。”

这是他们同样等待的话语。

金发火影侧过身仔细盯着男孩黑色的瞳孔,认真道,“时间会埋葬一切,卡卡西,等你长大就会明白了,现在我们能做的只有忍耐。”

他笑着摸了摸男孩的发鬓,说,“真想看到你长大的样子,以后一定会是个优秀的上忍的。”

在云雾的掩盖中,卡卡西羞红了脸颊,他低着头,闷闷呢喃,“老师。”

“嗯?”

“你……会一直陪着我吧。”

“……我会的。”

那一夜,暗部的执行者久久难眠,他借着清月的光辉深深刻进了老师温柔的笑容,他想,总有一天我也会走到阳光下和他并肩作战吧。

……

四战期间

他终于再次见到了这位金发火影,秽土转生让他湛蓝色的瞳孔布满漆黑,却还是那般温柔,一如当年时笑道

“卡卡西,你变成一位优秀的上忍了呢。”

END

跟朋友聊天时立了个flag,打脸

评论

热度(61)